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八十九章 你怎么在这?
    “白公当面,不知有何见教?”李诚态度很好,现代人还是良知指数较高滴。

    “物流一事,筹备的差不多了。听说自成先生欲往登州,可有用的上白氏物流之处?”白松陵开门见山,两京之间这段路,交给我们白氏物流来做吧。尽

    管“物流”这个词是李诚说出来的,在这个时代还是很有违和感,稍稍沉吟道:“不如改为白记镖局吧。”嗯,这样改,时代气息才比较浓。

    白松陵一愣错愕,自己女儿有汇报,这厮喜欢改名字。差点把女儿的名字改为白洁了。

    这是细节,不用考虑了:“可,老夫托大,称一声自成可否?”

    李诚微笑点头默认,白松陵松一口气,抚须道:“太子有宴,自成可欲往之!”这

    话应该这么理解,太子看的起你哦,赶紧过来抱大腿。

    面对太子抛来的绣球,李诚只要点点头,顺势客气两句,今天晚上就能成为太子的座上客。这是很多人都希望得到的机会,至少在帘子后面的崔媛媛,拦住了准备进去上茶的丫鬟。关键时刻,不能进去打扰的。“

    呵呵,东宫如日中天,往来鸿儒,诚才疏学浅,位卑言轻,恐难适应。”李诚的回答很干脆,不去!说的很客气,本质可以理解为“太子,求放过”。白

    松陵只能表示遗憾,毕竟这是太子,暗示一下就够给面子了。可惜,太子的面子在李诚这里,似乎没什么分量。难道真的入传说的那样,李自成要做陛下的孤臣么?“

    自成何时出发,需要多少车马?某也好安排人手。”白松陵回到正轨上,我们还是继续谈生意吧。李诚听了微微一笑道:“此事,白公雅士,何必沾染铜臭?”白

    松陵暗暗苦笑,丢人了。这事情就不该出自他的口,交给下面的掌柜去接触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如此,白某告辞了。”白松陵怀着希望而来,失望而去。留下一个掌柜,接洽行程。李

    诚送到门口,拱手告辞,转身回来撞了个满怀。赶紧拉住跟前的手,站稳了又赶紧松开。“姐姐如何在此?”

    崔媛媛刚在被抓住小手,一股炙热沿着手心往里钻,扑鼻而来的气息,令人心痒。那种感觉,别提了,反正现在还有点晕乎。“

    那个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”崔媛媛还算是清醒的比较及时,赶紧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去后面说话吧。”李诚在前,崔媛媛随后,到了西厢,崔媛媛才道:“自成,为何不答应白松陵,那可是太子啊。长安谁个不知,太孙降世,陛下大悦。”

    李诚没法跟她说李承乾不靠谱,吃枣药丸!“

    姐姐,有的话我只说一次,下次不要再问了。”李诚突然变得严肃,崔媛媛面对目光如刀,心头一颤,低头嗯了一声。李诚淡淡道:“太子如日中天不假,陛下春秋鼎盛之时,做臣子的着急改换门庭,陛下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啊!”崔媛媛听了惊的抬头看过来,顿时觉得这个男人的眼神里充满睿智。如惊鹿一般,崔媛媛把头低下,夹紧双腿:“妾身短视了!”“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寻常人都跟姐姐一般想的,姐姐也是好意,诚告辞。”李诚笑了笑,这女人脸红的像发高烧,就像熟透的苹果,很想咬一口。这才是女人啊!崔芊芊也好,秋萍也罢,还有武顺,都没长开呢。

    李诚强迫自己镇定的离开了,崔媛媛抬头目送伟岸的背影,伸手扶着院子门,吐出一口长气,恍若低吟浅唱。崔

    芊芊这里也有人来访,不过都是熟人了,李诚也不见外。进门就笑道:“六叔,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?”崔寅起身拱手笑道:“适才自成见客,不好打扰。”

    李诚落座,看看崔芊芊。桌子上一摞子账本,应该是崔寅带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么早就来算账了?”李诚奇怪的问一句,崔寅笑道:“这可是自成自己定的规矩,茶商总号,一季一查,李家半年一查。”

    李诚苦笑摇头:“事情太多,我都忘记了。”原来制定的规矩,茶叶商会的总号,一个极度就得盘一次总账,李诚这边半年要看一次总账。只不过李诚不在家,账本都是崔芊芊带着一群女账房在看。崔

    芊芊笑道:“郎君事多,忘记了很正常。这么多账目,妾身也看不了,都是秋萍妹妹带着一干小娘在查看。”

