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七章 孤篇压全唐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自号天才的李诚,如果作了很一般的诗句,也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大家看着李诚的时候,都觉得这一关不好过。毕竟李诚也许真的没见过长江。

    画舫上的李世民,忍不住微微皱眉,低声道:“江东蛮子,倒是刁钻的紧。”李

    泰听的清楚,忍不住暗暗叫苦,嘴上却在笑道:“父皇所言极是,再一想,江东之人,以大江为题,倒也是人之常情。”“

    自成,怕是难过这一关了。”孙伏伽低声对孔颖达说话,孔颖达点点头:“不好办啊!”..

    曹宪也皱眉,他读书很多,脑子里浮现了很多描写长江的句子,但是要用来作诗,够呛。没见过长江的人,怎么能理解那浩浩荡荡的江水呢?

    一帮二代一阵骚动,都在替李诚担心,张大象低声道:“稍安勿躁,要相信哥哥。”李

    诚还在仰面望天,萧未央的脸上挂上了得意的笑容。殊不知,李诚此刻是在摆姿势,四五度角,测身望天,从任何一个角度看过来,都是一个玉树临风的帅哥。这

    是装逼的前奏,你们理解不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,自成先生在想个甚?”太子李承乾,有点撑不住劲了,现场的气氛有点诡异。李诚保持这个姿态,有那么一会了(大约三五分钟)。

    杜正伦也是李承乾的师傅之一,此刻坐在李承乾身边,表情淡然道:“太子,且看好戏便是。”杜正伦其实不喜欢李诚,觉得这家伙太过媚上。但是这个人的文采,无话可说。这种古板的老夫子,不喜欢李诚很自然。这会,当然是安心看戏了。

    “自成在想甚么?”本该在家里呆着思过的李道宗,今天也出来放风,现场一片安静,都在等着李诚,这气氛太过压抑,李道宗有点替李诚担心,扭头问了边上的魏征一句。魏

    征表情平静,淡淡道:“征不喜李自成,然其文才,五百年不遇。自成所思者,非你我能想明白的。既然如此,不如安心等着。”这话啥意思,方才李诚放了狠话“天才的世界,你不懂。”这是特么的地图炮啊!现场多少饱读诗书的大牛啊,心里多少有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萧未央也在等,等着李诚原形毕露的一刻。长江,对于江东人来说,太熟悉了。关于长江的句子,他很轻松就能作出来,但是作为一个北地之人,很难想象那江水浩浩汤汤的场景。为

    此,萧未央充满了必胜的信心,今天不用佳作,也能扬名。

    心里跟萧未央想的一样的人,那可不少呢。比如苏勖等人,跟李诚都是有过节的。大家都在心里给萧未央点赞呢,今天必死这竖子,让你张狂,让你天才,让你开地图炮。

    终于,李诚动了,低头稍稍沉吟之际,现场一片哗然,这是李诚要认怂的前奏么?萧

    未央也有点激动了,不行了么?低头了么?你那高昂的脑袋,终于低下了么?李

    诚一低头,再一抬头,脸上带着微笑,萧未央愣住了,这什么意思?李

    诚竖起两个手指头,萧未央费解的看着他。李诚笑道:“情急之下,单单凭借想象力,只能作出两篇来。”李诚一开口,现场哎呀一声,某位大臣往后一仰面,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哗然,这特么也太气人了一点,什么叫情急之下,凭借想象力才做了两篇。萧

    未央目瞪口呆,实在无法想象李诚的脑子是怎么生的?这人真的有天差地别么?

    “自成先生,既然有两篇,那就一起拿出来给大家欣赏吧。”萧未央咬牙切齿,心道你别胡乱写两首诗来糊弄大家,这么多眼睛和耳朵,不是那么好忽悠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萧未央必胜的信心已经在动摇了,李诚的笑容可是太自然了。李

    世民终于榻上了池边的岸上,大声道:“自成,快点写,教坊司好唱来听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会只是轻轻的撇了李世民一眼,缓缓迈步,穿过人群,走到池边,而不是到李世民跟前。却是站在了教坊司乐师跟前,没有合适的乐器不要紧,李诚取了一根鼓槌,站在鼓前回头,举起鼓槌咚咚咚,缓缓的敲起了节奏,放声唱道:“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,是非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”

    李诚这时候暗暗庆幸,自己在抄三国演义的时候,略掉了这首临江仙,要说人生积淀,雄浑厚重,又跟长江有关的诗词,古往今来无人能出其右。谁

    也没想到,李诚居然自己唱了起来,而且这调子跟时下的调子还不太一样,但是真的很好听啊。“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”

