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章 家事
    阎立本三观尽碎,这还是大唐第一才子李自成么?整个一个市井无赖嘛!我看到的一定是假的李自成。但是下一刻,阎立本就不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因为程咬金忍不住吐槽:“竖子,竟如此厚颜狡黠耶?”

    得,阎立本也不傻啊,脑子一转就明白了。特么的今天都是什么事情嘛?陛下没安好心,让李诚出钱出力,程咬金这个老流氓,也没安好心,不然李自成不能跑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无耻!多大的人了,还惦记一个小年轻。”阎立本袖子一挥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程咬金懵了,我干啥了?我啥也没干啊!就是想跟他套近乎,没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总算是逃回家里了,李诚这才松了一口气。崔芊芊上前来迎,见他一头黑线,忍不住关心一句:“郎君这是怎么了?陛下唤去何事?”

    李诚道:“回房间去说吧。”回到正屋,李诚才解释:“陛下想弄点钱来修大明宫,让我出个挣钱的主意。想的美,有好法子,我为啥不给自家挣钱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这个时候把士族的习惯带出来了,不屑的冷笑:“昏君,与民争利!”

    李诚有点懵,为啥你们骂皇帝都这么熟练啊!遣词造句都不带差别的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一会,李诚说起自己给李世民出的主意,崔芊芊听了便笑道:“郎君便是促狭,不是借钱,就是抢钱,不怕陛下治罪么?”

    李诚心道我跟你说国债,说战争红利,估计你也理解不了。干脆就不费劲去解释了,笑道:“不说这个了,我去秀萍屋里呆着,谁来都不见。”

    关于贞观盛世,史书上的记载是,路不拾遗,夜不闭户,这个可以当着看不到。但是下面有一个说法,就比较坑了。仓库里堆满了生锈的钱,串钱的绳子都断了。

    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么?现代人根本无法接受这个所谓的盛世。有钱你去修路啊,去搞工程啊,去发展经济啊,丢在仓库里算什么事情?

    李世民要修大明宫,李诚不反对,但是也不赞成。这是用于个人享受的工程,对于国家而言,没有多少好处。就像明清两朝的盐商,有钱了修园子。

    农耕文明啊,很多事情真的很难搞。不是说你想发展市场经济,振兴工商业就行的。

    商人这个群体,历朝历代都是养猪,肥了就杀一头,不够就再杀一头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莫不如是。

    李诚信步往后走,到了秋萍院子的门口,一个夫人抹着眼泪出来,李诚认得她是安乐的奶娘,心中一怔,抬手道:“素娥娘子,怎么哭着出来了?”

    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丫鬟宝珠,流水般的出来道:“郎君来了,无甚事,无甚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示意那娘娘素娥快走,李诚陡然拉下脸,厉声道:“大胆!”

    一声呵斥,宝珠吓的赶紧跪下,李诚寻常都是和颜悦色,难得见他在后宅如此模样。里头秋萍听着动静出来,见李诚脸色一沉,宝珠跪一边,奶娘吓的哆哆嗦嗦的站一旁,就像被吓着的鹌鹑。

    “郎君这是怎么了?”秋萍赶紧上前打圆场,李诚这才脸色稍缓道:“进来,把话说清楚。”说着信步往里走,到了堂前落座,看着跟回来的宝珠和素娥:“到底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宝珠低头不语,素娥吓的只管看秋萍。

    秋萍笑道:“郎君如何吓她们,都是可怜的人哩。”李诚依旧阴沉着脸道:“不说是吧?好,平康坊的妈妈们,五十贯钱一个,收颜色好的娘子,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秋萍也跪下了,哀求道:“郎君息怒,都是小事,妾身让她们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李诚起身,扶起秋萍,语气温和道:“大事小事,得我听了才知道。都起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秋萍坐在一旁,叹息道:“素娥,你说就是,郎君要听。”

    那素娥这才敢抬头,飞快的看一眼李诚又低下头去道:“昨夜安乐小娘子闹腾的厉害,妾身早间起的晚了,去厨房的时候,遇见了崔管事。妾身要下奶,秋萍姨娘体贴,让后厨每日准备一只老母鸡炖汤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那崔管事言道,以前的规矩现在要改了,家里是大娘子说了算,后厨的规矩,也要改。他拦阻妾身,动手动脚,还道安乐吃不了的奶水,他可以代劳。妾身气不过,回来找秋萍姨娘说了几句嘴,都怪妾身不懂规矩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”李诚狠狠一拍桌子,哗啦一声,实木打的方桌,被拍断了一条腿,歪倒一边。

    秋萍在一旁看的清楚,李诚的脸色阴沉的就像山头的乌云,屋子里的丫鬟和娘奶跪了一地,秋萍也要跪下,被李诚抬手扶着道:“此事跟你无关,你去看看安乐。”

    秋萍哀求道:“郎君,给妾身几分薄面,不要处罚素娥。”李诚听了一愣:“胡说八道,素娥有错,但不至于处罚她,说一句就是。你们都起来吧!”

