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六十二章 交易
    帐篷出现在视野中,一群人骑马迎上来来,李诚在队伍中,始终安静的看着这些人。都是一些老人和孩子,青壮男子都出去打仗了。真是一个有趣的现象,一方面双方正在对立战争状态,商人们却得到了最热情的欢迎和接待。

    李诚想到了明末,想到了所谓的八大皇商。比起眼前的商队,明末那帮商人,真是在喝同胞血的过程富起来的。眼前的这支商队,一把作为商品的兵器都没带,全是盐巴茶叶布匹之类的生活用品。高

    原上的牧民,对生活物品的渴求,超出了李诚的想象。为

    首的老者远远的就下马了,张开双臂拥抱姚老三和郭怒等人。李诚没有上前,但是很快姚老三就领着为首的老者过来了,叽里呱啦的一通说,老者上前的时候,李山挡住他,也是叽里呱啦的一通说。郭

    怒赶紧充当翻译,那意思,李山表示李诚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存在,他这种低劣的贱民,没资格跟李诚说话。老者的脸上一阵诧异时,李山把铁棍狠狠的一插,两条獒犬也都跟上来,做好了攻击的准备。老

    者最终没有能跟李诚说话,而是对着李诚的方向隔着李山玩下腰,口中大声说了一句话。郭怒翻译过来是:“最高贵的人啊,卑微的人只能远远的祝福您。”

    李诚的本意可不想这么高调,但李山这么做,肯定有他的原因。李诚决定相信李山。

    等到老者开始对着李诚,缓缓后退时,马背上的李诚开口道:“下马!让他过来吧。”李

    山立刻来到马前,跪伏在地,让李诚踩着他的背下马。吐蕃老者看了一眼,身子伏下,连连磕头不语。李诚下马之后,李山起来,上前招呼老者过来,都不让他走,让他一路爬过来的。李诚颇为费解,但没想着立刻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老者到了跟前,李诚才一番问话,也许是李山的样子太有说服力了,老者显得很顺从,有问必答!李诚大概了解了一下,这个部落不大,也就是三百多人。部落里四十岁以下,十五岁以上的男丁,都被赞普点了兵。余

    下二百多人,都是老人和孩子。为啥是四十岁以下呢?其实很简单,人均寿命摆在那的,一般人活五十岁就是高寿了。

    这个季节,高原上的积雪还没化完呢,正是生活用品奇缺的时候。打仗归打仗,但是商队是不会被军队攻击的。只要能战胜土匪和恶劣的环境,到了这里就是最高待遇。

    相比于中原的繁华,高原上可以说什么都缺。很快李诚就让这个叫巴特热的老汉知道,他尊贵在什么地方了。李诚的臭毛病,出门在外,自带铁锅,自带餐具和佐料,还有帐篷。为

    了这些东西,郭怒还抽出了五个人手,五头牛驮着。哪怕少挣钱,也不能不带这些。

    一个湖泊的边上,几十个帐篷散落四周,牛羊在圈内。地上还有残雪,扒开雪能看见低下的嫩芽,正在顽强的滋生。

    郭怒让人给李诚支起帐篷,自己做李诚的专职翻译。听他的介绍,李诚进一步的了解了这里的情况。这地方算是地势较低的,想挣大钱,其实应该更加深入。但是姚老三担心李诚的安慰,选择了这个高原边缘的一个部落。

    商队就在这里停下,不会再往前了。如何交易呢?很简单,看见那些策马离开的少年没有,他们就是去周边的部落报信的,通知他们有商队来了,两天之后在这个湖边交易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部落迎来了商队,都会用最大的热情来接待。草原上非常闭塞,商队来带的不仅仅是交换的机会,还有部落的热闹。

    李诚的帐篷在湖边扎好了,帐篷外架起铁锅的时候,姚老三领着巴特热老汉又来了。“

    贵人,他非要请贵人晚上去他家的帐篷做客,小的做不了主。”姚老三解释一句,李诚露出微笑道:“替我谢谢他,告诉他,晚上就在这里,我请他吃一顿好的,明天在去他家里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姚老三翻译之后,老汉脸上一阵狂喜,跪在地上五体投地,以此来表达感谢。

    草地上铺了一块巨大的毡子,这时候李诚有点后悔,没带上几个丫鬟装逼了。不过不要紧,崔氏的护卫们,穿上最好的衣服,帮助张罗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火堆点了起来,高原上想找点柴火可不容易。大铁锅里香飘四溢,早早就炖上了杀好洗净的羊肉。白瓷的餐具摆上,餐具里还有几盘干果,也不知道郭怒是怎么想起来带这个的。这

