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章 牛皮糖
    “不许收脚!”一双大眼睛里滴溜溜转动的全是眼泪,差点掉出来。双手按住李诚的脚,眼神里满满的哀求。李诚叹息一声,身子往后一靠:“作孽啊!搬个小板凳坐着洗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小厮笑了一声,转身麻溜的搬来小凳子,坐在李诚对面,仔细的给他洗脚。只要不赶走她就行,武约也没啥要求了。这丫头,算是把住了李诚的脉,就是个心软的。李

    诚使劲的揉脑门,怎么办啊?家里还有一个没娶过门,小姨子先贴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事情一个处理不好,就是个笑话!臭丫头,你爹是英国公啊,真当是寻常家庭的闺女?

    洗脚,擦干,倒水,武约很是熟练,回来站在李诚身后笑嘻嘻道:“给姐夫捶背?”“

    老实点,给我坐对面,把门关上,还是别关了。”李诚心头一团乱麻,恶狠狠的瞪一眼,武约丝毫不怕,搬来椅子就坐在对面。进门的钱谷子一看李诚对面小厮背影,忍不住菊花一紧。李诚看他表情跟痔疮犯了似得,怒道:“滚出去,谁都不许进这个院子。”

    钱谷子掉头就跑,心里还琢磨:“不应该,家主身边就带过小厮来着,这哪来的小厮?”武

    约掩嘴窃笑,李诚一抬手,一个脑门嘣:“秋老虎肆虐,这么热的天,你裹着不难受?赶紧去换一身衣服,回头小心发育不良,养孩子没妈妈水。”

    武约笑嘻嘻的出去,回来时手里多个包裹,大摇大摆的进了李诚的卧室,出来时换了一身女装。李诚无奈的叹息,看她一眼便揪心的低声道:“谁帮你混进来的?白松陵这个老不修,还是他家里别的人?”

    “嘻嘻,你猜?”武约得意的不行,李诚一琢磨,这丫头昨天就出来,还是提前出来在驿站里等着的。按说,杨氏应该知道武约不在家,难道说……啧!

    “你的随从呢?”李诚搞突然袭击,武约听了先一愣,随即跺脚:“一点都不好玩,两个老卒,都在隔壁的院子里。我趁着你们安顿的时候那阵乱混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还有老卒?”这一下李诚吃惊了,武约笑道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耶耶也是跟着先帝起兵的好汉,有几个老卒很稀奇么?都是文水老家的家丁,耶耶去了,不弃不离的。不然孤儿寡母的,还不被人欺负死。”“

    你娘也真是心大!”李诚叹息一声,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这时候想起来了,早晨出门的时候,杨氏的表情有点怪!远来应在这上头了。真是可以啊!

    这也就是唐朝了,没落的家族还有什么资格要脸面?郑氏、白氏,都这么干了。杨氏的心思,李诚大概明白了一些,顺娘性格软,怕是要被欺负,便让武约做个搭头,帮衬一二。

    杨氏出身士族高门,对后院那点事情可是了如指掌。四十六岁了,还被家里给卖了个好价钱,你说杨氏还能有什么脸?也难怪了,武元爽和武元庆,始终不肯认她这个大妇。未必就是亲娘的缘故,还有卖婚这一层吧?

    不过这个隋末和唐初,士族高门卖混不是寻常事么?也就是武家兄弟这两坑货才较真了。算了,这事情就不要去想了,还是现实一点吧。

    “唉,我这去登州,怎么也得一两年的才能回去一趟,你什么打算?”李诚觉得还是想听听她怎么想的,毕竟这就不是一般人。估计能出现在这里,也是她说服了杨氏的缘故。“

    没打算,人都在这了,还能有啥打算?”武约脆生生的回答,一点都不怯场,直面严肃起来的李诚。“

    我问的不对,我应该这么说,你跟着我走,能帮我做点啥?我先说好啊,不养闲人。”李诚还是想撵走她,所以才故意这么说。

    武约听了嘴撅起来,哼哼两声没说话,李诚没好气:“说话,哼什么?猪才哼哼!”

