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三章 打劫
    李世民正欲迈步,李诚在里面道:“三万!”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道:“糊了,张老三,这叫听的早,不如听的巧。”李世民站住了,声音是孙伏伽的。他跟李诚不是仇家么?

    “李自成,你手里捏那么多八饼作甚?老夫听了好几圈了。”这声音,孔颖达的。

    好吧,李世民大概明白了,孔颖达来做中人说和,被李诚拉上了一起玩来着。

    他们玩的什么呢?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。稍稍犹豫,李世民还是咳嗽一声,大太监立刻扯开嗓子叫起来:“陛下驾到!”李世民龙行虎步,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快步往前。

    牢房里倒也没有鸡飞狗跳,唯一倒霉的就是牢头张老三,吓的跪在地上。其他的三位,李诚尴尬的笑着,站了起来。孔颖达和孙伏伽老神在在,依旧端坐不动。

    等到李世民进了门,这才缓缓起身。“见过陛下!”三位臣子拱手见礼,至于牢头,没他说话的份。李世民的注意力没有在麻将上,而是盯着李诚的嘴上,居然叼着个烟斗。

    mmp,有这种东西,居然不孝敬朕,自己留着用?让朕抽喇叭筒,你的良心不会痛?

    黑着脸走到李诚面前,李世民一伸手:“拿来!”李诚懵逼:“陛下要甚?”

    李世民很不耐烦的指了指烟斗,李诚这才明白,笑道:“嗨,这是臣用过的,陛下等着,回头让人给陛下送一个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和孙伏伽在一边看着,心里很是踌躇。这君臣关系,真是让人羡慕,一点都不见外。今天被李世民抓了包,孔颖达倒是无所谓,孙伏伽略微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李世民的注意力这才转移到桌子上,看着麻将瞅了一会:“来人,收起来,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玩物丧志啊!”李诚赶紧开口,平时这活就不归他干,实在是这麻将没了,打发时间就难了。李世民:“呵呵,你还是养心性,作话本吧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不能这样啊。”李诚急了,直接趴在小桌子上,用身体盖住了麻将。

    李世民鸟都不鸟他,回头做个眼色,两个宿卫进来,当着孔颖达和孙伏伽的面,把李诚抬了起来,然后大太监才不紧不慢的 ,把麻将的都收了起来了,装盒子里。

    李诚还在大呼小叫的,大家都当耳朵聋了。李世民以胜利者的姿态道:“好好写的你话本,养你的心性。朕就是来看看,你的新作啥写的如何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往床上一坐:“不写,太……。”好险,差点说出“太监了”。李世民一激动,真的让人割了自己就完蛋了。催稿什么的,最讨厌了。尤其是那个叫大江的编辑。

    李世民根本就当着没听到,四下看看,当孔颖达和孙伏伽不在,点点头:“嗯,条件还不错,好好写你的话本,朕走了。对了,你去,把烟斗收了。”

    大太监笑眯眯的上前,拱手道:“李县男,别叫奴婢为难。”李诚目瞪口呆,烟斗也从手里掉地上,大太监捡起来,擦了擦,好在里头没烟火,不然能烫着。

    李世民转身就走,扬长而去,整个过程好像就孙伏伽和孔颖达就不在一样。这演技!

    李诚看看李世民走远了,嘿嘿一笑:“二位前辈,抱歉抱歉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摆摆手:“可惜,麻将没了。”孙伏伽也点点头:“可惜,没玩够呢。”

    李诚得意的一笑:“等着。”钻床底下,拉出一个箱子来道:“我可是太了解陛下了,早有防备……。”嗯,为啥屋子里这么安静?李诚一抬头,大太监笑眯眯的站门口呢。

    我去,居然杀了一个回马枪c在大太监只是走到牢头跟前,踢他一脚:“起来,跟咱家走一遭。”原来走出牢房的李世民想起来了,不会玩麻将啊,让大太监回来抓个会玩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出了麻将的价值,这东西作用很大。后宫女人辣么多,没事就在那勾心斗角的,不如让你们一起玩这个。有点心思,在麻将上较劲吧。至于好不好玩,这不是问题。李诚搞出来的东西,肯定没问题。没看见孔颖达和孙伏伽一脸的不舍么?

    大太监带着牢头走了,李诚长出一口气,吐槽:“二位前辈,不仗义啊,咳嗽一声也是好啊。”孔颖达哼哼两声:“咳嗽个屁,以后还怎么给陛下谏言啊。都怪你!”

