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一章 分赃
    大火席卷了整个寨子,一行人赶紧撤出来,就在对面的土坡上,看着火海中的冷水寨,身后传来女人的叫喊上,李诚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一眼,几个女人正在被拖到路边的草丛里。一

    群商队成员正笑嘻嘻的看着,手里拿着刀,威胁那些想出来阻止的女人安静。叶

    勇等人眼神里闪动着跃跃欲试,李诚张了张嘴,什么都没说,转身回头看着大火中的冷水寨。距离天亮还有一会,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抹黑赶路的必要。随

    着在这个时代呆的时间越长,李诚发现自己的心越发的硬了。身后发生的事情,已经能做到熟视无睹了。类似的事情,在吐谷浑时就经历过,当时李诚心里很不舒服,现在则无法荡起一丝涟漪。

    我们的历史书上,很少会记载这些,即便是有也可能是短短的几个字——奸淫掳掠。实

    际上这短短的几个字背后,是无数的哀嚎和血泪。整个历史浓缩了就两个字——吃人!

    李诚不是圣母,他做不到心怀天下,他只能做到保护亲人,保护自己人。“

    不许碰处子,破了身子就不子值钱了!”姚老三的骂声想起,李诚回头,这货正在用脚踹一个成员。姚老三的身后,蹲着二三十个女的,看上去年龄都不大。

    发现李诚看过来,姚老三赶紧一溜小跑过来:“贵人,这群粗坯等不及了,我让他们滚远点。”李诚面入沉水:“让他们当心点,这些娘们野的很,别被伤着了。谁要是被伤了,自己爬回去,没人有那个闲工夫招呼他。”

    李诚不是同情那些女的,而是担心非战斗减员,男人在快活的时候,会忘记一切的。“

    这么多女人,带着走商肯定不行了。”李诚又点了一句,姚老三听了笑道:“贵人放心,回去之后,立刻派人去关卡处,那边就有做人口买卖的贩子。我们挑一些身子结实的带着,其他的都发卖了,最多一天的功夫。”“

    嗯,你看着办吧,左右已经耽误了。”李诚说着有转身,不再看他们摆弄。天

    边终于出现了一抹亮色,一百多个女人,准确的说是一百零六个,被绳子绑着手串在一起,押着上路。要不怎么说这帮人是熟手呢,绳子都是自带的,看来是早有预料了。“

    贵人,现在火势小了,我带人进去再看看,别的家不敢说,野高的家里有些好东西。”姚老三过来,笑着建议一句。李诚不免诧异的看着他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姚老三回去,拽着一个女的过来道:“她是野高最喜欢的妾,她知道藏东西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李诚抬头看了看这个女人,居然没有被野高带走,这是当时情况太危机了,估计是顾不上了。事实也差不多是这样,野高确实带着她一起走的,但是李诚等人杀过来太快了,这女人脚下一个不注意,绊倒了没起来。李

    诚等人杀来时,她躺在一边躲着没敢出来,等到姚老三等人杀到时,撞了个正着。这

    女人似乎没有被侵犯,衣服穿的还算整齐。李诚上下打量一番时,发现她也在看自己,眼神里充满了仇恨。姚老三在一边笑道:“贵人,她是这里头长的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李诚明白他的意思,呵呵一笑道:“是么?好在哪呢?”李诚真没觉得她长的好,比颜值,甚至都比不了家里一般的丫鬟。

    “她白啊!”姚老三笑着解释,李诚这才注意到,相比其他女人,她确实比较白一些,接近中原女子的肤色了。“你觉得长的好,就自己留下吧。我不用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摆摆手,示意身边不需要女人。姚老三想劝来着,见李诚已经转身,便熄了心思。再一琢磨,这一路还是少带几个女的吧。作为最高头领的李诚,作战身先士卒不说,身边还不需要女人伺候,其他人也有脸带着女人伺候自己?

