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四章 得到和付出
    面前两个盛装却素颜的北地胭脂,李诚不禁感慨,钱真是好东西。钱的威力太大了!..

    没钱真不行,没钱很多时候意味着没地位,意味着要挨饿。孔夫子都因为没钱,在陈蔡之间被困住,饿的走不动道。李

    诚要是没有点挣钱的本事,谁会理睬他?李诚要不是有财神之名,眼前这两个美娇娘又如何会出现呢?

    历朝历代似乎都有一个现象,士大夫阶层,一方面在道德和社会地位上打压商人。但是另一方面,他们的家人却在经商。

    两张嘴皮子,需要的打击商人树立逼格的时候,就把商人拉出来打一顿,杀猪。需要钱的时候,家里的亲戚生意做的风声说起。

    现在的郑氏和白氏,就是需要钱的时候。因为政治上,李世民肯定不会给他们机会。有了钱,就可以培养政治上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唐朝女人穿的裙子,胸上面一定是外露的。不是那种露出半个nai子的造型,千万别把电影电视里的造型当真了。即便如此,唐朝女人的穿戴,还是重点吐出了这个方面。

    只要有料的,就一定会努力的展现出来,不会去埋没。不像后来,发展到变态的审美,大户人家的女人,开始发育的时候就要束胸,不让nai子长的太大。

    一方面对自己家里的女人有变态的审美,另一方面在养育子女方面,却让乃娘这个职业兴起。是不是有点自相矛盾呢?或者说是扭曲!其

    实不然,所以这一切看似矛盾的东西,其背后都是两个男人对这个世界控制欲在作祟。

    “郑洁(白嬛)见过李郎君!”两个女人自报家门,低头见礼。这个姿势,方便李诚打量她们的冲浪之处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就是都很大。个头高,身材丰满。请不要误会,这个时代的女人并不以高个子为丑。林语堂的武则天传里头,对武则天的描写用了“壮硕”二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审美,并不忌讳女人个子高。也不存在什么小鸟依人,盈盈一握的流行审美。听

    到两人自报家门后,李诚对白嬛脱口而出:“要不你们俩把名换一换吧。”

    白嬛听傻了,这是什么意思?看看郑洁,郑洁也有点晕乎。心道,不会是避什么忌讳吧?于是点点头道:“就依着李郎君的意思吧,妾身更名郑嬛!”白

    嬛则道:“妾身更名白洁!”李诚一听她们当着了,赶紧摆手道:“开玩笑,别当真。”不过在心里还是感慨,白洁这个名字,好亲切啊!能

    接受被家里用这种方式送到这里来,白嬛和郑洁心里自然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了。唯一的念想,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不要太绝情,别穿上裤子就丢开她们,就像丢掉一块破布。所

    以,名字不重要了,李诚要是乐意,叫猫啊狗的,她们也会捏着鼻子认下来。屋

    子里点了四盏蜡烛,照的很亮。为什么刻意的点这么多蜡烛呢?就是要让李诚看清楚这两女的样子。可惜,李诚并没有再去看她们,挂逼的眼睛很好,刚才在外面看的很清楚了。低

    头不语的李诚,心里在想着怎么应对这个局面。退

    货是肯定不行的,只要李诚开了这个口,这两个女人回去就只能有一个选择,要么往院子里那口井里跳,要么一根绳子断送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李诚不免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,两个安静等待的女人的心,一下就揪起来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两人在仪态方面,还不能有太大的反应,只是身子微微一慌,脸上没变化。

    “两位娘子来此,真的是心甘情愿么?”李诚开口问一句,两人没想到会是这个问题。互

    相看看,谁先回答?还是郑洁站起来,抱手微微欠身:“回李郎君话,身为女子,来与不来,身不由己。妾身较之寻常百姓之女,自幼无衣食之忧,还能读几年书。多得一切,皆家族所赐。既然如此,谈何心甘情愿?无非是期盼送的人家好一些罢了。”

    白嬛也站起来道:“妾身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这话换个角度来理解,就是她们比起一般的人家,自小锦衣玉食的长大。家族需要的时候,自然有义务付出自己。

    “身为女子,不易啊!”李诚忍不住感慨一声,毕竟现代人的思维惯性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噗嗤,郎君倒是心善的,要替女儿家鸣不平么?”郑洁轻笑一声,带着不屑的意味。言