    李诚道:“得力吧,二位前辈,一个是国子监祭酒,一个是大理寺少卿,又不是言官。赶紧的,把桌子收拾收拾,我这还有新鲜玩意。”

    李诚说着话,从箱子里摸出一副扑克,拿出一个新的烟斗来,装了烟丝点上。正在得意呢,孔颖达和孙伏伽不约而同,冲到箱子跟前,一通翻找。李诚自带的两个烟斗,一人装一个,还有一副备用的麻将,也被两人装了起来。

    茶叶,烟丝,骰子,这俩老家伙,一点都不带客气的。一人装了一堆,然后也不说打牌的事情了,鼓鼓囊囊衣袖一拱手:“告辞。”走了!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这样啊!”李诚哀怨的声音,在大理寺的监狱里回荡。

    这声音真叫闻者落泪,真的看见此刻李诚得意的嘴脸,估计能再抢他一回。

    一个狱卒在门口张望了一番,看看人都走远了,这才进来道:“李县男,恭喜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回头:“李四,你是找打吧?恭喜我坐牢呢?”狱卒笑嘻嘻作揖:“尊夫人来了,还请李县男移驾,这地界不好见客人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听,奇怪道:“这不是最好的牢房么?”狱卒李四道:“回李县男,少卿大人让尊夫人在办事房等着,让小的来请李县男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走吧。”李诚点点,这牢坐的真是一点都不真实,说好的体验生活呢?

    崔芊芊带着莺儿,正在孙伏伽的办事房里焦急的等待。刚才到了门口,没遇见李世民,倒是遇见孔颖达和孙伏伽了,这俩老家伙,正在为分赃不均斗嘴呢。

    看见崔芊芊被小吏拦着问询,孙伏伽过来,公器私用,让人给令他的办事房里。不能白拿李诚的好处。至于被李诚怼的那点仇怨,麻将桌上早就找回来了。主要还是孔颖达的劝说发挥作用看,还有此君本身就豁达。

    李诚进了办事房,狱卒赶紧把门带上,还得对门口两个老卒陪着笑:“二位,要不要去喝点茶水?”牛二贵摇摇头,狱卒李四笑着走了,没一会回来了,拎着一个茶壶。这服务态度,绝对可以打五星。

    “郎君可有受罪?”眼珠发红的崔芊芊抱着李诚,仔细打量,一看李诚的样子,红光满面的,放心了。李诚笑着拉着她的手道:“不必担心,跟在家里区别不大。只是这大年初一的,惊扰了夫人,明日不能陪夫人回娘家,诚之罪也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松了一口气道:“郎君不是鲁莽之辈,此间必有内情。”李诚听了笑了笑:“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,回头慢慢给夫人细说。”崔芊芊心里一阵贴慰,本担心李诚不告诉她真相呢。夫妻是最亲密的人,如果李诚不说,崔芊芊也不会说啥,但是心里会难受。

    “秋萍也要来,妾身说人多不好进来,她才作罢。安乐,想她爹呢。”崔芊芊提起秋萍,这可是做大妇的心胸。李诚听了笑了笑道:“告诉她,别担心,陛下才走的。对了,你回去找杜海,就说麻将的制作要加快,挣钱的时候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当口,郎君还惦记挣钱啊?”崔芊芊彻底的轻松了,取笑了一句。莺儿在一旁也凑趣道:“郎君就像他自己说的,棺材里伸手,死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莺儿知道我,来,让郎君抱抱。”换成平时,莺儿是一定要躲开的,小姐不点头,她怎么敢跟李诚亲热。正经是崔芊芊怀孕了,才有莺儿的事情。这会莺儿没躲,当着崔芊芊的面,生生让李诚抱了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也只是一抱,莺儿便红着脸推开李诚,低声道:“郎君,小姐和莺儿都盼着郎君早日出来。”李诚一伸手,崔芊芊也被搂着了,一左一右,李诚笑道:“对不住了,让你们担心了。家里还破了点财,夫人莫怪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一脸的欣慰,轻轻挣开李诚的手道:“妾身还带来了酒菜,郎君在此用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诚赶紧拦住她道:“不必这么麻烦,放着晚点再吃,我们说会话。回头家里的厨子来一个,给我做的时候,顺带给牢头和狱卒做一份。我估计吧,不出正月,怕是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估计是很有道理的,李世民总得给长安百姓和文武百官一个交代吧?

    “郎君,那白牡丹妾身见着了,倒是个妖艳的女子,怎地处置?”崔芊芊突然放了一把飞刀,李诚心中警钟长鸣,面不改色:“还没相好呢,当时就是一时气愤,要不夫人看着办?”

    崔芊芊狐疑的看看李诚,最终还是放过他:“还是等郎君回来处置吧?先说好,那女子,不能做妾,做一辈子的丫鬟。”还说留给李诚处置呢。也对,换成崔芊芊处置,一根白绫送给白牡丹,那都是仁慈的。卖给那些下贱的窑子,才是真的狠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