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五十八章 杀神!
    商队全部加起来也就二百来人,但是带头的李诚太猛了,李山次之。不等李诚杀到跟前,李山已经一轮横扫,杀出了包围圈,双手横着棒子,站在李诚身边。噗

    ,李诚一刀削掉半个脑袋,一股血和白浆混在一起,喷了李山一脸。这厮也不在意,抬手随意的抹了抹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上的血,转身嗷嗷嗷的叫起来,又杀进羌胡针中。

    一干羌胡看见李山就跟看见鬼一样,纷纷避之不及。这厮生的高大,杀神一般的,战场上的卖相比李诚强不少。

    反观李诚,身上却没沾多少血,每次一刀过去,都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,及时的避开喷出来的血。真不少李诚矫情,实在这群羌胡太弱,李诚忍不住的想装逼。

    噗,又是一刀抡出去,李诚一个侧部,躲开角度。面前的羌胡脑袋跳起来,喷血如雾。钱

    谷子和牛二贵也杀到了身边,他们俩就不一样了,浑身浴血。站在李诚两侧,一下对比就出来了,两个血人,一身白衣的李诚,看着就太干净了。

    偏偏身上没有沾多少血的李诚,一刀又劈出去了,这次又是及时躲开,跟上来的钱谷子没躲开,被喷了一身的血不说,脚上还缠住了一根肠子。

    战场上出现了奇怪的一幕,一个浑身浴血的黑厮,抡着铁棒在赶小鸡,所到之处,无人敢当。一个身穿白衣的李诚,身上看着最干净,几乎没沾多少血,似乎每一刀都力求帅气,中看不中用。但是结果都是一刀两段!一

    身白衣的李诚,仿佛是在战场上散步,随手一刀,随手又一刀,毫无幸免。不过是一刻的功夫,李诚身边再也没人了,那些羌胡只要李诚靠近,很自觉的跑开。

    突然有个羌胡喊了一嗓子:“2##¥¥……”李诚没听懂,实际意思却是:“杀神,他是杀神,快跑吧,我们打不赢杀神的。”

    战场上不下五百羌胡,第一个人带头跑路之后,影响了身边的人跟着跑。然后就像瘟疫一般蔓延到整个战场,如同退潮一般,全都掉头往山林里跑去。不

    到一刻的功夫,羌胡消失的干干净净,要说在山林里跑路,李诚还真的追不上他们。“

    贵人,不要再追了!”姚老三追上来,一脸的羞愧,着急的喊。李

    诚随手抓起路边一把简陋的长枪,当做标枪一般,往前狠狠的一甩。噗

    !枪头扎进一个身体,惨叫声中扑倒在地。“

    你追我干啥,赶紧去看看兄弟们伤亡如何,我这不会有事的。”李诚回头笑了笑,姚老三觉得自己的眼睛花了,打到现在,李诚的白衣上就一些小点点的血迹,还有就是脚上的鞋,外袍的下摆,别的地方几乎看不到血。一

    定是我眼睛花了!姚老三很确定的告诉自己,又仔细看一眼,发现没看错。

    “天爷!莫不是杀神在世?”姚老三失声叫了起来,一干商队成员看着李诚,深有同感。李

    诚淡定的表示,我没有装逼,实在是对手太弱!战

    场上并没有安静下来,姚老三很有经验,一边组织防御,免得被杀个回马枪,一边组织人收拾打扫战场。李诚则在路边找块石头坐下,摸出一个银酒壶,抿一口十里香,点上烟斗,慢悠悠的看着战场,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李山这家伙不知道去哪了,刚才他好像一直在追击。李诚一拍脑门,光记着装逼,没注意这厮了。想想李山的战斗力,好像还带着两头獒犬,应该不会有事。战

    场打扫的过程并不安静,不断有人呕吐。李诚制造的场面太过血腥了,不下二十人,被李诚砍成了两段,或者把脑袋变成两半。这一片属于三不管,但是路过的商队和土匪都很自觉,胜利的一方都不会暴尸荒野,免得引起瘟疫。

    把这条路变成死域,对大家都没好处,这也是一种默契吧。李

    山终于回来了,不但人回来来,还担着两个人活人回来了。李诚看见便站起来,姚老三看见了也跑了过来,郭怒更是连滚带爬的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,是朱十八,那厮突然袭击,配合羌胡,打晕了我们。”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两个人,在空中挣扎着叫喊。姚老三看看李诚,没发现什么,一脸阴沉的走过来。两

    个汉子被丢在地上,噗通一声,姚老三也顾不得兄弟情面了,噌的抽出一把匕首,指着两人道:“说的通,做哥哥的替你们向贵人求情,说不通,留你们个全尸。”

