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一章 武装到牙齿
    腰间绑条绳子,李诚回头看看,一股子英勇就义前的悲壮,闭着眼睛,我跳!

    噗通!李诚闭眼一条,身后钱谷子、牛二贵互相看看,也闭着眼跳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海水好凉!”李诚叫了起来,这季节的海水不凉才怪呢,这还是大中午的,换成夜里来,这海水还能更凉一条。身子往下沉,赶紧不疼,一口海水灌进肚子,好爽!船

    上的水手们憋着笑,却又不敢笑,看着水师总管带着一群旱鸭子,在海水里扑腾。吴都尉在一旁紧张的看着海里的这些人,一阵胡乱扑腾后,李诚找到了狗刨的感觉!海水真咸!

    钱谷子和牛二贵还算好,他们小时候在家里的河里游过,都是会水的。唯一悲剧的就是李山,扑腾了一番,咕噜咕噜的往下沉,吴都尉赶紧让人往上拽。船

    没敢走远,就在栈桥不足二十米远的地方。说实话,打死吴都尉都不愿意看见李诚下海,但是上司要坚持,他硬着头皮也要答应。看见上司在海水里出丑,这不是啥好事啊。“

    觉得好笑是吧?这季节往海水里跳,就为了学游泳,对你们来说好笑,总管是个关中人,还不会水,现在还觉得好笑么?”吴都尉小声的警告船上的下属们。篝

    火烧的正旺,噼里啪啦的作响。裹着毯子,一身短打,光着膀子的众人,围着烤火。李山躺在火堆边上,喝了一肚子的海水,吴都尉催吐之后,已经半死了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听好了,想在水师干,就得学会游泳,这只是第一步。过几年,学的差不多了,都给我上船去,什么时候不晕船了,什么时候算完。”李诚恶狠狠的说话,躺在地上半死的李山也挣扎着坐起来,目露凶光:“主人行,我就行。”“

    老吴,让你准备的东西呢?”李诚招呼一声,吴都尉赶紧拿出几个羊皮袋子。形状是长条的,李诚接过一个看看,对着口子使劲的吹起,鼓起来之后,口子用袋子扎紧了。“

    一人两个,吹起后绑在腰间。”李诚招呼一声,之前不拿出来,自然是故意的。不喝几口海水,怎么能学会在海里游泳。“

    老吴,这东西,让人多做,确保每个官兵,一个至少有两个。关键时刻,这可能救命。”其实不用李诚说,吴都尉也看明白了,这是救命的好东西。“

    总管,这可还差点意思,万一破一个口子,可就全漏气了。不妨做十几个小的,然后串在一起,一个两个漏气也不打紧。”吴都尉提出改良意见,李诚摇头道:“不嫌麻烦,你去想法子改进这个救生衣,以后跑船的,都得有这个。”

    李诚水性不行,这年代的海船,有点风浪就翻!怕死的李诚自然要把装备搞上去。考虑到晕船的事情,必须先花点时间适应一下,别等到将来在全体官兵面前晕船,那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水师,没那么简单啊!当然这还是水师,不是海军,百年海军这个说法,不是乱说的。

    “老吴,过来!”李诚缓和了许多,看了一眼抱着酒壶在灌的李山,嫌弃的踢开他。

    吴都尉赶紧过来:“总管,今日之事,绝对不会走漏半个字,卑职已经警告过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头黑线,尼玛,我找你来说的不是这个。算了,有人打招呼也不错,传出去确实挺没面子的。“水师有没有去过对面的?”李诚说的是辽东半岛。

    吴都尉一脸的苦涩:“以前倒是去过,本朝以来,水师不受重视,倒是没怎么跑。再说了,这北海里海匪不少,水师这几条船,真搞不过海匪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想起来了,眼下这水战,用的啥武器?”关系到将来在海上是被人打呢,还是追着别人揍的问题,李诚自然很重视。

    “远程的话,一百步之内用八牛弩射,靠近了用拍杆,还有弓箭和弩箭。靠帮了,就跳帮,抄家伙对砍。”吴都尉倒是内行,不过李诚想了想:“营寨里的船上,都装着这些武器?”吴

    都尉一脸的苦涩:“回总管,一艘二百料的船上,装了拍杆,八牛弩没有,这东西稀罕。”李诚皱着眉头,心道这不行啊,装备没优势,打个屁的打。“

    投石车,能装上战船么?”李诚想起这个来了,记得好像有这么个东西在海战里。“

    装是能装,就是没个准头,再说这船装了投石车,它也跑不快啊,石头可沉着呢。八牛弩有准头,带着钩子,方便靠帮跳帮。近了用火箭,斩断缆绳后还得防备烧了自己。”吴都尉很小心的解释,他看出来了,李诚是个外行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这八牛弩为何不能用火箭?”李诚突然想到了问题,吴都尉心里一阵无语,八牛弩的射速摆在那里,怎么用火箭,还没射到对手的船,火早就灭了好不好?“