    姚老三了十几个手下进了寨子,火还在烧,但是火势已经小了很多。幸运的是,周围的山林没有烧起来,可能是因为潮湿的缘故。回

    来的时候,这群人居然赶着一群牛出来了,还有一辆牛车,咿咿呀呀的走着。牛

    车里全是铜钱,背篓里也是沉甸甸的,一看就不轻松。走路都费劲,这些人却都笑的很开心。见到李诚,姚老三赶紧解释道:“贵人,生发了,这笔买卖做的值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淡淡道:“你就不怕石头寨的人赶来么?”一句话说的姚老三浑身一抖,赶紧道:“正是,大家都快点,把金银分一分,抓紧上路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着都想踹他一脚,这时候还惦记这个,果然是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“

    别分了,回到驻地再说,你带着人先走,给我留个向导,我要留下来看看。”李诚赶紧开口,让他们滚蛋。姚老三等人也不笨,一百多个女的呢,每人都能带点东西。没

    有容器?姚老三又派人回去跑一趟,带回来两匹布,扯开后包裹财物,让那些女人背着带走,反正要分摊一下,别耽误赶路。

    李诚带着四个人两条狗留下来,找个隐蔽的地方看着寨子的方向。

    等了半个时辰,太阳出来了,陆陆续续的看见有十几个人回寨子里,小心翼翼确定没有追兵了,李诚才转身走人。想不到那野高竟然没杀回来报仇,看来是被吓坏了胆子。

    李诚等人走的快,追了不到一个时辰,就追上大队。这时候看看这群人,倒是没有了之前的散漫,前方依旧安排的探子,后面有序的跟着走。可见这些人能活下来,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回合大队,继续赶路,午饭都没吃一口,午后回到了营地。

    看见李诚回来了,郭怒才算是放心,再看看战利品,大家都乐开了花,都说这笔买卖做得。这世道果然是杀人放火金腰带,抢劫才是最快的致富之路啊。

    派人快马去关卡处,接着开始分赃。别看这些人留下的人都没去,但肯定要有一份,只是多少而已。姚老三倒是个会做人的,分赃的办法很简单,拿出六成来,给去参战的人分了。余下的给留下的人平分。至于那些女人,不算在分赃的财物内。这

    些女人呢,已经属于参战人员的集体财产。众人自然没有异议,没去的人能分一份,还有啥可说的。金银称重,换算成铜钱,然后分赃。李

    诚自然是一个铜钱都没要的,都给了钱谷子和牛二贵,李山也没要,他就抱着一根铁棍,跟在李诚身边。还有一个人死活要跟在李诚身边,就是那个野高的小妾。原

    来她跟姚老三达成了协议,带路去搬财物,还给她自由。姚老三说话算话,还个她一包金银细软安生用。本意是她回头跟着那些人贩子去松州,但她却抱着一个包袱,跟在李诚身边,怎么撵都不走。

    李诚无语了,走哪这女人都跟着,只好问她:“你到底要干啥?”“

    他们都不是好人!”这女的会说汉人本地方言,勉强是能交流的。

    啥?李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忍不住噗的笑道:“就数我杀人最多,你说我是不是好人?”

    “你,你的人,都没有动那些女人,你是好人。”女子的逻辑太特别了!“

    我要去走商的,你看见商队没?别跟着我啊,路上出了事情,没人管你。”李诚可不想带着她一起走,郭怒在一边出个主意:“要不,让人给她送到松州宅子里等着?”

    李诚摆摆手:“你看着办,我真没心思管她。”人贩子商人来了几十号人,一番讨价还价,最后一个女的都没留下,全都卖了。不是姚老三不想留,而是他心里琢磨,李诚一个不带,其他人凭什么?再说这一路,也不怕没女人啊。

    商队的成员,上了高原就是最受欢迎的客人。

    又耽误了一天的功夫,安排好岗哨,大家早早睡下。李诚带着帐篷,还能睡个好觉。其他人就简单了,就是一条毯子,卷着身子就席地而卧。这些人带着硫磺,营地内撒了一些,驱赶虫子和蛇,免得晚上被咬。天

    还没亮呢,商队就起来了,收拾收拾,黎明前的黑暗中,吃了点早饭,踩着晨雾和第一抹晨光,继续这一趟的商途。大

    概是第一天就遇见劫匪太衰了,把霉运都走完了,接下来连着走了十天,都没有发生意外。李诚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,这一路也太过安静了,一个活人都没遇见。姚

    老三解释,吐蕃正在用兵,羌胡也好,本地土著也罢,都不会太过活跃。这样以来,商路上反倒是太平了,野高那个傻逼除外。这

    一日午后,前方的天空出现一股烟,直直的朝天空升起来,就像一根柱子。

    看见这一炷烟的时候,郭怒兴奋的叫道:“到了,到了,终于到了。”商

    队的出现,惊动了这个部落的人们,远远的就有人骑马过来,看清楚是商队后,发出一阵欢呼声,哇哇哇的怪叫着打马返回。

    李诚注意到一个问题,骑马过来的是一个小子,年龄不会超过十五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