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二章 小贼
    程处弼在一旁弱弱的说一声:“儿子以为,未必是针对哪个,李家哥哥,一贯不与家里长辈来往。掰着指头数一数,长辈里头也就是卫公了。便是那江夏王,也是入了大理寺,李家哥哥才去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“嗯?还有这事?”程咬金吃惊了,腾的一下站起来。程处弼道:“确有此事,河间王送他两个新罗婢,也是托了李崇真的手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转了两圈,自言自语:“竖子,人精耶?妖孽乎?”

    崔氏不明白,但却没问,程咬金也没有解释的意思,摆摆手:“三郎自去吧。”

    等到程处弼出去了,崔氏才问一句:“郎君之意,妾身不明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笑道:“为上者,不喜臣子结党。李自成与一群纨绔交好,自然谈不上结党。若与各家长辈攀扯,那便说不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崔氏倒是没有想到这一节,听了不禁摇头:“果真如此,便真的是妖孽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是不是妖孽呢?这话得看怎么说,关键是作为穿越者,对这些猛人天生带着提防。李世民收下这帮人,哪个不是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?每一个好相与的。就算李靖,李诚也不过感激他的提携之恩。

    李诚不愿意与这帮老家伙攀扯,但有想借点势,所以才会有兄弟会。

    当夜,李诚在大房里住下,夫妻不足一月,自然是要地动山摇,股掌一番。左右这年月也没啥娱乐,崔芊芊也要抓紧生下嫡长子,自然是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李诚起来了,最近一直坚持锻炼,可怜的莺儿顶着熊猫眼,还得去叫人伺候,自己不能回去睡回笼觉,还得站跟前等着招呼。

    莺儿倒是无怨无悔的,就盼着小姐赶紧怀上,她好来顶岗。

    崔芊芊倒是睡到日头出来了,这才缓缓的起来。这会李诚都出门了,崔芊芊懒洋洋的问一直在打哈欠的莺儿:“怎地无精打采的,昨夜做贼去了?”

    莺儿在崔芊芊面前被惯的很随意,不敢大声顶撞,低声嘟囔道:“就一道帘子隔着,里头闹腾到半夜,完事还要跟前伺候着,早晨起的大早,还怎么睡?”

    崔芊芊眉毛一横道:“又没人逼着你在隔间等着伺候,换个人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莺儿扭着腰跺脚:“小姐!”崔芊芊这才笑道:“矫情。”

    “郎君又去了平康坊么?”崔芊芊突然皱了皱眉头,莺儿低声道:“郎君的话,与兄弟们约好的,不去不行。”崔芊芊叹息道:“我如何不知,只是便宜了平康坊的浪蹄子。”

    李诚刚到平康坊的门口,里头便有坊长出来相迎,这都成条件反射了,李诚不来就算了,来了一准要闹点事情出来。李诚懒得搭理他,策马往前,到了北曲的火场处看了看。

    还在正月里,但是却有些人在干活了,想来是给足了工钱,在清理火场呢。该拆的拆,该搬走的搬走。里长在一边赔笑道:“正月里不好找人,过了上元节,便好找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扭头道:“这活是你接了?”里长笑道:“若儿娘子看顾,下吏挣点跑腿钱。”

    李诚没有多话,掉头回到明月轩,一看安安静静的,想起来自己来的太早了。平康坊这地界,夜夜笙歌的,一般都是午后才有点动静。这会各家的小娘子,都在睡觉呢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便往里去,交代身后三个一句:“你们自己去耍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敲门,侧门却先开了,露出个健妇一脸横肉的笑容:“李郎君来的好早。”

    李诚掏出一张飞钱递过去:“打扰这位娘子清梦了。”

    健妇眉开眼笑的接过去,一贯钱不少了,可谓大手笔了。说起这个飞钱,李诚很不满的就是,在钱铺里存钱,是要给钱铺保管费的。

    李诚不是没动过开钱庄的脑筋,不过这一行真不好乱碰就是了。能做这一行的,哪个不是有宗室背景的,一般人也做不了这个。

    一路往里走,都在睡觉,人都没见一个。熟门熟路的摸进明月的房间,外间小床铺上,腾的做起来一个红儿,警惕的问:“哪个小贼?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这娘子迷迷糊糊的也没看清楚,身上只有一件肚兜,露出大片的白来。坐起时荡起涟漪,李诚见了不免心头一荡道:“偷人的贼!”