    地界想蒸包子不现实,有铁锅就只能弄煎饼了,钱谷子临时充当了大厨。李诚在一边指点,部落里送来的牛肉,用作料腌制好之后,用钎子串起,放在一边备用。

    老者不是一个人来的,带来了十几个部落里是少女,这些女孩子都很能干,很快就投入到帮忙准备晚餐之中,也让钱谷子轻松了很多。“

    条件简陋,今天就这样了。”李诚从帐篷里出来了,换上一身干净的白衣,围着一狐皮的围脖。李山抱着一卷熊皮,跟在李诚后面。对老者客气一句,也不等他回答,李诚就自己走到主位上落座。落座之前,李山麻利的铺上黑熊皮。李

    诚这才落座,叶勇带着两个土著女子过来,摆好小案,再摆上茶具。白

    瓷茶具在这个时候,显得格外的高贵,巴特热的心目中,只有草原上最尊贵的人,才能用上这些生活用具吧?李诚示意他喝茶的时候,老汉的手都是抖的。捧着白瓷碗,茶水撒了一些,落在衣襟上,老汉也不觉得丢人。这

    个时代的草原,太落后了。对于面前出现的一切,都觉得是非常的珍贵。

    一碗清可见底的白酒摆在面前,一碗香喷喷的羊肉,一盘面香浓郁的煎饼,一盘烤好的牛肉,就是今天的晚饭了。夕阳挂在天际线上时,李诚举起手里的酒碗:“喝酒!记住,一小口,别喝多了。”老

    者开始还误会李诚是觉得这么好的酒,一口喝了太烧钱呢。但是喝下一小口之后,巴特热感觉到了深深地惭愧,那种火烧一般的感觉,在全身蔓延的时候,他才知道自己要是一大口下去,就得醉在当场。美

    酒美食,招待了这个部落地位最高的老者,结束的时候,李诚送了他一点礼物,一把匕首,一个铁锅,还有一套白瓷餐具。巴特热再三的拜谢,醉醺醺的踩着步伐,倒退出去十几步远,然后才敢起身,转身回去。回

    到帐篷里准备休息的时候,李诚看见门口两个少女,被李山给拦住了。这货一通叽里咕噜的,不知道在说啥。好在郭怒及时翻译,大概意思是她们现在不能进去,要等李诚回来。草

    原上的女人有多凶残,李诚不是没体会过。看见这两个少女时,李诚想到的是卓玛。在草原的另外一边,那个女孩还好么?

    黑夜之中,温暖的帐篷内,热情让李诚忘记了一切,挥洒着这些日子憋下来的存货。这是两个未经人事的少女,高原生活给她们极大的忍耐力,竭力的索取,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孩不会要求李诚任何东西,她们索要的东西已经得到了。早

    晨起来时,李诚觉得背有点酸,大概是不习惯高原吧。身边的少女还在沉睡,昨

    夜的一幕,在每个帐篷里都在上演,商队的成员们,成为部落女人们最抢手的客人。撒落下了无数的种子!可不要觉得草原上的女人轻贱,真不是这个情况。

    近亲繁殖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,这点人类早就发现了,即便是游牧民族也知道。血

    统论其实是很扯淡的一个事情,看看欧洲的王室就知道了,生了一堆低能儿,还有血友病携带者。表哥表妹之间自产自销,给人类医学提供了最好的病例。

    休息了两日之后,商队开始忙碌了,附近的几个部落,都来了牧民,带来了自己的用于交换的商品。高原上的主要交换物品还是皮革,只有少数的金银。李

    诚自然是不会参与到交易中去的,每天就是骑马四处溜达,早出晚归。晚上就着蜡烛画地图,把这附近的一切,都标注在地图上。一时半会是肯定用不上的,将来可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交易,持续了五天之后,前来交易的牧民不多了。姚

    老三等人带来的货物,还有一半没有交易出去。李诚让郭怒带来的茶叶,剩下不多了。不是茶叶有多好卖,而是李诚要求下,郭怒把茶叶当做赠品,送给了那些前来交易的牧民。

    只要牧民这一次得到了茶叶的好处,今后都离不开茶叶了。

    姚老三来见李诚,提出他要带着自己的商队继续深入,估计要走半个月的时间,才能到达下一个可以交易的地区。他来问李诚的意思,是跟着一起走,还是留下来。李

    诚当然是跟着一起走了,收拾收拾,带着行囊,挥别了两个泪眼婆娑的少女,这一别大概就是永别了,这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了。就算李诚原路返回,这个部落也可能就迁徙了。草原上的部落,不会永远的留在一个地方。李

    诚和两个少女的交易,可能只是这短短的一段时间。能不能孕育出新生命,还得看运气。走之前,李诚把买有送完的茶叶,还有没卖掉的盐,赠送给两个少女一批,算是了结了这一段露水姻缘。前

    方的路还很远,商队又要往前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