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九十二章 和亲之议
    打头的钱谷子回来了,见李诚等人做好了开片的准备,先汇报一声:“来的是齐王府长史权万纪,说是来迎接先生。”李诚听了一愣,权万纪怎么会来迎接自己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两人打过交道,李诚还是得上前相迎:“权长史如何在此?”

    权万纪带的人不多,也就是百十来人的马队。熟悉骑兵作战的李诚,却不敢有丝毫的小看。一百骑兵跑起来,那气势可不一般,装备整齐的话,杀伤力很强悍。

    权万纪带来的都是轻骑,身上连皮甲都没有,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惊人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见过李总管!”权万纪一拱手,道明了来意。李诚反应过来了,权万纪这是提前得到了消息。“不过是个水师总管,当不得真。”李诚随意的笑了笑,权万纪觉得他在自嘲。

    “权某托大,唤一声自成?”权万纪打趣了一句,李诚笑着摇头苦笑道:“应当的!”

    大概是觉得李诚的表现很真诚,权万纪哈哈大笑道:“好,边走边聊。”

    两人骑马并行,权万纪悠悠叹息道:“锦绣长安居不易啊。”这是想到了李诚,又联系自身的感慨。李诚听了笑而不语,权万纪对上李诚的眼神,苦涩的摇头:“一时感慨!”

    “长史深受陛下信任,李某自请水师总管,又不是丧家犬。”李诚还是解释了一句,权万纪有“直言”之名,连魏征都被他弹劾过。他来做齐王府长史,肯定是不情愿的。

    其中的原因就不多说了,但是在长安城不受人欢迎的程度,跟李诚相比还是差点意思。

    “自成,这就不坦诚了,传闻自成出京,连个送的人都没有。水师总管一职,怕是没人当真咯。”权万纪意味深长的看过来,发现一张平静的脸,心里吃惊。

    这要是地面部队,随便哪个总管,麾下怎么也有几千精锐。唯独这个水师总管,权万纪打听过了,除了一个任职,别的都没有。登州方面,倒是有地方府兵,还有十几条小船。

    这总管说的好听,实际上战斗力未必能比的上齐王府长史的麾下。李诚表现出来的轻松和平静,却一点都不像是假的。那就让人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权长史,这水师要是兴旺,总管一职还能有我什么事?”李诚笑着反问一句,权万纪听了不禁笑了出来,这还真是大实话。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自成对大兴水师,颇有自信咯?”权万纪这次是真的被带入李诚的节奏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人作为齐王府的长史,还有李佑的未来,权万纪被谋杀分尸的结局,李诚还是决定提醒一下:“齐王李佑,心胸狭窄,长史刚直,必不能容。”

    权万纪听了先看看左右,五步之内没有别人,这才淡淡的低声道:“多谢自成,齐王顽劣不假,却未必不能教好。”

    得,李诚知道自己白说了,毕竟李佑是皇帝的儿子,权万纪的性格,没法说了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还有五年呢,不管了,先放一放,将来再说。能救则救,不能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救是命。

    人啊,性格决定命运,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刚直的权万纪并不傻,所以才会来迎接李诚。在他心中,那个敢于在朝堂上怼天日地的李诚,有同病相怜之感。

    权万纪看来,自己和李诚,都是被权贵们挤出长安的。李诚并不否认这个观点,只不过要换一个角度来解释,自己不愿意在一群宰相和皇帝之间做奶油。

    “重耳在外而安!”权万纪悠悠叹息一声,表示我明白你的想法。这话啥意思,前面还有一句,“申生在内而亡”。

    李诚颇为无奈的看看这位长史,心道:这典故放我身上不合适,再说了。你在外也没活下来啊!这事情就没法解释,权万纪一根筋,认定李诚遭人排挤,不得已离开长安。

    实际上李诚就算不离开长安,继续干他的少府监少监,谁能把他怎么地。只不过隔三差五的被李世民拎到宫里,这种感觉太不爽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他是好心,李诚也不解释了,不费那个劲。

    入齐州,权万纪早就安排好了一切,接风宴上,李诚才知道,李佑还在长安呢。不过被李世民禁足了,并下令宿卫看管,一旦太医确定李佑身体好了,押送回齐州,无事不许回京。

    这个处罚就很严重了,都是上次的事情闹的。李佑因此发了话,长史害我!彻底把权万纪给恨上了,这还仅仅是个开头呢。

    离开齐州的时候,权万纪又派一百骑兵护送,李诚也不客气,谢过之后便往登州去了。

    送走李诚的权万纪,并没有像他说的那样,一点都没防备。想到李佑那个性格,权万纪还是把身边的一个亲信叫来,叮嘱了一番。这就是多了一份防人之心了!

