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七十九章 打上门!
    李诚哪里会想到自己被一个女人盯上了,更想不到这女人如此疯狂。大概这个时代的女性,相对来说是疯一些,当然是相对了,不能跟现代社会的女性比较了。

    李诚是来寻仇的,所以冷着一张脸,平静的看着张家的门口。“

    什么?”张亮哧溜一下,从床上下来了,怒道:“竖子,好胆,待我去会他一会。”

    李氏笑着抬手按住他:“郎君一家之主,贵为国公,亲自去会他,太给他面子了。不如妾身去会他一会。”换成别的男人嘛,听到这话肯定会跳起来道:“家里男人死绝了么?”

    张亮不,他对这个女人到了迷信的地步,所以听了立刻点头道:“也好!”

    张慎几还在一旁笑道:“阿娘,可要儿子陪着去?”李氏忍着心头的激动,摆手道:“不必!”说着回去,快速的收拾一番,这才缓缓出门来。

    张家大门侧门紧闭,门子在门后哆哆嗦嗦的。李氏出来一看便笑道:“怕个什么?开门。”说话间,抬手轻轻一扣,抹胸的位子稍稍被拉下一些,露出三分之一的半球来。

    侧门打开时,李氏还很淡定,迈步出门时,李诚一抬手,唰的一声。老卒们整齐抽刀!

    一看出来的是个女子,李诚落手,又是唰的一声,老卒整齐收刀。

    一抽一收,气势惊人。旁观的街坊,都有吓的一个屁股蹲的。这

    李氏如何见过这样,当时就觉得一股凌冽之气扑面而来,顿时腿一软,花容失色道:“妈呀!”丫鬟也都吓的不轻,竟忘记扶她一下。李氏扶着门才站稳当。

    再看一眼李诚,心头一点害怕顿时就忘记了,眼睛里只有李诚一个人儿。好一个俏郎君,面如冠玉,英气逼人。便是这冷着一张脸,也叫人想抱在怀里。李

    诚哪里晓得这些,一看出来是个女人,眉头皱起道:“怎么出来个女的?张亮死了么?”声

    音很大,里头张亮跟着出来,也听到了。顿时怒吼一声:“竖子,安敢咒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大步往外来,李氏这边这才回魂,连忙道:“妾身李氏,见过李郎君。”李

    诚听到张亮的声音便道:“你下去吧,我不跟女人说话。”李..

    氏一楞,随即露出千娇百媚的笑容道:“李郎君不必动怒,没有解不开的冤仇,不妨下马来,入内一叙,免得叫外人看了笑话。”

    李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这是什么话?老子是来打架的!再仔细一看这女人,确实生的好皮囊。怎么说呢?便是有媚娘之称的武约,在她面前在“媚”字上头,也逊色三分。通

    俗的来讲,就是男人见了,便会想到那上头去的类型。“

    闭嘴,男人的事情,女人别多事。”李诚不想跟女人纠缠,果断的怒喝一声。李

    氏听了却一点都不生气,心道:这等俏模样,英雄气概的男子,叫人怎生不想?还要上前说话,张亮已经出来了,一手拉住李氏,挡在身后,怒道:“竖子,郧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国公府上也是你能撒野的地方么?”

    李诚见了不免冷笑道:“正主总算是出来了,还道你就会躲在女人的裙子低下发抖呢。”一

    句话,张亮气的火冒三丈,回头怒吼一声:“操家伙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张亮家中人可不少,不算佳家丁部曲,单单是假子就有上百号人。李诚打上门来,一干人等自然都做了准备,听到号令,顿时冲出来。

    李氏有心拦着,但是一看这阵势,赶紧拉着张亮道:“不要伤了李自成!”张

    亮听了奇怪的回头问:“娘子何出此言,郧国公府的面子置于何地?”

    李氏低声道:“蠢货,打起来还怎么弄钱?”张

    亮还真听她的,抬手示意属下停下,出门对李诚道:“李自成,我不跟你生气。你下来,我们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李诚淡淡的扫他一眼道:“张亮,我今天来这里,就一个要求。把昨日在街上拦着武家母女的人给我教出来,尤其是张慎几这个带头的,你交人就罢了,不交人就别怪我不给面子。”

    张亮再好的脾气,听到这话也忍不了,抬手指着李诚道:“好,我看你能奈我何?”话

    音刚落,李诚抬手在马鞍上一按,身子腾空而起,脚尖一蹬马鞍,人跃向张亮。来

    的好,张亮一点都不怂,抬脚狠狠的蹬过来。李诚人在空中,看似没有闪避的机会,只是双手往前一伸,抓住张亮的脚,往后使劲的一拽,身子强行扭开,张亮的脚贴着身子过去了。再看李诚的落地之后,张亮给拽的往前冲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李诚一脚蹬着大门,停下了前冲之势,顺势转身扑上来。张亮回头挥拳就打,但见李诚一闪身形,双手拿住张亮的手腕,一个侧身贴上去,张亮顿时飞了起来。噗

