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四章 商队
    原来这厮脸上还有几个唇印,一早起来不知道在哪个娘子的被窝里呢。

    “家主,快请!”郭怒赶紧往里请,脖子都红了。李诚讥诮的眼神,老郭也当着没看见。“

    刚才哪个婆娘是哪个?”李诚随口一问,郭怒嘿嘿道:“这里的东家,养了几个娘子,专做一些行走商人的皮肉买卖。此间娘子,比起长安娘子,自然多有不如。”

    李诚脸色一黑低声喝:“住嘴,不许再提‘长安‘二字,你就是本地的行脚商人郭怒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明白,我就是郭怒,这条线也是个老人了。”郭怒赶紧保证,李诚这才露出笑容道:“走吧,进去看看,对了,李山呢?”“

    那厮,唉,别提了。我可没敢让他住在这,不然光吃饭,就能吓死这里的娘子。”郭怒笑着解释,山原来也没个姓,后来李诚让他姓李。

    “怎么,他很吓人么?”李诚呵呵一笑,在堂前的小树墩上坐下,郭怒急急忙忙的进去,出来时手上多了个陶壶,几个套碗,摆在地上道:“贵客有所不知,那厮是个能吃的,还喜欢养獒犬。二月中我们走了一趟,不曾深入,回来时他弄来了两头獒犬。”藏

    獒么?李诚首先想到的是这个,郭怒还在絮叨:“那两头獒犬还小,他说替主人养的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郭怒还是很羡慕李山的。这傻人有傻服气,成为李诚的家奴,饭肯定是不缺他吃的。这一辈子,估计他也不用发愁了,反正他的思维简单,就听李诚的。

    郭怒还要各种操心,收集情报,打通商路。

    “嗯,那边什么东西最好卖?”李诚还是关心了一下这个问题,生意才是要紧的事情。“

    最好卖的自然是铁器,针头线脑,布匹,然后才是茶叶。贵客放心,他们只要尝到了喝茶的好处,今后茶叶就是最大的一笔买卖。”郭怒笑着解释,李诚这边的茶砖,让郭怒带来了不少,尝试着往高原卖,现在看来效果还可以。

    “你这边什么时候可以走一趟?”李诚想了想,问的很突然。郭

    怒一愣道:“随时可以走,那边的人手有三十几个,都是本地的熟手。只是这一路,最近可不太平啊,吐蕃正在用兵,关卡查的很严,只能走小路进去。驮运货物用的是牦牛,人都的靠双脚来走。”李

    诚淡淡道:“这不是问题,我们必须尽快走一趟。赶在夏收之前回来。”

    郭怒点点头道:“好,不过贵客这番打扮,可是实在不妥。”李

    诚一听这话,忍不住点头赞许道:“你倒是个谨慎的人,就听你招呼了,对外说我是从中原来的商人,这次来是为了茶叶买卖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端起茶碗,一看里面居然不是茶水,而是一碗米酒,本地酿造的浊酒。忍不住瞪了郭怒一眼,这厮嘿嘿一笑:“贵客,本地待客素来如此,入乡随俗吧。”

    李诚捏着鼻子喝了一碗,味道还行,就是米酒的一种初始状态,过滤了以后拿来待客。

    放下茶碗,李诚道:“你不懂了吧?我就是要做出与众不同的样子才行,所以啊,你的习惯了泡茶,另外要准备铜壶,走哪都要烧水泡茶来喝。”郭

    怒笑道:“贵客有所不知,高原上的人喝茶不是泡的,加了加好些东西,还有奶。”

    李诚反应过来了,酥油茶啊!青稞酒啊!

    “这次来还有一个要紧的事情,就是培养那些贵族,过上奢靡的生活。一句两句跟你也说不清楚,且带我去见李山等人吧。”不想在这里呆着了,楼上好几个本地婆娘,正在窥探。

    “贵客稍候,小的去梳洗一番就来。”郭怒赶紧告退,李诚在这个小院子里背着手四处打量,院子里有一口井,木栅栏围着,井口用青石砌成。

    进了后院,一个娘子对郭怒抱怨道:“才回来几天,又要走么?”

    郭怒走上前,笑嘻嘻的伸手在怀中摸一把道:“你懂个甚么?中原来了个贵客,要做一笔大买卖,只要伺候好了,将来你要穿金戴银,我也能供的起。”这

    娘子生的也还好,就是皮肤稍稍有些黑,抓住郭怒的手一看,手里多了一对金耳环,笑着接过,任凭他施展道:“既然是贵客,为何不带来这里住两日?屋里不是没有清倌人,生的也不差那些中原娘子几分。”郭

    怒抬手在她屁股上拍一下:“想甚么好事呢?中原女子,以白为美,贵客想来是看不上这里的娘子。你快去烧水来,我要梳洗一番,好去招待贵客。”李

    诚是怎么都没想到,郭怒能把联系地点放在这种地方。说实话,好处很多,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种地方鱼龙混杂,消息来源很广。什么人来了,都不会引起大惊小怪。不

    过李诚还是忽略了自己的魅力,站在院子里没一会,好些个娘子收拾的整齐了,从他面前走过,一顿眉眼儿乱放电。按说这是早场啊,她们不都还在睡觉么?