    待到李诚唱罢,现场一片安静,无人敢大喘气,都在回味李诚这篇诗余里头的韵味。便是一代雄主李世民,也都默默的低头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这首诗余的境界太高了,太超脱了,穿越了历史长河,哪怕在是一千年后,人们依旧在传唱。在场诸公,无不为之震撼。

    抚掌叹息者,如孔颖达,曹宪,魏征,杜正伦,马周等饱学之士。

    也有李道宗这等感怀万千之人,更有满眼小星星的后来向学者。

    众人正欲鼓掌以示赞叹,但见李诚抬手一锤,咚的一声响,众人赶紧停下。李

    诚咳嗽一声,淡淡道:“一篇诗余,就当是暖场的开胃菜吧,来啊!笔墨伺候,酒来!”

    李诚一挥衣袖,丢下鼓槌,临江仙再好,也不是时下的主流。所以,李诚要放卫星,用“孤篇压全唐”来丢萧未央这一类准备看他笑话的人一脸。好

    吧,众人憋在心头的激动,此刻还不能爆发,还得等一会。“

    哥哥,接酒。”一个银酒壶丢过来,李诚随手稳稳的接住,动作潇洒,一看丢酒壶的居然是李崇真,微微一笑,心里给他点个赞。暗道:哥这个逼装的好,装的大,李崇真这个道具来的及时。可谓点睛之笔。

    想着拧开酒壶,旁若无人,咕咚咕咚的往嘴里倒酒,尼玛,居然是十里香,这都有半斤酒了。自己装的逼,含着泪也要装下去。半斤酒一口气喝完,浑身都热了起来,李诚的性子发了,酒壶随手一丢,也不管会不会砸到人。

    纸笔已经备下,眼角的余光看见面色惨白,战战兢兢的萧未央,这一刻李诚知道一件事情,他的自信心,从此被打击的体无完肤,落下心病了。

    一卷白纸展开,李诚沾了墨水,落笔如飞,边上有教坊司选出来,嗓子好的女子候着,李诚写一句,她便大声念一句,还有文吏在一旁等着,抄下来备用。原稿肯定是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。”

    教坊司的娘子,一口气念出这两句后,李诚稍稍停顿,众人却都急了,快点啊,继续啊。这明显不是一般绝句,这才到哪的?李

    世民已经克制不住情绪,缓缓的走向李诚,站在一旁看着。李泰紧跟其后,老头曹宪也站了起来,拉着童子王勃,跟着去看一眼。房玄龄、李孝恭等重臣,也都围上去要亲眼目睹一篇伟大的诗句的诞生。

    余者只能耐心的等着教坊司的娘子念出来,他们可没资格跟皇帝站一块第一时间目睹,你怎么也得混个宰相才有资格吧?

    文史界有个说法,关于唐诗的界定,真正意义上的唐诗,始于春江花月夜。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,有“孤篇压全唐”的美誉。就问你,牛不牛?“

    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。空里流霜不觉飞,汀上白沙看不见。”

    开篇两句可谓气势磅礴,接下来两句则把人们的思绪,转向了婉转细腻,江月迷人。

    李诚写两句,教坊司的娘子便念两句,(ps:长诗,不全抄了),接下来李诚也不负众望,一口气不停的往下写,教坊司的娘子也跟着一口气的往下念,一直念到:“不知乘月几人归,落月摇情满江树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写完最后一句的李诚,将笔往曲江池里一丢,哈哈哈大笑三声,放声道:“畅快啊!畅快!”话音刚落,已经有人跳进池中,捞起水面的笔,站在水中哈哈哈的大笑:“自成先生用过的笔,归在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呆住,看着那厮,你就不怕冻着么?这特么的初春啊。这才是脑残粉啊!

    李世民还在盯着李诚写的长篇诗句在看,觉得李诚写的那么多诗篇,这首最赞。怎

    么说呢,这是当先流行的审美。李

    诚悄悄的转身,走出来时出现在人群面前,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啪,一个掌声响了起来,啪又一个掌声,接二连三的掌声想起,迎接李诚,迎接这提前诞生的春江花月夜,迎接这提前来临的唐诗分界线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,萧未央孤零零的站在原地,呆呆的看着李诚,想着那句话“天才的世界,你不懂!”真的,不懂啊!萧未央很想冷静下来,但是他此刻的脑子,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萧未央出名了,可惜,出的是笑名。将来人们提到春江花月夜,会想到萧未央,平康坊的娘子们,唱起春江花月夜,也会用他来做背景板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