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二章 关门,放皇帝!
    武元庆和武元爽的傻逼之处再次得到了体现,这俩被修理一顿之后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,逢人便说:给李家哥哥打过两回。过了上元节不在老家文水县安心呆着,反而来了洛阳。

    李诚喜欢武顺的话题,在洛阳也传开了,洛阳的权贵圈子就留了点小心。这哥俩在洛阳处处以李诚小弟,兄弟会的外围成员自居。这一家伙就被一些有心人注意上了。兄

    弟会这个组织,一开始看着就是一群二代闹着玩的东西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明眼人都看出来了,这帮人其实是有组织的,干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豆风潮是一波,随后的茶叶联盟,都僟道河南道,茶山收购了很多。眼看就要开春了,各家都没闲着,各地的春茶收上来,就要制作出来。等到夏天运往草原发卖。

    这里面需要的人力和物力可不小,因为牵扯到的关系太多了,李诚反而不愿意过分的深入。基本上是那帮二代在折腾,以家族为单位,地域结盟。根本就不是一块铁板,有点各干各的意思。怎么摆弄茶叶李诚是不管的,他只输出技术。

    关键点还是产业培育和商路疏通,李诚看中的是这个,只要形成规模了,坐在家里都能收钱。有的是不怕死的商人愿意往草原去冒险。更不要说,现在那么多家参与其中了。他们比李诚可上心多了,崔寅整天都在忙着这个事情。崔

    寅想做商队的话事人,能不能做到,李诚根本不管他。他们怎么折腾李诚不管,只管那些兄弟会的成员,李诚一句话,他们愿意听并且照做。

    这么大一块蛋糕,一个团体肯定吃不下来,更别说一家一姓吃独食了。

    武家兄弟读过书,喜欢混迹权贵圈子,也喜欢往读书人的圈子里钻。就是附庸风雅,往自己的脸上贴金的意思。武家不过是个商人出身,微末小姓。放在以前,谁鸟他们俩个?偏

    偏这俩自我感觉还好的很,杨氏出生高贵,他们看不上这个后妈,以此为耻。对其他一些士族,反倒是主动去巴结,不能不说这俩是傻逼中的经典例子。大

    概是洛阳没有那种动辄就要给兄弟俩一顿打的遮奢纨绔,他们过的倒也是滋润。尤其是最近,认识了郑氏的一个子弟,整天混在一次。喝酒吃肉,风尘里搂着洛阳娘子快活的紧。这

    一日,郑氏子郑有道又来寻他们,提起一个事情道:“长安有消息,李家哥哥要去登州,洛阳必经之路,不如去迎一迎。李家哥哥体面了,高兴至于,指点我等一二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一干洛阳世家子纷纷附和,一通好话丢过来,把武家兄弟说的开心不已,魂飞天外。几杯酒喝下去,不记得自己姓啥了。两人拍着胸表示,等李家哥哥来了,便去相迎引荐。两

    人一夜快活,酒醒之后傻逼了,互相看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李诚啊,见面就揍他们的,还引荐个屁啊。不如偷偷跑路算了!两人决定跑路,发现跑不掉。他

    们住的是郑氏的宅子,下人看的很严,根本走不掉,只能在不安中等待判决。

    李诚哪知道还有这等事情啊?只好缓缓上前来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武家兄弟看见李诚,就像看见亲人解放军似得,冲上来时整齐高呼:“李家哥哥,我是武元庆(爽),等候哥哥多时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勒马,身子前倾,嘴角带着不屑的微笑,看着这俩呆逼。嗯,后面还有一大群人等着呢。你们就这么脱离队伍了?我怎么看着像逃难的?算了,看在武顺的面子上,不抽你们。说

    到底,杨氏是武氏的大娘子,武家兄弟是武家姐妹的哥哥。再怎么看不上他们,李诚在人前也要给他们几分面子,直接抽他们,间接的也落了杨氏和武氏女的面子。“

    你们两个,搞什么鬼?如何知道我的行踪?”李诚没用马鞭抽这俩,武家兄弟心定了许多。本以为李诚不爽了,先一顿鞭子抽过来,再打断腿丢路边来着。

    “回哥哥的话,我兄弟二人在洛阳耍子,得知哥哥要过洛阳,特来相迎。”武元爽还算机灵,赶紧回话。按说这俩长的倒是人模狗样的,就是不办人事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李诚抬手一指,前方那群人中,走出来两个人。“

    回哥哥,此二人分别为郑氏子郑有道,白氏子白潜夫。”武元庆赶紧回答。

    “郑氏我知道,白氏又是什么来路?不能是东宫那个幕僚白松陵?”李诚好像想到什么了,赶紧问一句,武元庆懵逼的点点头。李诚嘶了一声,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李承乾到底要闹哪样?安心的做自己的太子不好么?非要搞事?李

    诚大概猜到了一点什么,但还不确定。按说,李承乾见过几次,对自己没好脸啊。难不成,东宫缺钱?嗯,很有可能。竞争对手李泰的用度,都超过太子了。这是李世民的锅啊!找我干啥呢?喜欢搞事的皇帝,最讨厌了!

