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一十六章 新船下水
    “青城山下白素贞,洞中前年修此身……。”戏台上明月扮演的白素贞,身边跟着一个白牡丹扮演的波浪形小青,视觉效果意外的和谐。

    早就传遍长安的故事,新颖特别的唱腔,《白蛇传》轻而易举的红遍长安。平康坊的娘子们,即便是青春已过,颜色不再,靠着戏园子照样能活下去。每

    一场演出结束,幕布拉上的时候,都会出现一行字,编剧:自成先生。

    李诚虽然不在长安,关于他的传说却依旧在流传。平康坊的娘子们念兹在兹,许久不见先生新作,不知何时再唱自成诗。贞观十二年的大唐,初唐四杰最大的卢照邻还是小屁孩。李诚领一时fengsao,达到了无人能及的高度。《

    白蛇传》红遍长安,伴随着万户捣衣声,大小娘子们口中唱的都是这出脍炙人口的曲子。明月、白牡丹红遍长安,反倒是反串许仙的娘子,因为不断的变化,没有红起来。其实这出戏呢,算的上是女主的戏,许仙不红也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又一场演出结束之后,明月下台卸妆时,眉开眼笑的若儿过来道:“登州来人了。”明

    月不等卸妆,匆匆起身往外走,见到在外等候的钱谷子,上前道:“郎君可以书信?”

    钱谷子抱手笑道:“回明月娘子,家主有信一封,还有一些礼物,都叫人送到宅内去了。”“

    这样啊,辛苦了。”明月赶紧客气一声,这是李诚跟前的亲信,丝毫不敢怠慢。若儿送到外面时,一张飞票塞过来:“辛苦了,拿去喝茶。”钱

    谷子一点都不带客气,笑嘻嘻的收起道:“若儿妈妈,明月娘子再不抓紧,要落在别人后面了。”若儿心中一紧,赶紧追问,钱谷子收了好处,自然说了一些李诚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事情都是无关紧要的,但对于若儿和明月来说,却是很要紧的事情。李诚身边有白郑二女,被她们抢先生下孩子的话,明月的地位就很尴尬了。关

    键还是这两个女人的出身不差,这是明月的天然劣势。得想法子找补回来。

    送走钱谷子,若儿回来一番说话,明月的心头也是一阵紧张。赶紧回家去看了李诚写来的信,看完了轻松了许多。李诚在信里说了一些想念的话,同时还强调了大唐盛世来临,长安最鼎盛的时候已经来到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下,对于明月这些人来说,无疑是最佳的发展机会。不要想那么多,抓紧时间扩张戏园,十年的时间就能挣到一辈子花不完的钱。

    放下信的明月却不这么想,而是愁眉不展道:“妈妈,便是有一生都消受不完的钱财,也比不了给郎君生下一儿半女来的实在。”

    这个年代的女性思维就这样,什么独立自强这些观念完全没有。抓住一个好男人才是正经,办法也很简单粗暴,生孩子,生儿子。“

    不若去一趟登州,呆上几个月再回来。”若儿给出了个主意,明月很是动心。“

    只是郎君信中说了,眼下正值最佳扩张的阶段,就这么去了登州,怕是要辜负郎君的好意。”明月有点动摇,说这话都不坚决。若儿道:“糊涂,能唱戏的人多了,能依靠的男人却少之又少,别废话,这就让人去跟钱谷子说,走的时候带上你。”

    怀贞坊,李宅。崔芊芊一脸的志得意满,手在肚子上轻轻的抚摸着,一个生命正在孕育。这时候大妇的姿态显示出来了,武顺和秋萍都被她叫来一起说话。“

    郎君在心中问起了书娘和秋萍,重点问了安乐。登州偏远,我寻思着,郎君身边没个体己人照看也不是个事情。”这话的意思很明白,希望秋萍主动请缨。

    秋萍是个聪明人,心里很是动心,但也没吃崔芊芊的饵,负责不安分,正在活跃的要走的安乐,低声笑道:“大娘子想的周全,只是安乐还小,我也走不开。要是不放心,让莺儿去一趟就是。”武顺则低眉顺眼的,什么都不说。这

    时候谁要做出头鸟,今后就是崔芊芊的打击目标。崔

    芊芊说了这些话,目的就是一个,派莺儿去盯着李诚,免得被隔壁家里那个小狐狸精抢了先手。说实话,武顺很是尴尬,武约这个事情,她事先真不知道。真实情况是武约自作主张,杨氏推波助澜。至于武氏的脸面,那才值几个钱?还

