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一章 先后
    “见过郎君!”郑、白二女,等在院子门口呢。大队人马去了驿站,李诚借口赴宴,独自来到在洛阳的窝点。这两女的,没跟着回长安,自然有一段时间没见李诚了。这

    会见了人,眼睛里水汽腾腾的。把人丢在洛阳大半年,李诚一点都不内疚,淡淡道:“行了,赶紧收起金豆,这不是来了么?”“

    郎君,妾身不求入李家门,但求离郎君进一点。”白嬛显得有点委屈,低声说话。李

    诚挠头道:“进门可不是啥好事,你们啊,还是在外面住着吧。”

    家里有大妇,这俩女的如何不知?李诚要没结婚就算了,这结婚以后,后宅做主的可是大妇。就这俩来历不明的,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弄死。都是大宅子里出来的女子,如何不知?“

    郎君一路辛苦,先洗一洗吧。”郑洁要稳健多了,或者说城府深一些。李

    诚淡淡的看看她:“显得你贤惠是吧?有怨气就说,憋出毛病来不好。”郑

    洁一扭头,开始掉眼泪,李诚也不劝,就这么进去了,大木桶里泡个热水澡再说。两

    女进来伺候,眼珠子还是红的。李诚闭着眼睛说话:“大宅子里那套,别用我这。回头跟着去登州,水师任职到期了,你们愿意跟着回长安就回长安,在外面寻个宅子住下。不愿意,就呆在洛阳。”

    两人也不说话了,安心的跟前伺候着不提。到洛阳的时候是下午,李诚赶了几天的路有点累,安静的洗澡后躺榻上先睡一觉。大

    队人马另外安排的住处,武约没能跟着李诚,撅着嘴看谁都不顺眼。偏

    偏接待安置的人群里有武家兄弟,看见武约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,随后上前武元爽上前讨好的笑道:“二娘也在呢,这一路可还顺利?”“

    你们怎么在这?姐夫去哪了这是?”武元庆听了笑道:“李家哥哥的事情,我等如何晓得?二娘安心的住下,回头给你再送两个丫鬟过来。”这

    哥俩说着话,安排武约住下后,一起出来在门口嘀咕:“空穴来风必有因啊!”武元爽很是惆怅!武元庆道:“就你管的宽!这一年多在洛阳的快活,不都是看在人家的面子上头?”“

    说的也是,快五十了嫁过来的,还能连着生三个丫头,不是个省事的啊。”武元爽还是忍不住吐槽,武元庆赶紧抬手捂着他的嘴:“少说一句,传哥哥的耳朵里,仔细你的腿。”“

    走,去醉仙楼快活!”武元爽打算借酒消愁了,这俩逗比一直没回老家,也不去长安,就在洛阳呆着。武元庆拦着道:“赶紧的,把别人送的两个丫鬟送来,二娘的枕头风吹起来,有你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你说,我们以后在她们面前就抬不起头了?”武元爽还是不甘心呢。“

    你还是担心一下,她们认不认我们吧。”武元庆虽然也是个智商堪忧的,这不是对上了李诚么?看不起杨氏几个妹妹不打紧,不敢得罪李诚啊。“

    哼哼,只要把李家哥哥伺候好了,她们算个甚?”武元爽还在嘴硬,这俩逗比。武则天都当了女皇帝了,他们还嘴硬,说什么职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位爵位,都是靠自己奋斗来的。

    然后,武则天一怒之下,把这俩搞死了,典型的脑子有坑。李

    诚的出现,改变了一些人和事,这俩现在就靠着李诚的面子在洛阳风光呢。所以呢,脑子还没彻底坏掉,知道千万不能得罪李诚。

    “那个传言,不管谁说起来,都不要接话。”武元庆摸着下巴,叮嘱了一句。

    啥传言啊?就是张慎几堵着马车,说的那些话呗。也就是这种没脑子的人,才会信这个。不过怎么说呢,人心最恶,连杨氏与外孙有染这种传言都有人信呢,还写进书里。一

    觉起来,外头已经黑了,烛光摇曳,身边白嬛在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扇子,不让丫鬟上手。李诚看她一眼,白嬛立刻起身道:“郎君起来了。”帘

    子打开,郑洁进来看一眼:“妾身这就去热酒菜,妹妹伺候郎君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新宅子?”李诚看出来了,跟之前的环境不一样。“

    嗯,上回住的那个宅子做了来往商队的货栈。”这话里有问题,李诚嗯了一声。白

    嬛赶紧解释:“郑姐姐家里,弄了个商队,跟着一起走代北和辽东,各地来的货都先放在那边。说是给妾身和姐姐的防身用的!”李

    诚没问了,熟悉完毕,坐在榻上,小桌子摆好,上了酒菜,两人左右挨着坐下后,李诚似乎很随意的问:“那个商队,每个月能挣多少?够花销么?”..

