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三十七章 贼胆
    糜箜还是觉得不要乱来了,当官的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见他低头不语,燕大便上前一步道:“哥哥不曾见过那娘子,小弟只是见她下车之时,面纱落下来,当时魂都不在身上了。”..

    燕二也上前道:“不如今夜叫上几个兄弟,摸进驿站,绑了两个娘子就走。小弟看那官员是个小白脸儿,身边不过三个随从。”

    燕大又道:“从来都是绑了娘子送到王府里,哥哥不曾快活受用过。不如今次把人送到城外,哥哥受用过了,待齐王归来,再送过去不迟。想那齐王对一个娘子,从来不会喜欢超过三天,不会留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没有骗我?”糜箜当然知道这兄弟二人的想法,无非是想分一杯羹。这也不算什么,回头自己快活了,赏给他们玩些时日,也不算甚么。燕

    大见他意动,知道他最是好色,拍着胸部窃喜道:“哥哥,小弟如何敢骗哥哥。哥哥不信,可去看一看就知道。驿站里有相好的兄弟,哥哥悄悄的去看一眼便知小弟不曾撒谎。”糜

    箜想了想,还是去看看再说。三人起身出门不久,长史派的人来了。没见着糜箜,便留下一句话。来人也没把一个游侠头子放在眼里,留下话就走了。回来报告,权万纪听了点点头,也没把一个游侠头子放在眼里就是了。驿

    站里有小吏与燕家兄弟相熟,糜箜到了一说,被领着到了一个院子里。“

    两个娘子就住在隔壁,小弟装着去问一问需要点什么,唤她出来哥哥就能看见。”小

    吏打着灯笼进了院子,站在门口招呼一声,里头听到动静出来的是郑洁。顶级士族家庭出身的女子,气度自然与寻常的女子不同。

    郑洁一脸高不可攀的样子,看着那小吏道:“你有何事?”小

    吏赶紧道:“下吏特来问一问,娘子们还有甚么需要的。这时候不早了,回头再来就不方便了。下吏是个男子,不好进去说话,只好委屈娘子移步。”隔

    壁院子里的糜箜趴在墙头,看了个仔细。顿时心跳如打鼓,燕大没有骗他,这等娘子整个齐州城都找不出一个来。再听郑洁开口说话,声音也好听,恨不能立刻去抢了走人。

    糜箜乃是色中恶鬼,家里十几个女子,但凡有点姿色的,都没逃过他的手脚。巴结上了齐王府之后,与梁猛彪和昝君漠颇为相得。自然得到了李佑的信任。

    李佑这货也是个混蛋,王府之中漂亮女人不是没有,他却偏偏喜欢外面的女人。尤其是喜欢别人的媳妇,但凡他看上的,糜箜都想法子搞到手,还帮着出主意瞒过权万纪那边。说是花钱买来的娘子,不是抢来的。

    他送进王府的娘子,李佑往往喜欢个三五天便不在乎了,丢在一边不管。或者送给梁猛彪和昝君漠,回头新鲜的进来了,又喜欢几天。好些个娘子,被弄进王府之后,又被弄出来,被糜箜逼着做了半掩门的hang妓。眼

    前这个娘子,糜箜只是一眼就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yu望。必须要搞到手才甘心。郑

    洁浑然不知自己被人盯上了,打发了小吏,回头对丫鬟道:“李郎君可有话来?”丫

    鬟道:“不曾有话来。”郑洁咬了咬嘴唇,暗道:“枉那李郎君,空有长安第一风流才子的名头,对我二人却是不假辞色。不说收了如房,这一路上也无半点亲热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正想着呢,白嬛也出来了,沿途住在驿站里,都是两人一个院子。旅途之间,倒也没那么多讲究,只是被冷落的滋味不好受。郑洁还从没受到男人如此的冷遇呢。

    糜箜还没看够,郑洁已经回去,不免一番顿足。这等天仙一般的娘子,弄到手里快活一夜,给个神仙都不换哩。这才看一会,还没看够,人却进去了。

    正要冲过去,被燕大燕二抱住,低声劝道:“哥哥不急一时,待到夜黑风高,我兄弟二人定将这娘子带出来,叫哥哥快活不休。”糜

    箜这才稳住心绪,脸上带着激动道:“差点忘了这是驿站,且放她一会。”李

    诚忙活半天,炖了一锅羊肉,做了一盘煎饼,让人送来院子里。天色已经完全黑了,屋子里点了蜡烛。没有电的日子已经习惯了,两个女人在烛光下看着,倒是多了几分颜色。“

    都饿了吧,准备吃饭吧。”屋子里有桌子椅子,这倒是很意外。看来人们对于改善生活质量的东西,穿的就是很快。不用跪坐吃饭,就是好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颇为意外,问了一句才知道知道李诚去弄了吃食。心里很是诧异!“