    这俩是探路的小队成员之一,商队之前,有一个小队,三人一组,相当于行军时的尖兵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的讲述,事情的真相出来了,三人小组在前面探路时,一个叫朱十八的成员突然袭击,打晕了其中一个,另外一个及时发现,与朱十八肉搏,刚把朱十八给捅翻在地,就被人一棍子敲晕了。

    醒来时,两人被绑在一起,嘴也堵上了,羌胡意外的没有下杀手,倒是那个朱十八,被捅之后没救过来,死在两人的身边。

    李诚不动声色的听姚老三审问,李山应该是追击的时候,在树林里发现的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“郭怒,你觉得如何?”李诚没有表态,而是问了一声郭怒。

    老郭稍稍为难道:“不太合理吧?为何要留下两人的性命,还要费手脚绑起来。”一

    句话说的两人脸色巨变,这就是要送他们的性命了。其实郭怒也很为难,姚老三更为难,眼下的当务之急,是个人都会给自己摘干净,顾不得那么多了。好

    在郭怒话锋一转道:“贵人,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下手的羌胡,是个心软的。”

    “郭哥哥说的对,就是心软的。”其中一人赶紧辩解,姚老三一脚踹翻他:“闭嘴,不到你说话的时候。”其实这个时候辩解是最蠢的,姚老三是在救他们呢。李

    诚看看姚老三道:“姚谦,你觉得事情该是怎么样的?”

    这时候郭怒低声道:“贵人,刚才打扫战场,好几个羌胡都是以前见过的。”姚

    老三道:“贵人,小的说话未必有用,那边还有几个羌胡活口,抓来问一问就知道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很意外,看看姚老三,心道这家伙果然有一套,之前不把人带过来,现在才带过来,关键时刻把自己给洗干净了。但是李诚不打算就让他好过了,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姚老三心里一颤,暗道:坏事,聪明过头了!贵人是在怀疑,之前在串供。

    好在李诚很快就淡淡道:“带来问问也不坏。”受伤没掉的羌胡有六个,都是被弩箭射伤了,倒在地上起不来,但是又死不掉的那种。被抓到后,也没人给他们治伤,弩箭还在身上插着呢,都不带给他们拔掉包扎的。

    李诚见状道:“先给他们伤口处理一下,免得死了晦气。”立

    刻有人去给一干活口处理伤口,也没什么烈酒消毒,就是用盐水洗一洗,然后爆炸起来。缝合伤口的说法自然是没有的,他们也不会这个。“

    一个一个的带过来问,看看口供上有没有区别。郭怒,交给你了。”李诚淡淡的吩咐,郭怒一脸的感激,至少李诚没有怀疑他。姚老三一脸的尴尬,李诚对他不算很友好了。李

    山过来,叽里呱啦的说一通,李诚不明白,姚老三跟着呢,赶紧翻译:“他说有泉水,可以洗一洗。”李诚呵呵一笑,跟着李山走过去,在一处树林边,有一条小溪。水清且浅,漫不过小腿,清洗足矣。李

    诚不紧不慢的在溪边洗着,李山在下游也用手捧着水洗自己头上脸上的血。

    等到李诚洗好了回来,郭怒立刻过来道:“问清楚了,口供一致,前天夜里,松州城里有人到了寨子里,头人热情接待后,给大家发酒肉,带着一个寨子的青壮在这等候。”“

    是哪个寨子?”李诚没想到是这个结果,郭怒露出愤怒之色道:“冷水寨!距离此处大约五十里,走路要走一天的。”“

    怎么,你认识冷水寨的人?”李诚好奇于郭怒的反应,郭怒点点头:“以前没少去,一般来说,寨子里的人是不会对商队下手的,他们对商队只有欢迎。没有商队,他们没地方买东西。松州城里,确实有一些羌胡,但都是归化的熟羌。”“

    嗯,接着说。”李诚似乎明白了,郭怒又道:“羌胡分生熟两种,熟羌主要分布在松州城以东,生羌在羁縻地。三不管地区的羌胡半生半熟吧,这一次冷水寨的人会动手,是因为老头人死了,换了个新头人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换了新头人,也不应该对商队下手啊,他们又不是土匪。”李诚还是不明白。郭

    怒苦笑道:“这一片的土匪才没有这么傻呢,二百多人的商队,没那股土匪敢下手的。土匪也是买卖人,只做挣钱的买卖,伤亡太大,首领不会干的。冷水寨的新头领,跟唐人有仇呢。早几年前,他家大人是被韩总管带兵剿匪时给杀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