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二十八章 昏君
    一群宰相吵架的场面,似乎跟菜市场的大妈为了几分钱吵架也没啥区别。只不过用词要文雅一下,比如威胁对方的时候是这么说的,“汝欲寻死乎”。回答的一方则曰:“欺我年老刀不快耶?”好在都比较克制,没有问候对方的异性亲属。

    也许,都在心里默默的送对方一句:彼其娘之!李

    诚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,还能目睹一群宰相吵架的场面。今天被李世民骗来的郁闷,差不多都消失了。现在就剩下一个任务,看戏。文

    斗不能说服对方,那就五斗吧!长孙无忌那一边,有侯君集这个金牌打手,撸袖子站出来道:“欲互殴耶?”唐朝文人都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主,打架?谁怕谁啊?侯

    君集刚站出来炫耀武力,对面就飞来一个酒樽,砸他脑门上,直接就捂着额头。

    看看手掌居然出血了,侯君集也急了,居然动用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,这么怎么忍啊?

    抄起一个酒壶丢过去,这边先动手的戴胄一侧身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彼其娘之!吾之新衣!”王圭一直没加入其中,人在席上坐,壶从天上来。酒壶没直接砸到他,但是砸柱子上,落在他的怀里。还说个屁啊,干啊!两

    边直接动手了,酒壶,碟子,酒樽乱飞。李世民居中本想拦着的,一琢磨,拦个屁啊。这火头上,不说出手拦阻会不会被集火,单说这帮人平时没少喷自己,让他们打一打也好。边

    上伺候的太监早就躲的远远的,这帮没少用口水给皇帝洗脸的宰相,他们之间打架。谁也不敢掺和,躲的远远的最好。金吾卫倒是想上前拉开,但是皇帝没说话,也就站着没动。李

    诚早就后退到大门口,这里最安全。阎立本也聪明的紧,跟着李诚一起,两人并肩坐在门槛上,一边看戏一边点评。

    “房相身手敏捷,这一闪避可谓毫厘之间。”阎立本。

    “那是魏征手艺太差,换成我来,保准砸晕他。”李诚。“

    呜呼,马相竟举案而击!”(掀桌子)阎立本。

    “这死酒鬼,力气还不小啊。”李诚。(马周好酒)

    “

    都给朕住手!”李世民终于看不下去了,场面太乱了,中间的过道上,全是各种酒具,还有几块不知道是啥肉。油腻腻的,等下怎么走路啊。“

    昏君!”台下一群宰相,似乎就在等这一刻,李世民一开口,集体呐喊!李

    世民突然觉得,自己特么的被套路了,这些人打架的目的,难道不是存心搅和自己修大明宫的计划么?李诚这个竖子,是不是早就算到了这一步?

    mmp,朕不就是想修个大明宫么?“

    各位爱卿,换个地方坐下喝茶慢慢聊嘛。”李世民还得忍着,笑呵呵的说话。

    众人表情阴晴不定之际,杜淹从藏身的柱子后面出来,拍拍手:“陛下,臣告退!”

    李诚看到这一幕,心道这才是个高手啊!一直置身事外,关键时刻出来抢人头。

    但是,李诚心道:你想的美!于是李诚站起来,轻轻的咳嗽一声道:“现在大家来说说大明宫的修建计划吧,总这么闹也不是个事情,该解决的问题,回避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,李世民心道:自成,我误会你了。我是昏君!“

    呵呵,自成打算怎么修啊?”长孙无忌也不低头了,关键时刻必须站出来争取利益。李

    诚淡淡道:“赵国公,如何修,难道不是阎大师的事情么?您为何如此上心?退一步来说,这也是陛下的事情。”长

    孙无忌此刻也不怂,昂然道:“天子无私事。”李诚歪歪嘴道:“真滴?那么下回陛下在后宫宠幸妃子,赵国公也去观摩学习一番咯。天子无私事嘛!”李

    诚最烦这种人了,打着天子无私事的旗号,什么都要管。皇帝娶谁做老婆,也要说三道四,这么能耐,你死不死啊!怎么不上天啊?长

    孙无忌顿时哑口无言,李诚这话太特么的恶毒了,没法接啊!

    一群宰相都傻逼了,还有这么说话的人啊?这都能拿出来说?特么太不要脸了!见

    识过李诚厉害的宰相们,此刻也都小心了许多。竖子什么话都敢说,别给他抓住毛病。

    杜淹还在往外走,李诚淡淡道:“杜相,最好等商议完了在走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还不能走了?”杜淹也不是怂人,怼起皇帝也是条好汉。

    李诚呵呵一笑道:“杜相现在走也可以,以后最不要上奏谏言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杜淹愣住了,仔细一琢磨,这话没毛病,今天这场合走了,以后还有啥脸面劝谏?