    红儿揉了几下眼睛,脸色放松,本待起来,突然回头看看帘子后面,转身时压低声音笑道:“郎君来的好早,却是个勤快的贼。不知要偷哪个?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笑的妩媚,身段摇摆,极尽勾搭之能事。李诚忍不住噗嗤一笑道:“你有眼屎,擦了去再说别个。”

    说着迈步过去,挑起帘子进去。红儿在床上懊恼不已,悻悻的起身来,使劲的揉了几下眼睛,黏黏糊糊的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里屋里安静的很,床边的小桌子上摆着一个册子,正是李诚编的戏文。这些日子,明月很是用心在上头。明月睡的正香,李诚便没有去打扰她 。转身出来,红儿已经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“郎君这要去哪?”红儿见李诚要出去,赶紧问一声。心道:莫要去了别个娘子的闺中,整个进去了,骨头都不剩才能出来罢?

    李诚驻足笑道:“怎地,怕我去偷别个不成?”红儿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这明月轩里,最值钱的娘子便在这屋里,郎君还要去偷别个么?”

    “我去厨房,看把你给急的。”李诚说着便出去,奔着后厨就来了。

    明月轩的后厨,那是特意派人去李家学习过,然后改造过来的。两口大锅里蹲着小米粥,边上一个烧火的厨娘,正在打瞌睡,下巴一下一下的敲木鱼。

    李诚进来,惊的厨娘跳起来,看清楚是李诚,不免慌张道:“郎君怎地到这等龌蹉之地来了。回头别个看见了,要打死妾身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摆摆手:“跟你没关系,我自己嘴馋了,弄点吃的。厨房都有什么菜?”

    厨娘一看请不出去,只好小心翼翼道:“去买菜的健妇还没回来,这会没啥可吃的。只有鸡子和存下来的白萝卜,这萝卜放的长了,不少空心了,蒸笼里有早间蒸的包子。”

    得,想弄点特别的都没有材料,李诚不甘心的出来,想想还是往回走。来时没注意,回头时才发现,要经过若儿的门口。想想便推门进去,外间的丫鬟不在,里头有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妈妈起的恁早,都在睡哩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人睡,早间被窝都冷了,烧火又麻烦,不如起来吧。你去后厨看看,有甚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洗好了,水倒了就去。”

    李诚挑帘子进来,正在梳头的若儿吓的一个激灵,回头道:“是哪个?也不招呼一声。”

    看清楚是李诚进来了,嗖的一下站起来,又坐回去,对着镜子仔细看看,这才回头笑道:“好个性急的郎君,这日头刚出来,便到这明月轩来寻芳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那是你们起的晚,再有一刻就晌午了,还道我性急。”

    丫鬟赶紧端着水出去,李诚椅子上坐下,若儿笑道:“炉子上有开水,却没有你家的茶叶。只有团茶,你喝是不喝?”

    李诚奇怪道:“年前不是送了茶叶来么?怎地这就没了?”

    若儿笑道:“那才多少茶叶?平康坊百十个娘子,一人送一包就没了。如今这平康坊里,各种做法都有。有的往茶叶里加灰糖的,也有加奶的。她们倒是卖力气的推销来着。”

    李诚年前送来一些茶叶来,也没说推广的话,不想若儿却主动这么去做了。

    “我送的是发酵过的红茶,直接泡着喝也行,看个人的口味吧。你不提灰糖,我倒是忘记了。年前事情太多,忘记给这里送点冰糖。”

    李诚不提冰糖就算了,若儿听了站面前道:“原来冰糖是你家的勾当,怎么不早点说?”说着身子一扭,坐在腿上使劲道:“有个客人一直在打听这个,却无人知道是谁家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被她扭几下,不免有点意动,忍下来道:“冰糖产量很低,我哪个都没说。只是拿来当年礼送人,有几个技术问题解决了,开春产量就能上来。怎地,你想做冰糖买卖?”

    若儿见他没有下一步,不免加大力度,口中软软道:“这买卖哪里敢去想,你家娘子是崔氏女,崔氏的商号年前红火的紧,有点甚么好东西,也是他家先得手。明月轩的娘子,只能做点偷鸡摸狗的勾当。”

    “偷鸡摸狗么?那不是小贼么?”李诚被勾的火起,抱起往炕头去。

    若儿一脸柔美道:“便是小贼了,偷偷摸摸的,如何不是小贼?偷一口算一口。”

    日上三竿,明月总算是起来了,看见红儿在一旁撅着嘴,不免笑问:“哪个得罪了你?”

    红儿气呼呼的低声道:“还有哪个,早起李郎君来了,说是去后厨,回头人也不见。打问才晓得,在若儿妈妈的屋里。我去寻他,里头小贼小贼的**。”

    明月不是崔芊芊,晓得没有吃醋的本钱,噗嗤一笑道:“你怕是想进去助阵,又怕若儿妈妈寻你的不是,一顿好打吧。真个是有贼心,没贼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