    可惜,李诚有事在身,根本不会动心。等郭怒出来了,一起出门了,李诚才疑惑的问一句:“这早上哪来这些娘子,走来走去的?”郭

    怒听了呵呵一笑:“贵客这等模样,浑身贵气,生的又好看。那些娘子,在松州哪里见过这等气度的贵客。此间假母动了念头,好叫娘子们施展手段,留下贵客住几日,挣一笔大钱不说,那些娘子也是爱俏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明白了,就是看脸呗,这世界一直都这样。长的好就是有优势。跟

    着郭怒在青石板的街道上走了一段,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下,郭怒抬手敲门,里头传出一阵低吼声,郭怒大声骂道:“李山,你这厮鸟,快把獒犬看好。”屋

    里传来李山的声音,也不知说的些啥,獒犬都安静了。打开门一看李诚站在外面,李山偌大的身躯立刻伏在地上,口中念念有词。郭怒抬脚踢他一下道:“让你学的汉话呢?说什么鸟语?也不怕贵客听不懂。”“

    神一样的主人,您的奴仆迎接您的到来。”李山这句话说的有点结结巴巴,但是可以感觉的出来,一定是专门练习过的。听着口音还是有点怪,但已经能听懂他说的意思了。“

    起来吧,进去说话。”李诚迈过高高的门槛,走进一看这也是个院子。三面是两层的木制小楼,探出一堆脑袋来,这些人一看就是彪悍之辈。眼神刁钻的紧,看见郭怒之后,这些人的眼神才好看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又来大买卖了么?”楼上有人大声问一句,郭怒笑道:“阿丹,你最好管好你的嘴,不要到处嚷嚷,不然这次不带上你。”

    楼上一阵放肆的哄笑,那人的打扮一看就是羌人,被调戏了也不生气,反击一句道:“掌柜的,你最好管好你裤裆里的雀儿,别让那些婆娘弄断了去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一片欢乐的笑声,似乎大家已经习惯了这样说话。郭怒尴尬的笑了笑,不安的看看李诚,发现他的表情正常,这才松了一口气,低声解释道:“都是些常年在刀口上讨生活的粗汉杀才,贵客不要见怪。”“

    你带我去安顿吧,抓紧时间准备,三日之内必须出发。”

    郭怒道:“别的都还好,就是茶叶和丝绸数量不多了,三日之间,很难备齐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你去同安客栈,找一个崔掌柜的,昨天就该到了。”郭

    怒领着李诚进去,这院子居然还不小,后面还有一个安静的小院子,郭怒开门进去道:“此间是专为贵客准备的,收拾干净后,就不曾有人住过,只有两个负责扫撒的丫鬟在里面。”这

    马屁拍的够精准的,这厮算准了李诚喜欢干净,这院子里收拾的整整齐齐,进了堂前,两侧就是住人的屋子。东边是主卧室,西边是丫鬟住。李

    诚进来时,西边的屋子里匆匆出来两个丫鬟,长的也算不差,岁数都不大,皮肤意外的白,紧张的双手捏着衣角,低头说话:“见过主人。”郭

    怒笑道:“这是一对孪生的姐妹,乃是一个流放到此的官员之女,官员染了时疫没了,就剩下这对姐妹。小的买了回来,安置在这里。”李

    诚不动声色的点点头,问那姐妹道:“都叫什么名字?多大的岁数?抬头说话。”两

    人抬头,果然是生的一模一样的脸,看清楚李诚的样子,其中一人大胆的开口道:“妾身为姊姊,唤作青鸾,妹妹唤作红锦。今年十二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心里一阵吐槽,mmp,死郭怒,你这马匹拍的水平太烂了一点吧?哥啥时候表现出洛璃控的倾向了?

    “把行礼都摆好吧,牲口安顿好!”李诚不去多想,这对姐妹带回长安,丢给崔芊芊去管理吧。将来大了再说话。西

    边的主人屋子里,收拾的也是干干净净,一张长塌,一应生活用具俱全。

    李诚简单的看看,还算满意,毕竟是松州边陲,能找出这么一个地方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从屋子里出来,李诚看见李山还在院子门口等着,身边跟着两条黑色的獒犬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