    李诚人还没到登州呢,一队快马追上来。“自成先生慢行!”

    公鸭嗓子很有特点,来的是个小黄门。见到李诚,小黄门翻身下马行礼道:“见过自成先生,陛下有话,请屏退左右。”都不用李诚吩咐,十个宿卫已经开始隔离!

    “吼!”一声怒吼,“轰!”一声巨响,一团烟尘。李诚看了一眼,伸手扶额:“李山,滚!”

    宿卫在别人的面前很牛,隔离众人时,大家都顺从了。唯独李山不干了,你干啥?

    李山的眼里只有李诚啊,别人的话他鸟都不鸟,宿卫急了,亮了刀子。李山一伸手,给人刀子夺了过来,还好没捅回去,这是没傻到家。即便如此,举起一个宿卫,丢出去好几步。摔了个七荤八素的,一干宿卫纷纷亮出刀来。

    李诚及时的下令,李山这才悻悻的走开,很不服气的瞪了一眼那些宿卫。那意思,算你们运气,不然把你们都打扁。

    “倒是个忠仆!”小黄门还得陪着笑容, 别看他是天使,出门的时候,大太监再三叮嘱,一定要对李诚恭恭敬敬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有啥事情,为何不直接下旨?”李诚歪歪嘴,一副不爽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黄门心里那个苦啊,您好歹问一句,咱家叫个啥吧?好吧

    -啃-——-书--网-小--说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网推荐:

    --啃--书-小--说--网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

    ,直接问陛下有啥话。

    “这是总管的信,您还是看看吧。”小黄门地位太低,只能捏着鼻子忍了。

    李诚接过来一看,火漆封的信封,一点问题多没有,这才打开一看。说是大太监的信,实际上内容是李世民的意思。就说一个事情,禄东赞代表吐蕃赞普,表示臣服,并求亲。诸公皆以为可!

    李诚看完之后摇摇头,问一句该不该和亲都不肯么?看把你矫情的!我在长安的时候,早就表明态度了,你有不是不知道。现在派人来送这个信,啥意思?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到登州自然有奏折。”李诚懒洋洋的摆摆手,这事情他必须做出不关心的表情才行。这个时代的雪域高原,对于大唐来说,毫无吸引力。大臣们的观点,放在这个时代一点毛病都没有。不就是一个宗室女么?

    付出一个女人,换来边境至少二十年的太平,这买卖做的。

    但是站在李诚的角度看,这个女人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小黄门急了:“自成先生,总管等着回信呢。”李诚看看前方,淡淡道:“一起走吧,前面驿站住下,我再回信不迟。”

    是夜,烛光下,小黄门站在一旁,李诚对着一张纸,却迟迟不肯落笔。思之再三,还是提笔写下第一句话。小黄门根本就不敢看,扭头看着门口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小黄门好不停顿,带着李诚的回信,赶回长安。

    信到长安已经是十日之后,大太监得了信,二话不说拿了就走。正在吃晚饭的李世民,停下筷子,打开李诚的信。看罢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李诚的态度很明确,如果非要和亲,一个工匠都不能陪嫁。可以多送一些佛经过去,还不够的话,弄一些和尚过去。然后李诚开始跑题了,希望陛下能给李诚送一些造船的工匠。

    李世民很好奇的是,为啥李诚会强调工匠不能陪嫁的事情。这是他最不理解的地方。任何一个朝代,工匠的社会地位都不高。

    “去查一查,自成那些作坊里,工匠的地位如何?”李世民叫来大太监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,不用查了,奴婢早就查过了,自成家中工匠,最高者俸禄不在七品知县之下。”大太监很干脆的给出了答案,李诚家里的最高一级的工匠,俸禄堪比七品官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算是把李世民给惊的一抖,难道说,工匠真的如此重要么?仔细一想李诚的作为,在长安期间,他很少跟文人来往,接触的都是一些权贵二代。

    李泰麾下文人汇聚,多次相邀,都被李诚坚决拒绝了。这家伙,跟那些工匠,倒是能相处的很好。李诚的行为,在当下的长安,与主流有点格格不入的意思。

    次日,阎立本捧着一幅画出现了,这是李世民接见禄东赞时,阎立本画的一副画,步辇图!一群宫女抬着李世民,大家要看过一些韩国电影,不难发现韩国的大人物都是这么被抬着走的。

    可惜,李世民没心情看这画了,心里纠结着,还要不要和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