    茶商行会的事情,李诚基本是撒手掌柜,没指望这个发太大的财,就是一个搞利益关系网的东西。所以,才会如此淡忘。“

    嗯,西南商路打通之后,西北,东北,商路开发的如何?”李诚还是关心了一句。崔

    寅笑道:“西南是自成亲自出马,川中大户不肯出售茶山者甚多,自成又不是不知道。只能是合作,行会负责制作茶砖销售,大户坐地收钱。”这话,不免有点抱怨的成分。当

    初李诚就在松州,为何不趁机带着兵马四处走一圈呢?李

    诚听了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天下之大,鞭长不及。钱,哪有够的时候?不说川中了,说说西、北两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崔寅的不满,主要还是因为李诚做了甩手掌柜的,导致行会成为一个松散的联盟。崔寅作为总号的掌柜,实际的约束力并不大。这样以来,崔氏在其中取得的利益,就不如预期了。尽

    管有点不满,总体上崔氏还是很满意的,这个不满,无非是提醒一下李诚,大家是一伙的。关键时刻,你得上啊。“

    程知节总管幽州,地面上掣肘很少,周边草原的商路拓展,比较顺利。只是,代北卢氏、程家、房家,占了其中的大头。”崔寅说道这里,言语中又带着怨气。

    这个大头可不是小数字,三家联手,站了幽州周边七成以上的利益分润。李

    诚听出他的意思后,微微一笑:“蓝田房这半年,在茶叶上收入几何?”一句话,崔寅就没法继续吐槽了。过去的半年,单单是茶叶一项的收入,就超过了与李诚合作之前崔氏三年的总和。李诚这是在提醒他,人要知足。

    “馒头做大了,让更多的人收益,水涨船高,这一行才能持久,话语权才能更多。别的不说,单是总号定价权这一项,崔氏就能从中获利巨大。”李诚一点都不客气,人的**是无止境的,必须让崔寅明白一点,该你的才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是你的。

    “郎君,六叔也是为我家着想嘛。”温言软语在耳旁,李诚不悦的看了一眼,崔芊芊低头不语。崔寅咳嗽一声,起身道:“某明日再来。”

    崔寅匆匆告辞,李诚靠着椅子发呆,手指在桌子上快速的敲打桌面。

    崔芊芊的脸上有点慌,想起之前的事情来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不行,李庄的作坊,不能让崔氏包销了。要改一改!”李诚一开口,崔芊芊差点哭出来了!对

    上妻子的泪眼,李诚呵呵一笑道:“别误会,我的意思,技术转让之后,李家只要关内市场就够了,别的地方,让出去吧。”这

    一下崔芊芊更着急了:“郎君,那可不行,咱家的东西,白给他们怎么可以?”这一句,把李诚给说乐了,媳妇就是媳妇,自家的东西才不让往外送呢。

    “坐下说话。”李诚一使劲,崔芊芊坐怀中了,耳鬓厮磨,身子顿时就软了。“

    好东西呢,就得大家分享。但不白给啊,没一样技术,都拿出来拍卖,取三家最高价格得之。这样以来,三十年内,对本家的冲击不大。这么长的时间,李家如果还守着过去那点老本,那些工匠养着的意义也就不大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崔芊芊感触颇深,李家作坊有一个规矩,那就是技术革新,不管是哪个工匠,能在这方面有创新,李家不吝重赏。在李家作坊做事的工匠,各种奖金才是收入的大头。徒弟带的好,有赏金,技术有革新,有赏金。各种激励制度。对

    于崔芊芊来说,不理解,也很颠覆。但是李诚既然这么规定了,执行就是了。说

    服了崔芊芊,李诚才好动身出门不是。就算无法说服,李诚还能睡服呢。再

    次动身,李诚变成了上任,水师总管一职之外,朝廷也没给他别的助手。还是李诚在吏部点了名,才算是要来一个人,这个人叫刘仁轨,还在外地上任,要等一段才能去登州。

    李诚也不管那么多了,赶紧走人,别在长安带着招人讨厌。这

    次出门,李诚谁都没告诉日期,起个大早就走了。出门就看见杨氏带着武顺站那,打着灯笼呢。李诚赶紧过来道:“顺娘,孝期一过,我就请假回来娶你。”

    杨氏听了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道:“自成不必如此,孝期一过,便让顺娘去寻你。听说自成身边一个使唤的丫鬟都没带,这如何使得。”一

    番叙话,告辞走人。坊门口拦住要送的女人们,快马轻骑的出城门,昨日随从和白记镖局的人先走一步,在城外等着寻地方过夜等候。李诚此刻,身边就一个李山。

    快马轻骑出了城,没惊动什么人,回合了城外的大队,赶紧奔着洛阳而去。

    疾行一日,入夜在驿站落脚,有白记镖局人手帮忙打理上下,李诚可以轻松的在屋子休息,一个小厮打着一盆热水进来,李诚仰面思索,下意识的抬脚泡在热水中。

    一只柔软的小手,在帮李诚洗脚的时候,惊的李诚坐了起来,一看蹲在地上的小厮,顿时惊呼一句:“你怎么在这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