    “多谢提醒!”杜淹一抱手,不走了,回席上想坐下,一看席上都是酒水,站着不语。“

    各位爱卿,还是换个地方说话。”李世民赶紧缓和气氛。“

    昏君,始作俑者!”魏征开怼,李世民赶紧低头,好在魏征没继续了。换

    了个地方,刚才打的一塌糊涂的大臣们,突然变成了一群翩翩君子。三三两两的凑一起窃窃私语,这是在互相结盟或者是试探,也有谈判的意思。李

    诚弄了一块蛋糕出来,大家必须要先商量好了,等下再分。

    李世民找个要换衣服的借口,把李诚叫到一边偏殿问话。

    “自成,这大明宫到底该怎么修?”李世民笑着问,李诚摊手:“陛下,臣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尴尬的笑了笑,今天的事情他做的确实不地道。但是李诚就是李诚啊,关键时刻立场不动摇,坚决拥护皇帝的决定,站在皇帝一边,甚至赤膊上阵。

    “自成见谅则个,朕不是心急了么?”李世民赶紧解释,李诚心道:“昏君,是心急还是心机?你用词不当啊!”

    “水师总督!”李诚开价,李世民摇头:“不妥,自成还是留在长安吧,户部侍郎?”

    李诚翻白眼:“陛下,非要逼着臣也喊昏君么?”李世民学着李诚耸肩:“自成不在长安,朕心不安!”这意思很明白了,这么一个妖孽跑出长安,鬼知道会搞出什么大乱子。

    “啧!臣去兴州任刺史吧!”李诚又开价,水师看来是指望不到了,还是去搞钢铁吧。

    “不妥,不如少府监正监。”李世民还在还价,李诚叹息一声,明白了。李世民是不会让自己离开长安的,至少短期内是不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孟子曰:”李诚刚开口,李世民就抬手打断:“别孟子了,只要不离开长安,随你怎么折腾。”这是底价了。李诚听到这,也没啥可说的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的意思,或者说是陛下的意思。大明宫要修,但不能着急。分五期吧,争取十年建成。少府监还是让阎立本去当正监吧,臣不想太累。至于修路,陛下也不能着急推广,先选一段路做试点,慢慢来吧。当务之急还是水师!”

    李诚又把话题拉回水师了,李世民很好奇,这小子为何这么在意水师呢?

    “既然自成如此在意水师,不如让崔成去登州任知州?”李世民试探了一句,李诚想了想道:“可,陛下不让臣去水师,臣遣人往登州,自行造船出海探商路。”“

    自成,这海外有甚么好的?”李世民现在有点相信,李诚不是在忽悠他了,没准真的有金山银山在海外等着他。“

    陛下,臣年少游历四方,故而知道,倭国有银山,西域、北地群山之间,有金矿。陛下,朝廷缺钱啊,绢帛都用来做货币了,还把钱存在仓库里生锈。既然如此,别硬撑了,出去抢啊。”李诚很认真的推荐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李

    诚先回来,李世民过了一会才回来的。阎立本看见李诚便凑过来,低声道:“自成去作甚了?”李诚笑道:“去茅房了。”

    褚遂良在一边冷笑道:“宫中如厕,自有马桶备用,茅房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呵呵,想见识一下茅房么?来,我带你去。”说着过来要伸手拉,褚遂良赶紧躲开,李诚不依不饶,马周道:“自成,自重!”“

    马相,这也是我的错?”李诚一脸的委屈,马周哼哼两声,也没搭理他了。李

    世民总算出来开口说话了:“诸卿,朕再三思索,决定先修路,同时准备修建大明宫的材料。修建的工期,计划是十年,分期修建,朝廷压力不是那么大。至于修路,朕以为,不可操切,选一段路为试点吧,看看结果再说。”李

    世民说话都被李诚带歪了,口语化很严重了。“

    陛下,臣请问,采纳何种方案修路?”长孙无忌吃相有点着急了。魏

    征站出来要怼他,李世民及时的开口:“自成,你觉得呢?”李

    诚一脸的苦涩道:“怎么又是臣的事?”李世民拉着脸:“少废话!”

    “对,少废话,都是你惹出来的事情。”侯君集捂着额头说话。

    李诚淡淡的看他一眼:“陈国公,我怎么就惹事了?你给我说说清楚。”又

    是说说清楚这句?还要不要商议国家大事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