    武约气的连连跺脚:“能做的事情多了,给你当丫鬟,夏天打扇子,冬天暖床。能写会算,还能做个账房。再不济,还能给你生娃。”卧

    槽!这丫头太生猛了,李诚觉得自己遭不住她。“

    想给我生娃的女人多了,且轮不到你。哼哼,要跟着你就跟着,路上守规矩,不许乱来。”李诚明白了,撵走的可能性为零。就这丫头,那胆子真的会带着随从追上来的。派人送她回去不是不行,就怕她还能找登州去。这

    还只是一个担心,另外一个担心是关于历史的记忆,史书上那个武媚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娘太要强了。绝对是个百折不挠的性格。这回给她撵回去,回去李世民那个老流氓选秀,她打破头能往宫里挤。她要没跟着来,被选了也就选了,跟来了再撵回去,再选上就完全不同了。这

    女子,记仇着呢。真的就这么被撵回去,搞不好就是死敌了。

    被这么一个女子惦记上,不管是爱慕也好,死敌也罢,都是很要命的事情。“

    只要不让我回去就行!”武约笑了,悬着的心也落下来了。用杨氏的话来说:“这是你要送过去的,被撵回来,看你怎么活?”

    武约心里早有盘算,这要真被撵回去了,就去选秀,好好活给这混蛋姐夫看看。瞎子似的混蛋,隔三差五的丢过去一点眉眼全都白瞎了。这

    姐夫可不好当啊,都说小姨子有姐夫一个半球,但是这话怎么听着都不和谐啊。刺激倒是刺激,传出去,那就算冤枉人家张慎几了。这事情闹的!“

    不早了,歇着吧!”李诚叹息一声,回屋里躺着。武约抱着小包裹,坐在床边靠着床帮。李诚做起来了:“你啥意思?”武约哼哼两声:“我得看着你,回头你跑了不带我。”我

    去!行,随她吧!李诚的心情糟糕透了,转身就睡。完全没看见,武约嘴角得意的笑。大

    学军训的教官太狠了,让大家背着背包跑五公里,还是往山里跑。李诚跑的那叫一个累了,被路边的藤蔓绊住了脚,使劲拽脚也抽不出来。眼看天也黑了,同学都跑远了,李诚使劲喊,发现喊不出声,给他急的一头汗。

    喔喔喔!一声鸡鸣,李诚睁眼了,屋子里没点灯,还是黑着的。胸前一只手,腿上一只脚。好嘛!这女子昨晚上就没走,不知道啥时候爬上来的,睡觉也不老实,跟藤蔓似得缠人。“

    完蛋!”李诚忍不住低声惊呼,这一夜过去,什么都说不清楚。李

    诚给气的,抬手抓起胸前的手拿开,抽身出来下了塌,看看还在死睡的武约,跺脚走开,先去方便再说吧。转到屏风后面时,榻上的武约睁眼了,羞红的脸上嘻嘻一笑。换个舒服的姿势,继续睡。刚才那一阵,她被惊醒了,但是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真是太丢人了,这事情传出去,真的没法活了。小姨子和姐夫不得不说的一夜!

    就算没人伺候,李诚也不耽误自己穿戴整齐。收拾收拾出来,门口一个钱谷子出现了,一脸的贼笑。李诚抬脚就踹,这厮也不躲,吃了一下笑道:“家主,人都起来了。”“..

    趁黑赶紧收拾完毕,吃点东西,早点赶路。”李诚知道这锅背定了。交

    代完毕,李诚回来,看着床上坐起来的武约,哼了一声:“先说好啊,没丫鬟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我伺候姐夫梳洗!”武约哧溜下了塌,李诚抬手一个脑门嘣道:“伺候好自己就行。”说着转身就走,武约捂着额头得意的笑了起来。没

    丫鬟?那是不可能的!隔壁院子里推门进去,一个丫鬟在院子里等着呢,从家里带出来的。平时跟在身边,叫做巧儿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成了?”巧儿也是个多嘴的,急不可耐的问。

    “管好你的嘴,回头乱说话,叫姐夫给你发卖了去。”武约得意的像斗赢的公鸡,巧儿赶紧伺候她梳洗。

    再次上路,身边多了块牛皮糖。李诚做马车,她就往赖在车里,手里拿个本子:“姐夫,这本算学书,我都看完了,还有别的么?”

    李诚倒是很吃惊,这女子还有数学天赋?这是李庄学堂的课本,学完了怎么也有个小学三年级的水平。李诚随意的指了一题,她还真的做出来了。

    好,送上门来就不放过,嗯,出一道数学题,让你知道厉害。你

    还真别说,武约真的有数学的天赋,这一路上李诚给她出了一些题目,还真的能做出来一半。后面的难题,那是真的没学过,这下李诚真的吃惊了。毕竟她是全部自学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女子学的很快,给她讲一遍,立刻就会了,触类旁通,举一反三。难

    道说,女皇的事业,耽误了一个数学家么?洛

    阳城遥遥可见的时候,李诚遭遇了前来迎接的队伍。这一次跟上一次不同,本地官员一个都没有。武约倒是老实的在车里呆着没出来,李诚总算是有机会甩开牛皮糖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