    郎君此举不妥,传出去都道我们姐妹不守妇道。”白嬛咬咬牙,还是说出来了。李

    诚这种话听的多了,笑了笑,摆摆手:“没有的事,你们还得习惯这个。我这个人就这臭毛病,嘴馋好吃。隔三差五的要自己动手弄吃的,并且乐在其中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白嬛无言以对,这人什么毛病都有,还有文人喜欢下厨干粗活的。不

    过这锅羊肉倒是炖火候正好,打开盖子香喷喷的,一看是铁锅,郑洁便道:“不想铁锅已经传到此间。”李诚笑道:“这你就错了,这是我让人带的。铁锅产量有限,关中河东洛阳等地都没饱和,轮不到这里呢。”

    白嬛听了便道:“为何不提高产量呢?都说李郎君为少监,去年铁产量提高了很多。”郑

    洁听了心中暗暗小心,这白嬛也不甘寂寞了么?要在李郎君面前表现自己。

    “说的简单,这铁锅如何做出来,怕是只有李郎君的作坊里才有匠人会做。再者这铁产量增加了一些,都拿来做铁锅不成?朝廷不修兵甲,农人不要农具么?”

    郑洁怼了一句,处心积虑的别苗头。李诚听了淡淡道:“钢铁产量是一个国家实力的重要标志,大唐冶炼水平当今世界第一。欠缺的是产量!少府监炼的钢铁,重要用于制作兵甲,少部分被我买来做铁锅。”

    “那农具呢?”白嬛是真不懂这些,不像郑洁,她就算不懂,也知道郑氏是有冶炼作坊的。只是规模大小不清楚,产量也不知道。郑氏就有卖农具的买卖。

    “农具主要是民间自己在做,朝廷哪里顾的上。山东士族自行冶炼者甚众。”李诚也是点到为止,这个问题跟两个女人谈不深。说

    着招呼两个女人吃饭,煎饼就羊肉,还有一锅汤。三人吃完了,才轮到两个丫鬟。李诚在一旁捧着茶杯,看着两个女人在准备沐浴之事。

    门口钱谷子探了一下脑袋,李诚起身出来:“有事?”钱

    谷子嘿嘿一笑,低声道:“怕是被贼子盯上了。”李诚狠狠的一愣,还有这事?这是齐州城啊,哪里来的贼子如此大胆?

    “确定了么?”李诚再问一句,钱谷子笑道:“再看看吧,**不离十了。”

    “驿丞那边,不要跟他说,我倒要看看,什么人如此大胆。”李诚交代一句,转身回来,取了自己的行礼。李诚带了个藤编的箱子,在这个时代算是比较少见。本意是打算让农庄的人多一个营生,不料这种野生的藤,山里却很少。无

    奈之余只好作罢,将来有机会弄出皮箱来就是。不要出门总是一张包袱皮,不然就是大木箱,非要用车才能装走。藤

    箱打开时,两个女人凑过来。李诚当着没看见,小心翼翼的将箱子里的滑轮弓组装起来,看的两个女人一阵惊讶。这玩意造型太怪异了!

    “李郎君,这是什么?”郑洁是个好奇的,大胆问一句。李诚笑道:“滑轮弓!世间仅此一件!”说着动手上了弓弦,张弓放弦,嘣的一声,力度十足。“

    怎地这晚上了,还要摆弄这个。”郑洁很聪明,一下就联想到别处。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你们不用管了,晚上不管听到甚么动静,都不要出屋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李诚出门,四下看看周围的环境。这驿站的位置在城东的一脚,周围一大片空地,差不多五十米之外,才有一些百姓搭的棚子。也不知道这驿站的选址是怎么弄的,都挨着城南了。距离东门还有不少路。

    李诚找到驿丞,他正在吃饭,看见李诚赶紧放下筷子要起来,李诚摆手示意:“你继续,我随便说两句话就走。”驿

    丞哪敢继续啊,端坐道:“上官请问!”李诚道:“这驿站如何如此偏僻?”驿

    丞一听这话,松了一口气道:“前朝之时,原来的驿站在东门的边上。贼人破了城池,一把火烧了三天三夜,原来的驿站被烧成白地不说,还死了不少的人。这才重新选址修建驿站,考虑到来往官员需要清净,特意选了这片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了点头表示明白,招呼一声便走了。驿丞这才松了一口气,拿起筷子继续吃饭。吃了两口又楞了一下,不会是燕家兄弟来搞事,被上官察觉了吧?

    想想不放心,拔了两口饭,起身出门去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