    “好像还有几个官员也在?”崔成跟上来了,张望一番笑道。李

    诚一听这话,皱眉道:“烦不烦啊!”崔成笑道:“迎来送往的,很正常嘛。”正

    常个屁,洛阳是什么地方?东都啊!要不是这地方被王世充祸害的太狠,山东士族又太吊,李渊都要迁都,有长安什么事情啊?从

    地里位置上看,洛阳确实更合适做国度。但是这地方很讨厌,无险可守。四战之地!

    李世民其实一直在惦记迁都来着,只是山东士族不干。后来这活被武则天干了,顺手国号也给改了。就为迁都,武则天得罪的人海了,全靠刀把子硬实才做成这事。听

    说还有洛阳的官员来了,李诚就火了。p,李诚的名声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善良,阿猫阿狗都敢惦记一下了?关门,放皇帝!来啊!不对,是放皇帝亲自任命的御史!“

    大贵二贵,让来人止步。钱谷子,前去传话,巡查御史李诚在此,洛阳令伊何在?”李诚收起好脸,连着下达两个命令。牛家兄弟露出一脸凶恶,策马上前,举刀在手。“

    来人止步!”郑有道和白潜夫怎么都没想到,两个老卒拦住去路就算了,怎么还亮了刀?这是什么情况?再看钱谷子一阵疾驰,来到人群之前,眼看要撞上了,猛的一勒缰绳。人

    群被吓的纷纷后退之际,钱谷子立马举手:“巡查御史李诚驾临洛阳,洛阳令何在?”很

    好,洛阳令伊没来,其他官员一听“巡查御史”四个字,顿时各自驾牛车逃散。哪个都不敢往前凑了,这是巡查御史,赶紧回去报信,要粗大事了。

    贞观年的御史,那真是一群虎狼之辈。正经的讲规矩的,打着旗号仪仗出现的,那还算好伺候的。李诚这种微服前来,仪仗也不打,带着三五个随从过来的,不是来搞事的才怪了。

    你说官员怕不怕?他们哪里晓得,李诚只是嫌他们烦人。郑

    有道和白潜夫看傻逼了,这是什么情况?怎么冒出巡查御史来了?长安传信,李诚东去登州,没说是巡查御史啊。“

    潜夫兄,这是怎么回事?”郑有道有点傻眼了,赶紧问这位。白潜夫也一脸的糊涂:“实在不知还有此事,家父来信,只说是李诚东游,切勿错过机会。”白..

    松陵与武士彠是好兄弟,在武氏老家的时候,没少照顾杨氏和武家姐妹。两家的关系很好,武顺有个白家姐姐,只的就是白松陵的三女儿。

    白松陵在东宫为幕僚,自然是要为太子着想。奈何太子不喜欢李诚,几次劝谏无果,最后只好对李承乾说,太子啊,李诚会挣钱啊,不如属派人去接触一下,东宫花销很大的。其

    实白松陵另有主张,太子不喜欢,打着挣钱的旗号来结个善缘,谁知道将来会不会用上?于是给家里写信,让他的小儿子来洛阳等着,没想到武氏兄弟也在。

    白潜夫和郑有道相识,两人一番谋划,玩了这对兄弟一把。没法子,不能硬着头皮自己去求见李诚,丢不起那个脸。找个台阶下去才是正经。这

    帮官员打的好算盘,强龙不压地头蛇,到了洛阳,怎么也要接待一下。将来也好找上门去,到时候就算再不喜欢他们,撒点汤水也够他们用的。

    实在是李诚这个财神的名号,传的太邪乎了。一年百万贯的进项,这种话都有人信!

    这帮人也不动动脑子,朝廷钱不够用,绢布都用来当钱用了。一百万贯是啥概念?这

    世界上没脑子的人太多,就像网上传的什么八尺协定,多少亿金卢布。没脑子的才会信!傻逼太多,骗不过来的节奏。或者说,这些人未必就是傻逼,只是选择性的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。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卓尔不群(傻逼脑残)。官

    员都跑光了,剩下的一些本地士族子没走!他们倒是不怕什么御史的!也有一个愣头青在里面,觉得我不比李诚差多少,为啥要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