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八章 凌烟阁里的奇葩
    中年帅哥醉的不知人事,妖媚女子伺候睡下,招呼丫鬟看好了。

    出来转过屏风,后面窜出来小白脸慎几,抱着就是一阵乱摸乱啃,伸手去解她衣裳。妖

    媚女人推开,回头看一眼道:“怎地跟如此猴急?这里是长安,人就在里面睡着呢。”

    慎几笑道:“那可是十里香,张亮再好的酒量,喝了一斤酒,一时半会哪里醒的来?”说

    着又要贴上来,被女子推开道:“好了,可见着那李自成的人?”

    慎几脸色微微阴沉,很快便露出笑道:“怎么?有我这个儿子还不够,还要再养一个?”

    女子露出得意之色,噗嗤一笑:“倒是个爱吃味的,坊间流传,李自成有九牛之力,怕你吃亏呢。”慎几这才笑道:“张亮几百个假子,一个人再能耐,又打的了几个?”

    “你一点本事全在嘴上!李自成可不一样,这一回我有点害怕了。”女子如是说来,慎几冷笑道:“慎宏那边一年下来,也有八百到一千贯的进项,如今说没就没了。张亮不在长安,这口气也就忍了,如今回来了,自然要算算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点本事还是算了,这事情还是看张亮怎么做才是。”女子一脸的关心,慎几笑着抱紧道:“那是自然,就等他找上门来,也好从他手里讨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别在这,去我屋里。”女子情动,一声低吟……

    事情一点都不难查,没报上字号,长安城里就没有不透风的墙。“

    张亮的儿子?”李诚听了钱谷子的消息,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私生子,说是当年这厮在外厮混,搞出来的私生子。长大后找上门来了,叫做张慎几。”

    李诚有点懵,张亮哪来的私生子?不对,再仔细一想,想到了。这位可不是什么私生子,这事情得从张亮休妻另取了李氏说起。这李氏貌美如花,很会对付男人。后人怀疑李氏为宗室女,这个可能性不大,没有明确记载的东西不足为信。张

    亮迷信占卜,这李氏就是这方面的高手。另娶之后,张亮仕途顺利,对李氏更是宠信有加。在邺县的时候,一个卖笔的小帅哥进入李氏的眼帘,两人很快勾搭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李氏跟张亮说,这是你的私生子。也不知道李氏怎么说的,反正张亮就是信了。还给他起个慎几的名字,就当做亲儿子对待了。张

    亮不在家的时候,张慎几就接他的班,这对狗男女搞的人尽皆知,就是张亮不知道。正应了那句话,婚姻中的男女出轨,反正最后知道的肯定是配偶。

    问题是,张亮对李氏的信任可谓执迷不悟,李氏占卜后得出结论,张亮有当皇帝的命,于是张亮就准备谋反,最后自然没个好结果。当然了,凌烟阁里头,张亮还是占了一席之地。不能不说,挺可惜的,这是个人才,深得李世民的信任。还

    有一种说法是,李氏跟这个张慎几私通,根本就不避着张亮,还当着他的面办事。不知真假,由此才引出李氏为宗室女之说。姑且当做是传言吧,传言总是缺乏可信度。聪

    明人也有犯傻的时候,张亮犯傻就在迷信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占卜巫蛊上头了。李

    诚费解的是,张亮怎么会主动招惹自己?这家伙不傻啊?弄一堆干儿子的目的,不就是敛财么?为了所谓的干儿子那点破事,来跟李诚叫板?不是脑子坏掉是什么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李诚肯定不能罢休!这事情要是都能忍,那全大唐都会相信,李诚大小通杀了,那还怎么做人?“

    去把老卒们都叫上,带上家伙!”李诚一声吩咐,钱谷子满脸兴奋的应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庄,码头上的胡汉三百无聊赖,树荫下躲日头呢,敞开襟怀,一个大茶壶在身边,拿起来直接对着嘴往肚子里倒:“这鬼天气,能热的死人。”胡

    汉三尚且如此,码头上的力子,自然是个个浑身是汗。汗水湿透衣服,又晒干了,又湿透,周而复始,这一天下来,也不知道多少回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码头上的力子,也是这一带很受追捧的职业。辛苦是辛苦,挣钱多啊。李诚修了码头,直接丢给胡汉三,并交代每日收益,上缴四成,胡汉三拿一成,余下的给力子。..

