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四十九章 唯利是图李自成
    “我就这么招人恨么?”李诚无声的叹息,这一幕让人伤心了。

    出了房玄龄、李靖和褚遂良没说话,其他人都站出来,这帮人这个时候意外的默契。就一个目的,有多远滚多远,李诚别在长安呆着就行。

    为啥啊?很简单,李世民和李诚这对组合,威力太大了。一个是霸道英主,一个是双花红棍金牌打手。一个喜欢搞事,一个又很能搞事。

    以前李世民想搞事,大家一起上,喷他:昏君。十有**李世民就怂了!但是现在不一样了,你要喷皇帝,就得当心了,他养了个金牌打手李诚呢。

    要说对喷,李诚的战斗力爆表,现场真的没哪个人有把我喷的过李诚。

    而且这家伙的歪理一套一套的,你还挑不出毛病来。扣帽子么?这孙子扣帽子也是一把好手啊!加上后面有个皇帝靠山,说实话李诚不在长安,大家都觉得天气晴朗!这孙子回到长安才一天啊,群相议事他又来掺和了。

    长此以往,真不是个事情,得,他不是喜欢弄水师么,那就去呗,滚远点,最好别回来。

    一帮宰相怀着把李诚撵的远远的心情,难得团结一致战斗的时候,猪队友又出来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李诚资历太遣,官居水师总管,恐难以服众!”

    现场鸦雀无声!如果眼神能掐死人,褚遂良已经被掐死一万遍啊一万遍!

    水师总管要什么资历?你说,你说,你说啊!这么一个人憎鬼厌的东西,你非要留着他干啥?这么好的一个位子,想做出点成绩来怎么也得五年后了,让他去啊!

    “登善言之有理!”李世民的脸上露出微笑,李诚这货,用的太顺手了,还是要留着滴。

    就在一群宰相绝望的想杀人时?李靖咳嗽一声,缓缓起身,朝李世民举着笏板:“陛下,老臣有话要说。”李世民嘴角抽了抽,得,这老家伙一定是要搞事。

    “卫公请讲。”平时都是亲热的称呼药师,这会来尊称了,啥意思,你不要乱说话啊。你一个没立场的人,别跟这些宰相学。

    “陛下,吐蕃之事,臣以为尚有不妥之处。”李靖一开口,李世民楞了一下,不是说李诚就好。点点头:“药师乃兵法大家,定能拾遗补缺。”

    李靖道:“臣以为,牛进达可为总管,李诚为参军,从旁协助,定能不负陛下重托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一干宰相的心里都在卧槽。李靖啊李靖!你真是可以啊!

    啥意思啊?为了李诚的将来,李靖在给他铺路呢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原因很简单,宰相们都认为,打吐蕃是去捡功劳,不然侯君集那么积极么?

    李靖也是这么想的,一群土鳖,烂番薯臭鸟蛋,唐军一个能打他十个。以前李诚的地位低,吐谷浑一战,有点功劳也没怎么落下。都进了李道宗和侯君集这些人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现在李诚的地位不一样了,陛下的眼睛看着呢。谁敢在他的功劳上做手脚呢?

    李靖深信,李诚只要跟着去,一定能绽放异彩。

    在一个,这其实也是个折中的办法,李靖不认为李诚可以在水师总管的位子上做出什么好成绩来,蹉跎了岁月,浪费时间就不值得了。所以呢,李靖也豁出去了,非要把李诚弄松州去立功,积累资本,将来好当宰相。

    碾压了吐谷浑之后,李靖已经很久没有在朝堂上发声了。大家已经习惯了他的沉默,没想到李靖再次开口,竟然是为了栽培李诚。

    按说李诚这种天生地长的野生才子,做点俗务呢,大家是没意见的。比如说在少府监干的就很不错,但是你要迈步走进朝廷,在宰相的位子上发光发热,那就不能忍了。

    别人这么挺李诚,群相都不能忍,必须怼过去。但这是李靖啊!威望太高了!大唐军事第一人啊,他提出军事上的建议,你敢龇牙?你凭什么龇牙?

    李诚不开心,真的很不开心,一脸的苦涩。但是他却无法说李靖什么。因为李靖是好心,真的是想着他好。但是李靖无法理解李诚内心的真实想法,吐蕃那个鬼地方有什么好的?