    通一声,张亮被狠狠的砸在地上,感觉屁股都不是自己的了,麻麻的不知道疼。

    李诚一拧手腕,膝盖一顶,张亮哎呀一声,胸口给膝盖顶的一疼,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装逼!”李诚一手揪住张亮的衣领,拎起来挥拳就打。这一拳狠狠的砸在张亮的肚子上。张亮顿时身子蜷缩起来,疼的眼泪都下来了。心里就一个念头,竖子竟如此能打?

    李诚还待要打,张亮嘴巴一张,哇的一声,吐的个稀里哗啦。李诚躲的及时,避开这一吐。闻到一股臭味,缓缓后退两步,看着跪地呕吐的张亮道:“交人!”李

    氏等人赶紧上来扶着张亮起来,张亮起来后看着李诚,一脸狞笑道:“不交又如何?”

    李诚嗤的一声道:“那就接着打就是了!”说着又上前,这时候张亮的一干假子冲了上来,手中刀枪棍棒,对着李诚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李诚一抬手,身后一干老卒整齐的一声呐喊:“杀!”

    “打,出了事情算我的!”李诚说完,带头往前冲。手里的横刀连着刀鞘,狠狠的捅出去。要说打架,这些假子也是熟练工,没少跟人干仗。但也要看跟谁比就是了。李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诚家里这些老卒,都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狠人,就算是瘸子杜海,下手也一点都不慢,还贼狠。横刀捅在对面假子的肋骨上,疼的他身子一缩,瞬间就失去了战斗力。这

    帮老卒他了解人的身体结构了,知道打哪才是最疼的,还不会落下太  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两下里一个对撞,李诚就跟一头蛮牛似得,刀鞘捅,拳打脚踢,无人能挡。

    要说人数上是张亮这边有,不下一百人呢,但是两边一接仗,立刻就成了一边倒的局面。李

    诚捅翻一个,抬手揪住衣领拎起来:“说,是不是张慎几?”摇头,李诚一抬膝盖,顶在小肚子上,往边上一丢,下一个!

    张亮被抬到门后,总算是缓和了许多,气急败坏,眼神怨毒的瞪着门外,李诚带着一干老卒,刀切豆腐似得,把一干家丁和假子打的狼奔豕突。张慎几站在门口,哆嗦的指着门外的李诚道:“快,快打他!”李

    氏总算是有机会说话了,埋怨道:“郎君,叫你别出来,看看,如何收场?”

    张亮怕李氏,被说了也不敢顶嘴,低声道:“如何晓得,这厮如此勇悍。”这时候张亮也没了主意,要说打他已经被打成狗了,出去还是要给打个半死。家里这些假子和家丁,按说战斗力也不差,但是比起李诚他们,却怎么都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要不,把张慎几交出去?张亮扫了一眼“私生子”,张慎几心头一颤,指着门道:“关门吧,他总不能砸了门进来吧。”李

    氏看一眼外面的李诚,心头狠狠一荡,连忙道:“那就把门关了,看他能奈何?”侧

    门轰的一下关上了,李诚等人在外面打的正嗨,看见门关上了便停下手来。地

    上躺了一地的家丁和假子,在哪里唉哟唉哟的叫。李诚看着紧闭的大门和侧门,大声道:“张亮,你这个缩头乌龟,有种指使假子污言秽语辱我,没种与李诚一战。”这

    一嗓子,就把事情的道理拿在手里了!街坊邻居的听了,自然很快传开。李

    君羡带着五十宿卫,快马加鞭的往张亮家赶。紧赶慢赶的还是到的晚了,这边一场架已经打完了不说,李诚拎着刀站在张亮家门口大声骂:“张亮,出来!”

    一边骂,一边抬脚踹门!看见宿卫逼近,李诚心头一动,大声喝道:“张亮,再不出来,别怪我踹开你家大门!”李

    君羡听的清楚,知道李诚不是说说而已,丫真的能做的出来。赶紧大声道:“自成且慢!”但是这一嗓子喊了,李诚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,看都不看李君羡这边一眼。李

    诚缓缓后退几步,看了一眼张亮家的大门:“张亮,这是最后通牒,再不开门,我就不客气了!”李君羡赶紧又喊:“自成,不可莽撞!”门

    内张亮听了不禁又怒喝道:“竖子,有本事你砸给我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轰的一声,大门剧烈的震动!

    李君羡看见的是李诚一段小跑后,抬脚,侧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