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一章 旅途
    “不想名满长安的李自成离开,竟无人相送。你家里的婆姨心真大。”崔成在城门口等着,看见李诚打趣了一句。“

    别提了,现在腿都是软的,差点从马上掉下来。”李诚真是一把辛酸泪,最近三个晚上,过的不是人的日子。秋萍和崔芊芊都快疯掉了,晚上没命的索要,不到下半夜不安生。

    尤其是崔芊芊这个新妇,屡败屡战,就算浑身没力气了,也用眼睛盯着李诚下面。

    崔成听了哈哈大笑,李诚苦笑:“早起两女人哭的稀里哗啦,安抚好一会才走脱。”

    说的也是,新婚燕尔,你要出远门,太不合情理了。李诚摇摇头:“时不我待啊,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”

    奔着灞桥而来,迎面东风送来脂粉的香味。李诚是狗鼻子,远远就嗅到了,叹息道:“得,这还有一波,早知道就不告诉她们了。”灞

    桥头还挺热闹,送别的人分了两拨,一边是平康坊的娘子们,一边是几十号纨绔。“

    哥哥身边怎地不带几个丫鬟,这路上没人伺候不行啊。”张大象现在是兄弟会的二把手,平时一帮二代,都是他来代表。“

    滚蛋,带个丫鬟在路上,旅途劳累病了,是我照顾她,还是她照顾我?”李诚笑骂一声,一群纨绔二代纷纷笑了起来,李诚一一拱手致意,感谢送别之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见着处弼?”李诚好奇的问一句,这家伙一贯的对凑热闹很积极。“

    怪了,这厮明明说了要来的,怎地没到?难不成昨晚上被丫鬟榨太狠,伤了元气?”尉迟宝琪一开口就是挖苦人,这家伙跟程处弼的关系怎么说呢,有机会挖苦肯定不会错过。“

    没想到宝琪也学坏了!”李诚感慨一句,尉迟宝琪笑嘻嘻的挺得意:“那是,去年屋里的丫鬟又坏了俩个,平康坊也是常客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哈哈大笑,这伙人对这种事情不但不觉得丢人,反倒觉得光荣。“

    你算个甚么?上回屈突铨自夸一夜七次,你几次?”李思文在一旁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尉迟宝琪怂道:“谁跟他比,那个禽兽。”李诚听了忍不住笑道:“谁知道是七次还是七下?反正嘴长他身上,他自己说的,没人看见。”屈

    突铨在一旁被躺枪,很委屈的低声道:“哥哥想看,下回小弟提前告知便是。”现

    在二代们都笑疯了,屈突铨真是个老实人。至少当着李诚很老实。“

    怎么起的这么早?说了不用送的。”李诚来到明月跟前,没看见若儿,李诚安心了,不然还真的尬尴。明

    月拉着李诚的手,走到一干娘子面前道:“妾身道不用送,姐妹们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一干平康坊的娘子纷纷上前行礼,李诚客客气气的一一回礼道:“多谢各位娘子厚意,待李诚回来,一定好好请大家聚一聚。”“

    我等恭候李郎君回来。”莺莺燕燕的一群娘子,说话却是很整齐。

    两边都备下了酒水,李诚都喝了。崔成过来道:“自成可有诗作,叫娘子们唱了。”

    一干娘子殷切的看着李诚,都觉得李诚此刻应该作诗。李

    诚笑道:“某素不喜离别,离别苦,旅人愁,就不要再唱出来了。”没有离别的诗么?有是有的,就是不应景,比如阳关三叠,比如李叔同的送别。

    尤其是送别,唱的是江南的黄昏,友人登船远行,离别依依。放在这里,就闹笑话了。抄

    也是要有讲究的,不能胡乱的抄,抄的不对地方,就是个笑话。阳

    关三叠里头,第一句是啥,渭城朝雨浥轻尘,你看下雨了么?

    通往潼关的大道,全力赶路,一天能走二百里。李诚倒也不干路,崔成也不着急赶。就

    算崔成想赶也赶不了多少,他带了两个幕僚,七八个随从,骑马的有,骑骡子也有。不像李诚才带三个人,都是一人双马。再

    怎么不快,不一会也没了影子,送行的人纷纷转头回去时,李诚却还得勒住缰绳。

    前方的路边,程处弼在等着他,边上还有一个大胡子老流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自成,老夫在此恭候多时了。”得,这还没完没了了。

    “卢国公荣升幽州总管,怎地在此?”李诚笑着翻身下马见礼,程处弼一脸的不好意思。..