    我才不要去呢!比起登州来,性价比太低了。

    没错,就算去松州,李诚也能搞出挣钱的花样来。但是比起登州那边,差距就太大了。李诚的目标,那是有生之年,让大唐的战船跑遍东南亚啊。你特么的让我去松州,耽误事啊!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宰相们一听李诚去松州,那肯定比在长安好啊。所以啊,大家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沉默不语,李靖举着笏板不语,双方都在坚持。

    “自成,意下如何?”李世民笑着看一眼李诚,放弃了留李诚的意思。李靖开口一次太难了,不能就这么回绝他。

    李诚淡淡道:“水师总管一职,给臣留着吧。免得无位子以酬臣之战功。”

    说完,视线环视一圈,一干宰相纷纷低头,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自成的意思,那是不愿意去咯?”李世民冷笑,竖子,千方百计想逃出长安。

    李诚拱手道:“陛下,臣这个人呢,无利不起早。也可以认为是个唯利是图之辈。登州也好,松州也罢,只要臣去了,就能挣个盆满钵满。各位宰辅,可有兴趣入股啊?”

    嗖!李世民丢过来一个东西,李诚敏捷的躲开,一看是个笔架,砸地上碎了。

    “当着群宰之面,如此自污,欲陷朕于何地?”李世民是真的生气了,这家伙竟然如此抗拒入朝。为此居然不惜自称“唯利是图之辈”。

    李诚微微一笑,抱手道:“陛下,臣不过是说实话罢了。此番前往登州,花了多少钱,臣都给朝廷挣回来。将来去登州,水师花费,臣给陛下挣回十倍甚至更多。”

    嗯,这还算是人话。不过一群宰相就不高兴了,这家伙总惦记给皇帝搞钱,皇帝有钱了就要搞事。一个皇帝,要辣么多钱干啥?将来有点啥事情,都不用求大家,自己就搞定了。还怎么逼着皇帝吃虫子?或者下罪己诏?

    李世民认可了李诚的态度,不过还是不想让他当水师总管,看看一群宰相,居然没人站出来反对,李世民无奈的表态:“就依着卫公之策。”好吧,又叫上卫公了。

    李诚一脸的苦涩,朝李世民一抱手:“臣领旨!臣告退!”说着转身就走,一刻都不想呆在朝堂之上。李靖看着李诚的背影,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李诚这个态度,多少显得有点不礼貌,但是一干宰相却没有说什么话。倒是褚遂良想站出来说话,被长孙无忌轻轻的拽了一下衣袖。这才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崔芊芊迎上来,李诚一脸抱歉道:“夫人,又要出远门了。这一次,怕是要走一阵子了。”崔芊芊听了面色一暗,还是笑道:“郎君为国出力,妾在家静候佳音。”

    李诚道:“这一次是去松州,要打仗的。”崔芊芊脸上的笑容凝固了,打仗是要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担心了?”李诚笑着往里走,崔芊芊跟上低声道:“郎君,一定要去么?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陛下,群相都在,不去怎么行?不过你放心吧,我不会出问题的。我这次是去做参军,出谋划策而已。”崔芊芊还是不安心啊, 战场肯定是有危险的。

    大道理都是骗人的,当兵打仗是本分,但是家里人怎么会不担心呢?李诚也不想用大道理来安抚她,只是笑道:“我得准备行囊了,估计出兵也就是三五日的功夫。”

    隔壁的武顺也知道了消息,不顾脸面的登门来了。

    “李郎又要去打仗么?”武顺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,李诚笑着安抚一句:“本朝立国至今,不是一直在打仗么?没什么大不了的,大丈夫要建功立业,就得拿命去搏。你放心,待我回来,就娶你过门,再管陛下要个诰命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这一次倒是什么都没说,还在一边安抚武顺。男人要出远门,这时候不该让他分心。李诚知道这一走,很多事情都要耽搁了。可惜,事与愿违啊。

    送走武顺,李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动手给程咬金、崔成写信。登州那边的事情不能停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长安城这里,事情也很多。李诚写好信出来时,崔寅及一干兄弟都到了。

    一番见礼后,李诚对众人道:“茶叶主要销往西、北两个方向,这次去松州,我也要带一些茶叶去试试看行情。可以弄个商队跟着去,我让郭怒领路,摸一摸那边的情况。北面就拜托六叔和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一干人等纷纷保证,请李诚放心的去,一定不会耽误事情。

    交代了长安的事情,一干兄弟告辞了,崔寅却没走。

    “自成,铁锅销售太快,生产跟不上了,是不是提价?”崔寅的目的居然是这个,李诚听了稍稍沉吟:“可以,不过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,重要的还是扩大生辰规模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铸铁锅的技术,只有李家掌握。你那个总管李晋严防死守,一干老卒跟猎狗一般,谁也学不去啊。”崔寅忍不住抱怨一声,崔氏有心学习冶炼及铸造的技术,冶炼还好一点,少府监那边挖工匠不难。

    铸造铁锅的技术想学就很难了,李晋别说让人靠近了,就算是崔芊芊想了解也不答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