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一十二章 何必兴师动众呢?
    李承乾朝着作死的道路上开始进发的时候,李诚在大理寺里住的并不愉快。原因无他,输钱了。作为麻将的创造者,李诚的手艺其实并不高明。别说出千这么高段位的事情了,记牌这种事情,他都做不好。很明显,李诚的才华,不在这上面。

    李诚不开心,自然有人开心了。喷了李承乾一脸口水的孔颖达就很开心。

    话说李诚坐牢,最开心就是孔颖达了。原因无他,李诚这家伙,平时就知道躲在家里不出来,关键是他躲在城外的李庄,不是在长安城内。这个就很讨厌了。

    孔颖达欣赏李诚的文采,所以愿意跟他聊天。谈古论今这种事情,也是要看对象的。赶上李诚这家伙,让他自己写诗文,根本写不好。但是让他谈古论今,那真是找对人了。

    一个学历史的,可想而知,对上孔颖达这个饱学之士,加上一个孙伏伽,今天还多了一个来探监的曹宪和小王勃。这几位凑在一起,先是坐而论道,从上古之时开始瞎聊。

    李诚一开始还是很谨慎的,没有轻易开口。毕竟当下的人与现代人的价值观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但是李诚有一个好处,就是开挂了。每每谈到某个历史典故的时候,李诚都能接的上一两句。这个就很吓人了,要知道书籍在这个时代是稀有物品。所以,李诚开口不多,但是能接的上,就一定也是个饱学之士。

    再说了,这几位本来就把李诚当做饱学之士,平等对待来着。聊天很开心,但是坐久了也累。李诚提出打麻将休息一番,孙伏伽立刻相迎。这帮老家伙,最近打麻将的时候,比下围棋都多。这玩意很简单,上手快,玩的时候不耽误聊天。

    重点是这几位的手艺很臭,在家里跟家人和同事打麻将,那是输的多,赢的少。偏偏只要跟李诚打麻将,都是赌神附体。聊的来,玩的开心,还能赢土豪的钱。

    你说,这帮老家伙开心不开心。尤其是曹宪,带着王勃呢,一边打麻将,一边有个小探子,想点炮都没可能啊。

    这帮老家伙,还喜欢点评当下的文臣名将,尤其是孙伏伽看了李诚写的《隋唐英雄传》,更是很不爽的表示:“自成所作者,为何只有武将而无文人?”

    李诚丢出去一个北风,淡淡道:“孙老先生,顾名思义,隋唐英雄传,自然写的是武人咯。”孙伏伽不紧不慢的开口:“碰,四条。此言差异,文人者,就没有英雄么?”

    孔颖达附和道:“就是,行文不问不白的,亏他一代文宗的文采。竖子!”

    曹宪呵呵一笑道:“两个老不修,自成所书者,话本也。何谓话本?但凡识字者,皆能读懂也。话本者,市井之徒喜闻乐见者也。尔等难不成要与市井之徒相提并论乎?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还是曹师明白道理,我这话本,就是要在市井流传的,只要识字,都能看懂。将来那茶馆里头,找几个口舌利索的,将这话本里的事情讲出来。一者,能为茶楼酒肆增加客人,二者,又能多一个谋生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圣人欲设左右屯营,以飞骑命之,窃以为,此今细柳营者。自成有今亮之名,又有万夫不当之勇,可愿为今之绛侯?”孔颖达笑着打趣一句,其实是想转移话题。李诚歪理太多,说他不过,不如挤兑他来的有趣。

    李诚听了这话,不禁啧嘴,表情不屑道:“周亚夫么?呵呵呵,细柳营上下,只知将令而不知君父,此非人臣之道也。某不取之!兵为将有,取祸之道也。军队是朝廷的军队,士兵也是朝廷的士兵,枪杆子里出政权,军队应该只有一个声音,那就是陛下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李诚意犹未尽,继续装了一逼:“窃以为,周亚夫不足取,主父偃偏执,唯有贾诩,诚可效之。君子当先立身,再谋国。此之谓:修身、齐家、治国,平天下也!”

    李诚一番话说完,现场突然变得的很安静,三位老夫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李诚。

    被人这么近距离的围观,李诚也有点不适应,看看四周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孙伏伽摇头叹息道:“后生可畏,后生可畏啊!”李诚更懵逼了,笑道:“孙老先生,你这是在夸我么?我怎么听着心里发慌啊。”

    曹宪笑道:“与自成谈古论今,人生快事也。”孔颖达也叹息道:“时人只知自成文采斐然,而不知其有王佐之能也。由是观之,圣人目光如炬,有识人之明也。”

    孙伏伽道:“此可以为一奏本,以谏今上,以戒诸勋。”孔颖达抚掌笑道:“大善,某愿执笔!”曹宪笑道:“王勃,去磨墨。”

    李诚赶紧抬手道:“诸位先生,这是要干啥?”没想到一番很随意的话,居然引起这么大的反应。我就是借了容闳的话,稍微改了一点,喷了一下周亚夫装逼,你们几位要干啥?何必兴师动众呢?这奏章一上,多招人恨啊?