    总管,这个,八牛弩用不了火箭。”吴都尉压低了声音解释,生怕李诚尴尬。李

    诚听了想了想道:“去,拿火箭来我看看,都是什么样子的。”吴都尉赶紧派人去取,小船上就有,很快就取来一支,李诚看了一眼就明白了。所谓的火箭,就是麻布泡了油脂,晒干之后绑在箭头上,点火射出去。

    这肯定不是汽油,也不是煤油柴油,射速稍微快一点,那火肯定就灭掉了。

    “这肯定不行,得想法子解决这个问题。”李诚摸着下巴,思虑良久,发现能解决问题的办法有两个,一个是找石油去,这玩意就算不上土法冶炼一下,烧起来也很猛,不会轻易熄灭。另外一个就是黑火药了,这玩意简单啊,最佳配比不知道,可以慢慢弄啊。学

    历史的对黑火药怎么会不耳熟能详呢?还有颗粒化,这也很重要。总归是要反复实验,硝石好办,木炭好办,麻烦的是硫磺,少数还好,大批量的要找渠道。最

    后就是提纯技术了,硝石、硫磺,都要提纯,不然杂质多了,很难达到最佳的效果。李诚在脑子里找了找,运气不错,在网络上还真的看过相关的文章,就是不知道靠谱不靠谱。嗯

    ,就这么定了,回去就想法子,先找到石油,再搞出火药,然后让工匠摸索一下,能搞出康格列夫火箭,不要太酸爽了。这玩意,虽然准头很感人,但玩的就是密集攻击,放火为主,杀伤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为了利益也好,为了性命也罢,都必须把水师武装到牙齿。第

    一次下海总算是没出事情,回到家里洗个澡,换一身衣服,再来一碗姜汤灌下去去去寒气。李诚把武约叫来问话:“那个金荣,啥时候回新罗啊?”

    武约笑道:“问过了,他说等明年三月回去。”李诚一听不对啊,为啥要等到明年三月呢?等等,不会是渤海湾结冰的事情吧,这季节还早着呢。中秋节都没到!我

    一定疏忽了什么?李诚摸着下巴,干脆不想了:“去,叫人把金运来叫来。”金

    运来赶到都过了半个时辰了,见到李诚赶紧问候:“草民见过贵人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道:“嗯,起来说话,运货的事情,你办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金运来赶紧道:“新罗海商那边,找了五条船,多跑几趟,差不多年底前都能运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诚皱眉道:“北海冬季结冰么?这季节,还适合跑新罗航线么?”金

    运来听了赶紧道:“回总管的话,北海冬季靠岸边确实有结冰,但是很少。现在去新罗还是能去的,就是去了回不来了,要等开春才能回来。跑海船,要有风才能跑,冬季刮的北风,自然就不好跑了。”“

    不对啊,你这怎么晕咸鱼呢?”李诚想起来问一句,金运来明白了,笑道:“总管,这不一样,我们贴着岸边走,不用横渡北海,也不用走黄海。风向不对,还可以用船桨呢。”李

    诚一拍大腿:“我想起来了,季风!航海需要跟着季风走!”这

    年月是帆船啊,没风你跑个屁的远航啊!李诚总算是想起来了,果然是隔行如隔山!难

    怪金荣明年才走呢,李诚反应过来了,追问一句:“对了,在登州沿海的新罗、百济的海商船只多么?”

    “登州一个地方不算很多,每年这个季节,能留下来的也就是七八条船的样子。贵人的意思,都拿下来?”金运来很聪明的领会到了,李诚点点头笑道:“我给你写个条子,你去府衙找许总管,让他给你开个公文,你拿去征用海商的船就行了。”金

    运来露出为难的表情,征用是不给钱的。好在李诚补了一句:“费用的话,按照你们的船一样来算,不能强行征用,不然会打击海商的积极性啊。影响今后海商贸易。对了,你跑过南边么?江东沿海一代。”金

    运来听了连连摇头:“总管,这可不好跑,一是没海图,二是海商不好辨认方向。据说南边有人会牵星术,遇见有云彩的晚上,也会迷路。”武

    装到牙齿,怎么可以没有六分仪呢?怎么可以没有指南针呢?

    “海上迷航的事情,我倒是有办法解决,不过需要专门训练一批人才行。这事情先放一放,将来再说,你去忙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