    有一个事情,杨氏也有点无奈,李世民要选秀,武三娘是出了名的美娘子。宫里来人之前,杨氏果断的把武约丢给李诚去了。毕竟武约进宫只能从底层做起,宫里的情况就算没经历过,也知道个大概。

    把女儿送进去,那就是去受罪啊。谁让武约娘家没啥靠山和背景呢?就算侥幸被李世民看上了,也未必能顺利上位。皇宫里的争斗,说是刀光剑影都不过分。只

    是这个事情吧,把崔芊芊给气的不轻,武顺都没过门的,就下把小姨子丢过去了。眼睛里还有我这个大妇么?所以呢,崔芊芊要敲打一下武顺。秋

    萍很合作,崔芊芊顺着她的话就道:“这样也好,让莺儿去登州,我们都放心。”武

    顺心里其实很清楚,李诚身边还有白嬛和郑洁呢,莺儿去了也算是个武约做帮手了。所以这个事情,她也是举双手赞成的。两个小的联手,怼死两个外来户。

    肚子里有货心不慌,崔芊芊在此之前,作为大妇是有点底气不足的。这年月就是这样,肚子不争气,别的再强都是虚的。李家无后,这是最大的问题。一个家族,没有后代,怎么开枝散叶?怀孕之后,崔芊芊气势都不一样了,至少证明她能生育。

    长安城里的事情,李诚自然不知道,水师千头万绪,都需要去做。忙碌的时光过的很快,事情虽然很多,但是许敬宗和刘仁轨这两人确实给力,分担了大多数的工作。李诚得以专心的抓船厂的事情。

    轰!缆绳砍断,新船被滚下来,海水倒灌后托起这艘新船。一千料的大船,在这个时代未必是最大的船,但肯定是最大目前最大的海船。杜

    老头看着新船下水,很是得意的站在李诚身边道:“总管,这条船总算是造出来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倒是很镇定,万吨大船都见过,这算个什么?排水量也就是五六百吨的船。还是一条平底的海船,用的是硬帆。关于海船的格式问题,李诚实在是没太好的办法。大航海时期那种软帆尖底的海船,现在的技术根本造不出来。即

    便能造的出来,也无法让人信服。这是大唐,面对的是渤海、东海、黄海。这种特殊的情况下,硬帆自然是首选。中国人一点都不傻,海船在不需要走太远的情况下,硬帆的效率更好。不是说软帆不好,而是在中国人看来,不实际。李

    诚面无表情的样子,让杜老头有点担心,难道说自己做的还不够好么?“

    接下来海试的过程很重要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确定这条船在多数情况下能扛的住大海的考验,这才算是过关。对了,船厂的规模可以适当的扩大,在增加两个船坞吧。”李诚显得很平静的时候,现在已经是一片欢呼声。杜

    老头自然没啥不满的,按照李诚的意思,杜老头是朝廷的官员了,这船厂就跟他没关系了。交给他儿子来继承就是了,杜老头安心的做官,确保船的质量,还有产量。新

    船下水,正式海试还要等两天,李诚把吴都尉叫来吩咐:“这种新船,明年会增加很多,还要造更大的船。水师当务之急,是确定新船的性能。海试时间为一个月,期间一定要确保安全,绝对不能大意。如果出了意外,每人抚恤金二百贯。”

    新船要海试这个事情,吴都尉还真的没有概念,这是李诚提出来的,他只能接下来。这

    年月在海上讨生活,就是在生死线上找饭吃。李诚的态度,吴都尉和麾下都很感动。水手的命不值钱啊!二百贯的抚恤金,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,三五年内不愁吃穿了。

    新船下水,李诚兴致却不算很高,这就让杜老头有紧迫感。李诚要求造更大的船,这对他来说压力很大。新船下水只是第一步,还有两天的时间,要给战船装上拍杆和八牛弩。船上不仅仅是水手,还有一队战兵。运

    气的是,这个时代的气温较高,冬天的渤海封冻的时间很短。新船还有足够的时间,在封冻之间完成海试。

    相比于李诚的平静,刘仁轨和许敬宗就没法平静了,前者是因为新船之大,让他感到兴奋。头一回对水师的前途看好。后者则在担心另外一个问题,造船的钱从哪来?

    这一条新船,据说造价就是一千贯,用的是最好的材料,最好的装备。水

    师,从来都是很烧钱的勾当,不像地面部队,一般的府兵,有把刀,一件皮甲,就能拉上阵去打仗了。水师则想都不要想,跳帮作战之前,都是最大限度的杀伤对手。火攻才是这个时代海战最具威力的战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