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章 烧他娘的
    李诚有点懵逼,看着一群人如此正式的样子,很意外道:“这是为何?你们这帮家伙,哪个像读书很厉害的样子,非要去曲江会装什么装?又不靠这个吃饭。”

    众人整齐的后退,留下一个房遗爱站在最前面。房遗爱回头一看:“你们不仗义。”

    段珪道:“遗爱,兄弟们也只能帮到这了。”房遗爱一脸的苦相,冲李诚讪笑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李诚笑着问,心里还真的很好奇。怎么又是房遗爱呢?

    房遗爱拱手道:“好叫哥哥知晓,年前我那兄长遗直,跟一干同僚去了平康坊。恰逢小弟也在,便做了个东道。”李诚听到这,嘴角微微抽搐,兄弟二人起上阵,这是要做一回连襟么?嗯,可能性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房遗爱继续道:“小弟留够了开销,正待离去之时。不料萧未央大放厥词,要让长安城知道萧未央的名号,免得被某些整日不见人的欺世盗名之辈蒙骗了去。我那兄长一时不忿,出言反驳。不料那厮却道,只是听你等传说,我有不曾见过。曲江年会,见个真章吧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到这,嘴角露出微笑,心里还是很温暖的。房遗直还是很讲究的嘛,萧未央暗指李诚是个欺世盗名之辈,房遗直便站出来反驳他,于是房遗爱一定会动手打人。

    等等,李诚突然想起来了,看着房遗爱:“动手了?”房遗爱点点头:“动手了,不料那厮躲的快,藏在相好的屋子里,小弟一时气急,便点了一把火,烧了那厮在北曲相好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这么大的新闻,居然没人跟自己说?李诚倒吸一口凉气之余,脸也拉了下来道:“你且退下。”房遗爱默默退开,李诚站起来,指着一帮兄弟会的人道:“你们这群臭鸟蛋。不拿李诚当兄弟,以后都别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慌张了,纷纷告罪道:“哥哥莫闹,小弟错了。不该瞒着哥哥。”

    一番劝慰安抚,李诚依旧怒色难消,坐在椅子上生气。众人不敢上前,互相看看。最后还是程处弼上前道:“哥哥,此事不是有心瞒着哥哥,只是那厮太过气人。遗爱失手烧了人家的宅子的门,大家都道烧的好,凑钱给他赔了了事。不料那萧未央的相好却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李诚随口问:“不要钱。要啥?”程处弼道:“那娘子唤作白牡丹,乃是北曲第一的娘子。她道,一把火救的还算及时,只烧了个门,不算什么大事。只要哥哥肯在曲江文会之上,给萧未央一个公平较量的机会,便不再追究遗爱放火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且,平康坊的娘子,扬言不追究宰相之子,她当她是谁?”李诚冷笑道。

    程处弼道:“哥哥说的是,只是哥哥有所不知,此事,太子被牵扯其中。”

    我顶你个肺!李诚现在想把这群混蛋全都丢进曲江去清醒一下。兜了一个大圈子,才肯说实话。“太子当时在白牡丹的宅子里?说吧,一起放火的都有谁?给我站出来!”

    段珪、李思文、尉迟宝琪、张大象、程处弼。其他人都没动,就这几个人站出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呢,长安城里的八卦,大概也就是这么一个内容:房二酒后发狂放火,北曲烧了一个门。房遗爱肯定是出名了,私下里的真相,没人敢乱说。估计那天李承乾在白牡丹的屋子里的事情,这帮混蛋是事后才知道的。

    不对,李承乾不是个兔爷么?也不对,这货是男女通杀,只是后来比较迷恋称心。一不小心就卷进这里头来了,李诚暗道一声好险。缓缓落座,李诚抬头看了一眼众人,这会也没心情生气了,这事情可能还有内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可有查清楚,此事还有什么人牵扯进来?”李诚的提问,大家都摇摇头,估计是没想到这上头去。李诚伸手扶额,肘子顶着桌子,这帮家伙太不敏感了。

    也不怪他们不敏感,谁也不是李诚这个挂逼。贞观十二年开始,李承乾走上了另外一条路。李世民开始扶持李泰,目的何在不得而知,也许是要换储君,也可能是刺激李承乾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兄弟二人夺嫡的矛盾渐渐的激化之初,就在这一年了。后来吴王李恪也卷了进来,再后来李佑也卷进来,只是李佑的手段简单粗暴,直接谋反了。

    这都是宣武门之变埋下的祸根啊,谁都觉得李世民可以这么干,我为啥不行?由此可见,王侯将相宁有种乎,窃国者侯,窃钩者诛,这一类的话的影响力,深入人心。李诚不由的暗暗庆幸,好彩没有抄西游记,不然孙猴子大闹天宫,搞不好李诚就要被拿下问罪。