    郑洁听了脸上露出一丝惊慌,看了一眼白嬛,那意思怎么藏不住事情呢?“

    嗯?怎么?你们不知道?”李诚的脸色微微一沉,郑洁还算镇定道:“不足五十人的小商队,一年能落个三五千贯的。足够我们俩花销的。”“

    呵呵呵,郑氏好大的手笔啊!”李诚话里带刺,郑洁只好低头不语。李诚的性格,她真是一直拿捏的不准,一个不小心就挨怼。“

    回去,告诉郑氏,要借光可以,别拿你们做筏子。既然用了你们的名头,一年少于万贯,就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李诚丢下一句话,拿起筷子:“吃饭!完了抓紧收拾,明天出发。”郑

    洁松了一口气,这事情怎么说呢?郑氏在放在大唐,那也是一等一的士族。河南道是郑氏的地盘,得了冶炼技术后,制作的铁锅,还有自家的茶山,这些都能卖钱的。

    唯一遗憾的就是商队了,郑氏的商队,自己去代北和辽东,挣钱是能挣钱,但是风险太大。打着给郑洁和白嬛准备的家底作为旗号,那就完全不同了。这

    跟李诚沾了边,进了幽州程咬金的地盘,那是一路畅通。到了草原上,其他商队也愿意接受,大家一起行走,风险大大的降低。李

    诚对于郑氏这种做法,心里明了,所以才说了那么一番话。啥意思,嫌他们小家子气呗。白嬛给李诚倒酒时,被问了一句:“你呢?家里怎么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醉仙楼有半成的份子,够花销了。”白嬛很淡然的回答,眼神里蕴含的是另外一个意思。关心这个,不如关心一下我的感受,多花点时间在我身上。文

    &nbs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p;  青病犯了,这是!有情饮水饱是吧?很明显,白嬛愿意谈这个话题。李

    诚啧了一声:“以后,少跟你家里来往!”一句话,白嬛的眼珠子红了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李诚苦笑道:“别误会,算了,跟你也说不清楚。还醉仙楼的份子够用了呢?我给你们的,跟他们给你的能一样么?你家大人,想的远啊。”

    这就没法解释清楚,能跟白嬛说,李承乾吃枣药丸么?

    解释不清楚就不解释,吃饱喝足,院子里遛弯,走一圈回来时,白嬛撅着屁股在铺床。身后压力太大,身子往前一扑,哎呀一声。回头一看,丫鬟正在外帘子外头躲,又撅起来了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发意大利炮弹解决不了的,一发不行就两发。离

    开洛阳的时候,队伍又扩大了,多了两辆马车,几个丫鬟,四五个婆子。

    “哼哼!”武约又开始了,有节奏的发出不满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诚眯着眼睛补觉,数学课都不上了。久旷之身,果然不好摆平啊!

    “那两个,哪来的?”武约没抗住,抬手推李诚的肩膀,刨根问底。

    “少管啊!有这功夫,不如抓紧看你的书,回头考你,答不出来我抽你!”

    李诚恼火的丢出一句话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哼哼!哼哼!没法睡了,瞪眼:“再哼哼,我就去后面的马车上睡。”李诚威胁一句,武约总算是安静啊,这一天的,眼睛看谁都不顺眼。李山这倒霉蛋,被她踹了几教。

    “家里大妇还没生呢,回头你长子在外面,看你怎么收拾。”李诚睡足了,刚做起来,耳朵边就有人念经,刚想怼回去,一碗水抵嘴边:“刚起来,喝点茶水簌口。”“

    她们,不会进李家的门。”李诚总算是有心思回答一句了,武约听了眼睛瞪圆:“两头大?那还不如进门呢。”

    “长安城都未必能进,满意了吧?再问就丢你下车。”李诚急了,这丫头打不得骂不得。“

    这话你跟我说不着,跟崔家娘子说去。”武约得到了答案,脸色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跟你说不着啊?我当你不知道呢。”李诚气乐了,武约轻轻的贴过来,抱着一只手道:“你喜欢那种啊?”说着在胸前比划了一下。“

    你说呢?”李诚反问一句,武约低头看凶,失望的靠着李诚的肩膀:“人家很使劲的吃了,长的好慢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提醒你啊,别吃的太多,腰跟水桶一般的,我可不让你挨着我。”李诚提醒一句,这玩意天生的,个人的命啊。

    一路上有武约在身边,李诚倒也不寂寞了,上上数学课,聊聊天,晚上歇着还有郑白二女伺候着,这一路走的叫一个慢啊,足足走了一个月才看见齐州城墙。

    还在路上呢,前方烟尘滚滚,似乎有马队急速前来。齐

    州,可是李佑的底盘呢。李诚警惕了起来,下了牛车,李山立刻牵马过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