    下之意,现在你在为我们鸣不平,回头骑人的时候,你是不会客气的吧?李

    诚不免有点尴尬,抬眼看了一下郑洁,她倒是把头低下去了。李诚心里转了个念头,难道说她是要用这种方式来吸引自己的注意力?呃,别把人想的太坏了。应该是自己表现与这个时代的常理不符合。

    “此去登州,路途遥远,你们两个选择一下,是跟着我一起去登州,还是留在洛阳等着。”李诚甩掉了不切实际的想法,既然人都在这了,就不要矫情了。

    “我等来此的目的,就是陪着郎君,于旅途之间伺候李郎君。”郑洁抬头回答,相比白嬛,她似乎更具备面对现实的勇气。这种女人,往往对未来更有想法和追求。

    李诚对她有什么想法的态度就是三个字,无所谓。以这样的方式出现了还能怎么地?

    “你们下去休息吧,明日一早还要赶路。”李诚摆摆手,没有相好怎么处置她们。

    李诚不想把她们带回长安,尽管这样会显得很残酷。留在洛阳么?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。两

    女惊愕的互相看看,李诚居然让她们回去休息?

    “李郎君这是对我们不满意么?”白嬛显得有点慌乱的问一句,李诚这才反应过来,瞪眼道:“明天不用赶路了么?带着你们本来就走不快,再折腾一夜,还走不走?”折

    腾一夜,你有那能耐么?心里吐槽归吐槽,两女还是自觉的退下。

    李诚挠头,烦人啊。跟这些人打交道,今后类似的事情不可避免。你还别把这些士族看的多高多大,崔氏很牛逼的决绝了李世民,那是因为了李世民丢过来的公主,要嫁的嫡子。

    同样,如何要娶崔氏女,也只能是嫡女。郑

    洁这种庶出的女子,在家里的地位也就是那样了。至于白嬛嘛,白松陵要为太子的大业谋划,牺牲一个女儿算的什么。只要平稳的把李世民熬到老死就行了。

    吩咐一声,下面人的抬来热水,李诚有勤洗澡的习惯。泡在大木桶里,热毛巾盖在脸上,靠着桶壁思索的时候,听到了轻微的脚步生。李

    诚一动不动,似乎睡着了。郑杰和白嬛互相看看,李诚把丫鬟都撵出去了,身边没人怎么行?所以,她们只好自己来了。拿

    起葫芦瓤子,郑洁毫不犹豫的开口:“郎君坐起来,妾身为郎君擦背。”

    李诚拿下毛巾,坐直了身子:“你们怎么来了?不是说了早点休息么?”

    白嬛低声道:“郎君身边每个人怎么能行?体面还要不要?”

    这道理是没法讲的,这个时代就是这样。李诚干脆闭嘴不说,随便她们摆布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心里却是暗暗窃喜,白嬛的年龄小一些,不过十六岁。郑洁却要大一些,都快二十了。女人就没有不看颜值的,李诚是可以靠脸吃饭的水准。

    再看这身体,那就更是满意了。结实的身材,瓷白的皮肤,肌肉匀称清晰,身上有一些疤痕,却不是那么明显。对比关于李诚的传说,这些疤痕是战场上留下的。

    洗澡结束,换上宽松的衣服,李诚还是让她们回去休息了。自己也打算睡下。两

    女回到房间里,互相看看,白嬛道:“长安坊间有传闻,李郎君为了明月娘子,一怒烧了平康坊。不知那明月娘子,生的如何美貌?”郑

    洁听了淡淡道:“你我还是多想一想,如何让李郎君感受到家里的诚意吧!”李

    诚没留下她们,白嬛的不安和郑洁的不安,完全是两个丝路。前者以为,李诚是看不上她们的颜值。后者则完全是从利益角度出发,也就是说李诚顾忌的是凭啥白送一个女儿来?李诚要付出什么代价?又能得到什么?这

    么看来,白嬛还是少女心思,如果是她姐姐,也就是武顺的闺蜜,就不会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想到姐姐,白嬛的心思又乱了,正月里还听说姐姐要弄诗会,她还打算跟着去见识一下长安成第一才子的,没想到刚才见识到了裸着半身的李诚。人

    生的起伏转折,太突兀了!如果不是姐姐已经许了人家,出现在这里的就是姐姐了。李

    诚喝了点水,准备睡觉的时候,崔成来了。没

    看见两个女的,震惊失声道:“怎地,自成回绝了她们?”“

    我没那么矫情,大兄这时候来,有什么事情要说么?”李诚显得有点疲倦,不是身体上的疲劳,是心累。崔成露出轻松的表情: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为兄也是为两女而来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