    “老夫这也是去上任,正好与自成同行。”老流氓真不拿自己当外人,谁愿意跟你同行?“

    哦,卢国公去幽州,走的是雁门关,在下去登州,走的是洛阳道,如何同行?”话是这么说,心里在打鼓,这老流氓不会要走洛阳吧,拼着绕路也要一起走么?程

    咬金虽然不知道李诚为何如此提防他,还是爽朗的大声笑道:“那不能,出潼关老夫往北,渡河北上。潼关之前,倒是同路的。处弼的意思,跟着李家哥哥一起走一趟登州。”真

    实目的暴露出来了,这是让程处弼跟着一起去登州啊。李诚倒是无所谓的笑道:“好啊,一起去见识一番也好。只是我这边没带下人,自己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笑道:“无妨,老夫派两个老卒跟着,不会给自成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李诚这才点点头道:“好,那就一起走。”程咬金起身上马,抬手指着前方:“那还等什么,上路。”李诚听到这话,忍不住心里吐槽:换个词不行么?程

    咬金也没带女眷,七八个幕僚,几十个老卒,规模不小,都是骑马行走。这样速度上不受影响,这一路同行,老程也没有太主动的套近乎。他是想跟李诚打好关系,但也知道过犹不及,欲速则不达。一

    路上晓行夜宿,两日后夜宿潼关,第三日早晨出潼关时,岔道上告辞之际。

    “自成,老夫自诩为人还算可以,不像某些人外面传的义薄云天,肚子里全是弯弯曲曲的肠子。”程咬金一开口,李诚就有点晕乎,这说的是谁呢?

    “嗯,卢国公的话,诚不解。”李诚看看四周,程咬金把老卒们都支开了,崔成等人也在远处没过来,只有程处弼在一边。程咬金笑道:“不解便不解,没啥意思。自成到了登州,有用的上老夫之处,只管派人捎个信来。”

    “卢国公客气了!”李诚还是很谨慎,这家伙的名声被演义搞的太离谱,李诚反倒充满戒心。程咬金自然看的出来,笑道:“来日方长,处弼拜托自成了。老夫这就告辞,走了!”说

    着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的,转身就走。李

    诚继续上路,程处弼也跟在一边,走了一段李诚才想起来问一句:“处弼,你家大人说的是哪个?”程处弼笑道:“还能是哪个,瓦岗寨里一起出来的。”李

    诚听的身子使劲一摇晃差点掉下马,瓦岗寨里出来的,要说义气之名的,只有秦琼了。要

    说这秦琼,在演义里的名声可是太好了。怎么程咬金的意思,不太对劲啊。这

    一路上,李诚有点走神了。特么的,这是啥节奏?自己仔细的回忆看过的演义,脑补了一些东西,倒是有点心惊胆战的。便是演义里头,对秦琼恩情最重的人单雄信,最后也没落下个好下场。当初的好兄弟王伯当,也没个好结果。秦

    琼和程咬金,在演义里都是山东草根的出身。绝对的正面人物。但是仔细再一想,就隋末那个乱世,从瓦岗寨到李密,从李密到王世充,这两位能一直活下来,并且善终了。哪有一个是简单的。

    算了,不去想了,跟我没关系。凌霄阁里头,秦琼的排名最后,也许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出了潼关,洛阳就不远了。这一路没什么存在感的崔成,总算是能李诚并肩而行了。

    “自成,卢国公似乎很看重你,可别小看卢国公啊。河南旧人里头,就他最得宠了。”崔成一句话,提醒了李诚。还真是这样啊,河南旧将,只的是王世充被干趴下之后,那些投降了李唐的人。

    仔细看看历史不难发现,贞观朝最受重用的还真是程咬金。别人都差点意思。李绩真正被重用,都是高宗时期了。还

    有一个比较被重用的是张亮,也是凌霄阁成员之一。但是张亮是靠能挨揍,死活不咬李世民才得到的信任。李建成的鞭子可不好受啊,打的要死要活的,死活不松口。

    距离洛阳不足二十里的时候,天色已经不早了。前头开路的钱谷子快马回来,老远就喊话:“家主,有人在前面迎接。”

    有人迎接?李诚有点懵,他可没打出什么旗号来,这一路也是安心赶路。

    把程处弼叫来:“不是你家大人的手笔吧?”程处弼使劲的摇头:“那不能,我家大人不能给哥哥找麻烦。”李诚点点头:“那是谁呢?”

    钱谷子总算是靠近了,李诚上前问一句:“可问清楚是哪个在迎接?不是迎接崔知州吧?”钱谷子翻身下马,上前抱拳:“回家主,确是来迎接家主的,人还不少,认得两个是武家兄弟,余者都不曾见过。”武

    元庆和武元爽这两个傻逼要干啥?作死么?嫌哥的事情少对吧?

    李诚暗暗恼火,也不知道这两人带的什么人来迎接自己。洛阳这边不可能有熟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