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零七章 何所求
    “一串东珠就把你收买了?”书房里的李诚叼着烟斗,斜着眼睛,一脸的嫌弃。“

    得人钱财,与人消灾!”武约声音不大,明显的底气不足。要说后悔?那是不可能的,她处心积虑,假装收了金荣的贿赂,把人带来就是要看到谜底。“

    小小年纪,一肚子鬼心思!”李诚一句话,说的武约急眼了,冲到李诚伸手,从后面双手抱住脖子,使劲的摇晃:“叫你让我猜,叫你让我猜。”解

    气是解气了,但是亏也没少吃,李诚一脸的享受,没想到武约有个大食堂。比郑洁的食堂小点,跟白嬛应该是一个规模。青春年少时,挺拔的弹力十足。金

    荣在前院里站着,心头忐忑不安,今天当街拦着那个小姑娘,总算是又得到了一个机会。按说他的身份地位,与李诚相比不啻云泥之别,但他是个有追求的人,万一呢?新

    罗是小国,靠着大唐的庇护生存。抱上这条粗腿,一切皆有可能。“

    你进来吧!”一脸红润的武约出来了,刚才在书房里,她最后才反应过来。看着李诚一脸享受的样子,又气又羞,好在李诚没为难她,答应见金荣了。进

    了书房,武约往李诚身后一站,金荣见礼之后,躬身站立,等待李诚的垂询。金荣仔细的观察过,这屋子里没一个新罗婢。这让他失望不已,手头就有几个新罗婢,打算献给李诚的,看这意思,这位贵人对新罗婢没啥兴趣。怎

    么说呢?大概是审美的关系,李诚身边的女人个头都不小。新罗婢的优势是小巧玲珑,肤白音清,善于满足雇主的各种要求。李诚在大理寺的时候,身边就带着两个新罗婢。强烈的罪恶感,让李诚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“礼下于人必有所求,你想从我这得到什么?”李诚开口了,不紧不慢的语气,带着一股无形的压迫力。李诚其实也挺好奇的,他到底会求点什么呢?李诚不担心他有所求,担心的是他无所求。金

    荣知道,现在是关键时刻了。看了一眼李诚,眼睛并没有对着自己,而是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窗外是枝头日渐萧瑟的初秋,偶尔有一片落叶摇曳而下,一阵风来,被吹的远去。“

    贵人,小人求一个机会。”金荣咬咬牙,说出了自己的要求。李

    诚回头,这个答案有点模糊,一个机会,什么机会?“

    你现在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立刻起身就走,我可以当你没来过。一个是说实话,别跟我玩模棱两可。”李诚的语气突然加重,语速也变得快了,似乎没什么耐心。

    “金荣求为贵人爪牙!”金荣跪地叩首,大声说话。心头忍不住一阵窃喜,赌对了。“

    新罗王是个女的吧,叫金德曼。”李诚语气恢复平缓,金荣狂喜,强忍激动:“贵人所言不差,正是金德曼。”“

    嗯,新罗与大唐交好,朝廷册封金德曼为乐浪郡公、新罗王。你也姓金,不会想做这个新罗王吧?”李诚似笑非笑的看过来时,金荣浑身剧烈颤抖:“小的绝不敢有此心,金荣不过是金姓末支,只求为贵人效力,以功进为大唐官。”一

    个新罗人,却想做大唐的官员,这么说吧,金德曼是唐朝的柱国。理论上是唐朝的官员。一个新罗人,做了大唐的官员,回去之后确实有值得炫耀的地方。“

    嗯,你可以走了,有事情,我会让人找联系你。”李诚突然显得意兴阑珊,摆摆手示意金荣可以走了。金荣一头的雾水,起身惴惴不安的后退,出来是后背全是汗水,湿透了衣裳却浑然不觉,一阵风吹来才觉得凉意。

    “姐夫,就这些?”武约失望不已,自己想了很久都没有答案的事情,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,求一个给李诚效力的机会,这是多么扯淡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这些,无趣,真是无趣。”李诚起身摇头,他也很失望。武

    约多精明啊,一看李诚的表情就觉得还有别的含义,抓住手抱着:“姐夫,说清楚嘛。”李

    诚苦笑道:“有什么好说的?他姓金,一开始我还觉得他志存高远,想着借我的手,搞个政变之类的,过一过当新罗王的瘾。没想到,他压根就没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武约惊呼一声,她还真没想到这上头去。惊讶之余,武约道:“姐夫,他要是真的想当新罗王,姐夫帮他不帮?”“