    想到可能牵扯到李承乾和李泰的争夺之中,李诚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!”李承乾冲程处弼招招手,程处弼走近了,李诚附耳低语:“找人,盯着萧未央,看他都去了哪,跟谁接触。不许告诉别人,只能跟我说。”程处弼脸色微微一变,他还是有脑子的,听了这话就明白事情可能超出他的想想。

    程处弼点头答应,退到一旁,李诚站起道:“白牡丹拿捏我兄弟,这笔账不能不算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着面色一惊,随即都露出兴奋之色,也不知道李诚到底要干啥。只知道,李诚要替房二出头去也。“哥哥要作甚,小弟愿为马前卒。”群情激奋之下,平日里甚为低调的屈突铨,也都忍不住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放心,大家一起去就是了。”李诚笑了笑,叫来钱谷子:“去开地窖,取五万贯钱的金银出来。”钱谷子听了一愣道:“家主,此事夫人可知晓?”这是好心,提醒李诚呢。钥匙在夫人手里啊。李诚听了呵呵一笑道:“我倒是往了这个,没事的,换一把锁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钱谷子知道李诚做了决定,谁都不能更改,自然没二话。别说砸一把锁头,砍几个脑袋的话,他都敢去做。不多时,钱谷子进来汇报,准备完毕。李诚一直坐在椅子上没说话,大家也都安静的等待。此刻,李诚起身大笑:“走,一起去放火,烧他娘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大家都傻逼了,这是要闹哪一出?今天是大年初一啊。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,大步出门。众人赶紧跟上,午饭都顾不上吃了。一辆马车,装着三个箱子,一群人奔着平康坊就来了。李诚再次驾临平康坊的消息,很自然的就传出去了。

    若儿还以为他要来南曲,见自己和明月,不料李诚却直接奔着北曲去了。就在若儿懵逼的时候,打探消息的下人道:“妈妈还是不要去见李县男的好,带着一干纨绔,脸色阴沉,无人敢近身。好些个姐儿派人去请,没靠近就叫老卒用刀鞘捅翻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这是要出大事的节奏啊!若儿心中一惊,怎么回事这是?难不成,去找那北曲白牡丹的麻烦。如果是这样,那真是太好了。这白牡丹是江东来的美女,半年来崛起的很快,吸引了众多长安文人的捧场,这半年来,隐隐有超越明月之势头。

    李诚立马北曲之外,回头交代一声:“大家都去,把里头的人都赶出来,一个不留。”

    众兄弟轰然允诺,各自带着随从,虎狼一般的冲进去,没一会便鸡飞狗跳。平康坊的里正差点要哭了,每次李诚来都要搞出一点事情,这次看意思事情更要闹大。

    白牡丹这里昨夜一场盛会,折腾到天明呢。这会还在睡觉中,自家的门被砸开了。下人纷纷出来张望,一群人冲进来,自然是鸡飞狗跳。白牡丹也被惊醒了,不等她搞清楚状态,门被踹开,丫鬟连滚带爬的进来。

    房遗爱一脸厉色,走进来看着白牡丹道:“我家哥哥有话,屋子里的人,全部都出去。走的时候,记得带上你的积蓄和衣裳。”

    李诚大闹平康坊,这事情传的太快了,万年县的县令以下,全都要哭了。大年初一的,大家要放假过年的,昨晚上玩的都很嗨皮,谁不是睡到午饭才起来。这会有人是才起来,有人是还在睡觉。听说李诚的名字,县令当时就清醒了。

    白牡丹得到了优待,下人抬着箱笼,跟在她后面出来了。李诚在马背上,俯身看着她道:“还真是个娇滴滴的美娇娘,可曾梳笼?”

    白牡丹知道大事不好,硬撑着对视李诚道:“李县男,妾身不曾梳笼,敢问,如何得罪阁下?非要在正月初一,闹这等事体?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的撇她一眼,语气古井不波:“一个妓家,就该好好做你的娱乐服务,没事不要掺和到一些不该掺和的事情里,免得一条性命断送了,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指马车道:“五万贯,买你的人,还有这个宅子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假母被程处弼和房遗爱架着,拖到李诚的跟前:“哥哥,这便是假母。”

    李诚低头看着她,笑道:“看来我很久不来平康坊,都快被人忘记了。这样也好,你这宅子,我买了。”假母跪地磕头,哭腔道:“好叫李县男知晓,这宅子不是妾身的产业。如何买卖的了?”李诚听了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算了算,这宅子,加上白牡丹一起,也用不了五万贯。这钱呢,我带来了,白牡丹等下我带走,房东来了,你把房子的钱陪个他,告诉他这地皮,还是他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李诚对身边一干老卒道:“天干物燥,让里正准备好救火,别烧了隔壁。”

    长安城里大年初一的中午,平康坊外,李诚一挥手,一堆火把丢进白牡丹的宅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