    并反复告诫,力子挣点辛苦钱不易,万万不可克扣盘剥。

    在李庄一年多,日子平淡悠闲,胡汉三娶了个小媳妇,置办了宅院。又

    有一条船靠上码头,胡汉三站了起来,扯开嗓子喊:“都给我仔细点,家主赏口饱饭吃,你们要知道珍惜。不好好干的,偷奸耍滑的,自己滚蛋。手脚不干净的,打断手脚撵走。”正

    在得意的发号司令之时,马蹄声传来,胡汉三扭头一看,一骑飞至:“家主有事,急招老卒。带上家伙!”钱谷子一脸的兴奋,胡汉三听了这话,顿时热血上涌。“

    你去招呼其他人,我回去拿家伙。”说这话,撒开脚丫子就往集市奔。进了家门,小媳妇出来迎接时,他也不废话:“我的披挂呢?找出来。”小

    媳妇脸色一惊:“怎么,要打仗?”胡汉三不悦道:“问这些作甚,家主急招,赶紧的。”一

    身皮甲装束完毕,久违的血气又找回来了,胡汉三抽出横刀看看,平时保养的很好,依旧寒光闪闪。“走了,在家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从李诚发出召集令,到一干老卒汇聚平康坊,前后也就是一个时辰的光景。怀

    贞坊李宅门口,因为一干老卒整装汇聚,气氛突然变得压抑了起来。来往行人不敢驻足,只是在远远的看着。这些老卒人人披挂在身,腰间横刀,牵着马列队肃立。李

    诚迈步出门时,老卒们整齐的一个立正,腰杆挺直,目视家主。

    “都来了,你们还能打么?”李诚平淡的问一句,众老卒整齐的呐喊:“愿为家主效死!”李

    诚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看了一眼杜海,这可是个瘸子,但是却站的比谁都直。

    翻身上马,李诚举起手:“出发!”

    这只马队出现在大街上,立刻引起了轰动。没法子不轰动,李诚在最前面呢。

    这是出什么事情了?消息瞬间四散而去!等到李诚带着一干老卒,杀到张亮家门口时,大兴宫里的李世民也得到了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汇报。“

    啥?”李世民惊的跳了起来,按说李诚跟张亮也没啥交集,怎么突然出这么一档子事?

    大太监这才道:“圣人,昨日武氏遗孀杨氏,携二女在街上,车队遭人拦截辱骂。”“

    张亮干的?”李世民奇怪的问,这有点假,张亮没那么傻,也做不出这么没格调的事。“

    张亮的几十个假子,带头的是张慎几。”大太监自然是知道的,只不过之前觉得不是啥大事情,就没向李世民汇报。现在李诚反应如此剧烈,自然要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坏了!赶紧让宿卫去看看,别闹出人命来。”李世民一拍大腿,肯定要出事了。

    张家的门口吓的腿都软了,门口突然来了二十号骑士,杀气腾腾的,想回去报信,腿都使不上劲。要知道,这是郧国公的府上啊。当今一等一的权贵之一。

    “各位,这是有事?”门子扶着门,小心的问一句。

    李诚也不下马,淡淡道:“去告诉张亮,把张慎几交出来。”门子这才松了一口气,转身没命的跑,一边跑一边喊:“祸事了,祸事了!”

    时候近午,张亮正在后院,身边李氏陪着,丫鬟给打着扇子呢。“

    娘子安心,李诚那厮定然会来登门拜访的,张某这个郧国公,不是摆设。”张亮很自信的安抚身边的女人。让张亮找李诚的麻烦,自然是李氏的意思。不然张亮才没那个心思。至

    于李氏为何要找李诚的麻烦呢?也只有李氏清楚了。真的是为了张慎宏么?还是为了一年八百贯的进项?非也,非也!

    曲江文会那一日,张亮不在家,李氏去了。那一日,李诚出现在人前时,李氏的眼睛顿时就亮了。身不由己的往前去,站在李诚三步之外,用眼睛盯着他看。这

    女人生的好颜色,素来都是男人们视线的焦点。但是那天,李诚却瞅了都没瞅她一下。李诚离开时,李氏又站在一边,死死的盯着李诚看,依旧没有得到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李氏的心就跟猫挠似得痒痒,如此俊逸风流的郎君,恨不得一口吞下肚子里。好几回跟张慎几办事,只当正在卖力的是李诚。

    张亮不在家,李氏自然没人管束,好几回一架马车来到怀贞坊,却没能等到李诚出现。再

    后来,李诚去了登州,又下松州。张亮回来后,李氏听说李诚回来了,立刻给张亮说,李诚如何如何能挣钱,不如找个由头滋事,迫其就范,家里也能多点收入。话

    说这个张亮挺聪明的一个人,就是面对李氏时脑子就是糊涂的。侯君集干过的事情,他倒是不知道的。觉得这办法不错,就拿张慎宏的事情为借口,让一干假子去闹腾。回

    头李诚登门,张亮觉得用“小孩子”胡闹就能对付过去了。李

    氏也觉得这个办法好,反正假子们去闹事,回头也有余地,只要李诚登门了,认识之后就好办了。回头张亮外出上任,她就有借口去找李诚了。李

    氏对自己的有很强的自信,觉得勾搭上李诚的成功率很高。李诚的风流之名,太盛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