    呵呵,他要是想当新罗王,也不会说出来的。金德曼坐女王,男人们不服气的心思肯定会有的。只要他露出半点想借我之手为王的言行,呵呵呵。”李诚淡淡的说着,武约怒道:“姐夫怎么这样啊?说话总是说一半,让人猜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话,你都不明白?当然是一刀剁了他喂狗啊!金德曼是陛下册封的新罗王,金荣算个什么东西?不过话说回来了,新罗王不能做,百济王倒是可以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武约听了越发的不解了,问道:“为啥不能做新罗王,却能做百济王?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抬手摸摸她的脑门:“傻明空,这些事情不该你关心,你只要盯着姐夫在登州的家业就行了。今后登州的产出,有一大半是你姐姐名下的产业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是自然,姊姊嫁给姐夫,自然要有傍身的家当。妾身还是想知道,为何能做百济王,而不能做新罗王。”武约追根问底,李诚暗叹,果然是将来要做女皇的人啊。兴趣完全不是一般女人能比的,这么小就爱关心这些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不希望朝鲜半岛出现一个统一的政权,这样对大唐不利。”李诚笑着解释,手在武约的脸上滑下,小娘子也不躲闪,还用脸蹭了几下手道:“新罗一个小国,如何统一半岛?不说百济了,高句丽也不是新罗能惹的起的。”“

    陛下征伐高句丽为必然之举,灭了高句丽,也不能让新罗吞并百济。半岛上有两个小国,远远比一个小国好摆布。算了,这些事情不该你来操心,出去忙你  的事情吧。”眼

    看手就要习惯性的打球了,李诚赶紧刹车。这习惯都是被郑洁和白嬛惯出来的,咳咳!这个借口有点烂,应该说李诚就不是啥好鸟。

    武约很失望的翻了翻眼珠子,刚才那一瞬间,尽管心跳的厉害,但是却在无声的呐喊:“再下一点,再下一点。”只要你敢下手,就敢赖上你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老司机踩了一脚油门,好险!“讨厌的姐夫!走了!”武约羞红了脸,小碎步快走出了门。李诚目送武约出去,对于金荣,李诚倒是不愿意多伤脑筋,有事情他能办好,李诚就不会亏待他。就

    李世民那个尿性,一个歪果仁,愿意效忠大唐,为大唐立功,做大唐的官员。这是李世民最喜欢的事情,说明天可汗有魅力嘛。一

    主二仆,一马二驴,刘仁轨出现在登州城门口。刘仁轨根本就无法理解,他一个寒门出身,籍籍无名的陈仓县尉,怎么就入了李诚的法眼。据传,李诚在吏部亲自点了他的名,陈仓县尉刘仁轨,人生轨迹就这么发生了变化。如

    果没有变化的话,他应该在两年后,才进入李世民的视线。原因是他一顿棍棒,弄死了一个折冲府的都尉鲁宁。李世民知道了很恼火,一个县尉都敢杀都尉?

    召刘仁轨进京,当面质问。这家伙也不知道跑路,一个人一头驴就进了京,一路顺风的见到李世民。当面解释鲁宁干的烂事,又说了自己的处置经过。上任之后先劝说,警告不要违法,鲁宁依然故我,刘仁轨一顿刑杖打死算逑。刘

    仁轨屁事没有,还提拔为咸阳县丞。鲁宁白死了!这事情放现在,怎么也要判个过失杀人吧?但是唐朝就没这个担心,皇帝认为他没罪,还有功。

    因为李诚,刘仁轨是没机会面见李世民了,还得收拾不多的家当,紧赶慢赶的来登州上任。偏偏吏部的文书里头,还不说新职务是啥,就是让他到水师听用。刘

    仁轨费解不已,到了登州也不着急去住下,看看时候还早,吃了午饭就往登州府衙来了。在城门口打听过了,水师总管衙门在建中,暂时借登州府衙办事。

    登州水师规模太小,所以也算是从无到有了,李诚存心故意,把一干俗务丢给许敬宗。许

    敬宗第一天就碰了个软钉子,不过也没灰心,全力投入到工作中去了。事情其实还不少呢,总管府需要有人员有班子吧?从长安来的人有二十个,都是那种政治上的倒霉蛋。不然谁肯来登州?许敬宗以这些人为班底,先将水师的政务部门搭建起来。

    忙的脚不沾地的时候,下吏来报,有个叫刘仁轨的县尉来求见。

    许敬宗知道这个人是李诚点名要来的,就想看看他有啥特别的。立刻就见了刘仁轨,一见面客套两句,许敬宗也没觉得刘仁轨有啥特别之处。把

    随身的文书奉上,办完了报道手续后,刘仁轨问起自己的职务,许敬宗笑道:“正则,此事在下也不清楚,这样,谋带正则去见自成总管,看他有啥特别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刘仁轨有点懵,这什么意思?我的职务都没确定?李自成这个家伙,这么不靠谱么?打

    死刘仁轨都不信,李自成是那种书生意气,不通俗务的人。

    跟着许敬宗,刘仁轨来到李诚的住所,通报之后,堂前等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