    曹宪笑道:“自成安心,我等自行上奏,与自成无关。”李诚傻逼了,这帮老头子来真啊?

    孔颖达也笑道:“自成所思,我等皆知,忧谗畏尔?我等老了,不怕人记恨。自成年少,将来还要辅佐君王,成就大业。不会连累你的。”孙伏伽笑道:“奏章就不要写了,孙某这便去面圣。”说着麻将都不打了,站起来就走。

    曹宪摸着白胡子道:“若非一生所学需有传人,曹某几欲令王小子拜在自成门下也。”

    孔颖达笑了笑,起身道:“走了,今日之事,当浮一大白。”曹宪笑道:“奉陪!”

    两人哈哈大笑,相携而去,留下李诚一个人呆若木鸡,难道是剧本拿错了?

    孙伏伽要面圣,李世民不敢不见,这老夫子犟的很,惹他不起。赶紧让人领着进来,见了李世民的面,孙伏伽面色肃然道:“还请陛下摒退录事者。”啥意思,就是起居注也别写了,我们俩密谈一番。这一下,李世民也变得严肃了,孙伏伽不是那种不靠谱的人。

    身边一个人都不留的时候,孙伏伽才正色道:“陛下,今日之事,始于微臣、孔祭酒、曹师、自成四人一番闲聊。”李世民很认真的样子听着,心里却在腹诽,你们四个闲聊?打麻将吧?好吧,大理寺的监狱,都成几位老先生的活动中心了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孙伏伽往后说,李世民表情严肃,心里也是认真对待。尤其听到“兵为将有”的时候,心中陡然凛冽。听到最后那句“枪杆子里出政权,军队应该只有一个声音,那就是陛下的声音。”之时,李世民内心翻腾如钱塘潮水一般。

    听罢,李世民久久不语,叹息道:“今日始知,自成谋国之远,立身之忠。”

    孙伏伽正色拜道:“老臣恭喜陛下,得一贤臣,可安大唐至少五十年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点头道:“昔日卫公曾言,李自成在,本朝五十年不缺帅才。今爱卿之言,朕要说,朕不取五十年帅才,愿取安大唐五十年之贤臣。”

    孙伏伽却道:“此陛下之思也,臣不敢妄言,臣告退。”孙伏伽就这么走了,没有继续长篇大论的说道理。其实李诚把道理讲的很明白了,而且还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一句话“枪杆子里出政权”,有这么一句,就够李世民去想了。还有一点,李世民感受很深,那就是李诚的君臣之道,作为臣子的李诚,表现出的君臣之道,还真的有点贾诩的意思。但有不全是贾诩那种做法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李世民觉得吧,李诚其实挺矛盾的。很多时候,他学的是主父偃,而不是贾诩。当着三位老夫子的面,李诚在说这番话时,想来是颇为感慨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可不知道,李诚就是聊嗨了,单纯的想装逼。要知道,在几位大牛面前装逼的机会,可真的不多啊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!”李世民一声招呼,大太监赶紧出现,李世民道:“去大理寺一趟,把朕的那张熊皮带去,晚上给自成垫着,别受了寒气。”

    大太监听了不禁暗暗吃惊,陛下这是受了什么刺激啊?把自己那张最喜欢的熊皮都赏给李诚了,这李诚是要上天么?他又做了点什么事情呢?孙伏伽来都说了啥啊?

    好奇心很严重的太监,这一路其实在告诫自己,别打听,知道的多,死的也快。

    李诚收到赏赐的时候,却在歪嘴道:“陛下小气的紧,一张熊皮就把我打发了。下次记得提醒陛下,赏点实惠的,比如矿山,土地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大太监掉头就走,不给他絮叨的机会,回到李世民这,如实禀报,李世民听了却哈哈大笑道:“竖子,朕就小气,你奈我何?”

    看着大太监远去,李诚暗暗告诫自己,祸从口出,以后真的别乱说话了。尼玛,继续这样,就成作死小能手了。这要真的被天下人知道了,自己不得被人恨死啊。

    李诚告诫自己不要作死的时候,两个小新罗婢,却在作死的勾引李诚的兴致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