    李诚收起怒色,起身道:“素娥,今日你错在不该来找秋萍哭诉,应该去找大娘子。看她如何处置,如果处置不公,你再来找秋萍,让她跟我说才是正确的做法。”

    素娥赶紧跪下道:“妾身错了,郎君只管责罚。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看在你把安乐带的很好的面子上,这点事情就算了,以后注意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李诚对秋萍道:“行了,事情我都知道了,我去去就来,你让人准备好饭菜,回头过来吃午饭。”说着李诚养长而去,留下秋萍和一干下人惊魂未定,从没见过李诚如此。

    桃儿看见李诚回来了,赶紧上前道:“郎君才走不一会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李诚脸色阴沉,点点头:“娘子呢?”桃儿也没见过李诚如此,赶紧低头道:“在大姨崔娘子的屋里说话呢。”李诚道:“带我去过。”

    两人前后脚到了对面的院子里,这里有崔媛媛自己的丫鬟,看见李诚来了,赶紧过来招呼,李诚点点头就算意思到了,二话不说往里走。

    这丫鬟急的冒汗道:“李郎君且慢,屋里不方便。”李诚站住,冷着脸道:“如何不方便?”说着抬手推开她,挑帘子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屋里头的事情,出乎李诚的预料,本以为是姐妹俩坐在一起说话呢,不料事情不是那么回事。崔媛媛一脸的惊愕,羞怒,身上就一件红肚兜,呆呆的看着李诚。

    原来她在换衣服,李诚就这么冲进来了。边上的丫鬟拿着衣服也傻了,都不知道挡一下。

    李诚唰的一下扭头:“你快点,我没想到是这样,我来找芊芊的。”

    身后一阵悉悉索索的,李诚脑子里怎么都抹不掉刚才那一幕,崔媛媛身段丰腴,竟是个冲浪的出去。这年月也没什么填充手术,货真价实的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身后传来崔媛媛带着哭腔的声音,回头一看,这娘子依旧是面如晚霞,低头道:“李郎君要找芊芊么?适才却是来过,约了妾身一起吃午饭,这会应该是去后厨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才转身拱手道:“对不住,李诚孟浪了。告辞!”说着转身就走,被门槛拌了一下。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,身后崔媛媛急呼:“李郎君当心。”

    李诚出来,迎面看见崔芊芊带着莺儿走来,赶紧道:“娘子,正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了奇怪了,上前笑道:“郎君有甚事?怎地才去又回来?”

    李诚道:“回屋里去说吧。”崔芊芊一头雾水,跟着李诚回来。

    “莺儿留下,其他人都出去吧。”李诚吩咐一句,丫鬟们都下去。崔芊芊察觉到不对了,表情肃然的等着。李诚这才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,最后叹息道:“娘子,此风不可长!”

    崔芊芊气的银牙紧咬,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声音:“这些混蛋,把臭毛病都带来了。郎君息怒,待妾身来整顿整顿规矩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好,我不说话,就看娘子抖威风。”崔芊芊被这话勾出笑来了,轻轻的打捶他胸口:“促狭,非要勾出人的笑来,待会怎么服众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娘子这就错了,一脸笑容的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,效果才更好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听了后退一步,款款欠身行礼道:“妾身多谢郎君维护之意。”这话怎么说呢?李诚特意回来跟崔芊芊说一句,而不是自己直接就处置了,这就是在维护崔芊芊的意思。不然李诚自己来处置,今后下人们怎么看她?真是半点颜面也无了!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凡事都有个规矩,后院的事情,一体又娘子处置。那素娥,我也说了她,不该去找秋萍苦涩,应该来与娘子说才对。秋萍那,回头我也跟她说说,有人不规矩,应该来跟你说才对,一味的忍耐,是在助涨歪风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道:“郎君所言极是。”这是真心话,崔芊芊刚才听一半,就想叫人去打死崔建算了。素娥那是安乐的奶娘,李诚现在就安乐一个闺女,怎么宠都来不及。居然去调戏安乐的奶娘,简直是年度最佳作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