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二章 出海
    驸马!这个名词在民间意味着一步登天,攀龙附凤。看看民间戏曲就知道,什么《女驸马》《铡美案》等等,驸马就是个锅,什么都往里装。实

    际上做驸马是很苦逼的,多数情况下,驸马就意味着一辈子做一个富贵闲人。对于普通百姓而言,这是求不来的好事,但是对于有志青年,还有那些士族子弟,做驸马很不爽。

    大丈夫要建功立业,光耀门楣,尚公主做驸马算什么回事呢?好吧,这还不是重点,重点是唐朝的这些公主,活的太过精彩了。她们对生活充满了热情,生活态度极为奔放。

    唐朝也不是没有士大夫阶级认可的公主,但是这一类公主,多数早夭。翻翻《唐书》,驸马头顶草原,公主蓄养面首,公主干政,这一类的记载不要太多。总

    归这是个男权时代,唐朝公主们的强势,就算当时不说,世人心里自然是抵触的。房

    遗爱和高阳的记载存在争议,固然有后来文人抹黑之嫌,但是也不难看出,唐朝公主的作风。房遗爱这个人呢,在李诚看来固然不聪明,但也不会傻到老婆偷人,他看门的地步。至

    于后来牵扯到谋反中去,李诚怀疑可能是受到了高阳的牵连。要知道,高阳胆子不小,或者说是给惯坏的孩子。这种人一旦脑子抽了,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。

    房遗爱前来告别,李诚还不好说啥,总不能来一句“看紧你媳妇。”这话说完,真的要友尽了。特么的还没过门的媳妇,你这么不是咒人家么?房遗爱来告别,那是因为家里另外有安排,在北衙里头安排个差事,打磨几年,等公主年龄合适就成亲。

    送到门口时,李诚来一句:“兄弟,不管将来遇到什么难事,记得你还有个哥哥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把房遗爱的眼泪都快说下来了,正色拱手道:“哥哥高义,小弟记下了。”这人呢还是比较实诚的,知道个好歹。认人做事也比较一根筋!程

    处弼没立刻走人的意思,而是笑道:“哥哥,带上小弟和一队官兵吧?”

    李诚看过去,一双真诚的眼神,这是真的在担心自己。兄弟会十二人,选择加入水师的就三个,房遗爱还留不下来。程处弼和尉迟宝琪这对冤家,反倒是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去做买卖,又不是去打仗,带着你们干啥?十几个随从都多了。”李诚还在解释时,尉迟宝琪快马赶到,远远的翻身下马:“哥哥要出海,如何能不带小弟?”说完还瞪一眼程处弼,那意思你居然撇下我?李

    诚又是一番解释,程处弼和尉迟宝琪却不肯松口,死活要各带百人相随做护卫。李

    诚稍稍沉吟道:“这样,你们各带二十人,我只要带上李山几个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这趟出海,鬼知道会遇上什么风险,李诚还是决定要稳妥一点。多带点人,有点事情打不过也能跑不是?程处弼还要说,尉迟宝琪先道:“如此最好,小弟这就回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程处弼的话给赌回去,匆匆告辞,追上尉迟宝琪怒道:“你甚么意思,置哥哥安危于何地?”尉迟宝琪回头冷笑道:“哥哥做了让步,我没脸得寸进尺。回头别跟着去的机会都没。”这

    个道理程处弼很清楚,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,被这厮抢了先手。

    “这等实体有何可争的,回头跟着哥哥在外,遇见事情别躲在后面就行。”程处弼嘴上绝对不能输,尉迟宝琪只是笑笑,眼神里充满了“关爱智障”的意味。

    李诚出海自然是不能对外说的,绝对要保密的事情。两天之后的清晨,李诚带着三个随从,悄悄登上了水师最大的战船。这条一千料的战船,是唯一没有装货物的船。碍

    事的拍杆拆了下来,八牛弩留着,这是吴都尉死活要坚持的事情。他的道理很简单,一旦有事,这条船跑起来够快就行。对此,众人的意见意外的统一,李诚坚持都没用。

    这就是没打算让李诚有机会打海战,随行的十条船都是商船。登州本地有六条船,新罗海商四条船,一起离开登州,奔着现代地图上的旅顺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吴都尉来亲自担任了船长,而且还是旗舰的船长。这条的船的武力一点都不差,前二后一,三副八牛弩,水手加战兵近百人。人人强弩在手,横刀在腰,为了李诚的安全,算是挖空心思了。说句不好听的,真遇见大批海匪或是敌国的船队,金运来不会给李诚冒险的机会。“

    海匪好办,这片海域最大的海匪头子黑寡妇,只要收钱就放行。倒是高句丽和百济的水师,对大唐颇有敌意。”吴都尉跟在李诚身边,小心的介绍情况。

    这次出海,吴都尉也是拼了,私下里几个前水师的校尉一起商议时,面对大家对李诚用人的抱怨,吴都尉反倒呵斥:“换成谁在水师总管的位子上,能不用自家兄弟?总管不过安了三个陆营的校尉,算是厚道的。”毫

    无疑问,这说的是刘仁轨、程处弼和尉迟宝琪,实际上刘仁轨就没怎么上船,他基本是在抓总,负责全局执行的人物。总管府的长史才是主要职务,水师校尉是兼职。李诚的目的是让他经常接触基层,为将来接任水师总管做准备。

    一身便装的李诚,手扶船舷,看着渐渐远离的登州,最后就剩下一条还海岸线,这才回头笑道:“别紧张,我们是出来做买卖的。”

    吴都尉很想说自己不紧张,但卑职真的做不到啊。这次出海,他是在赌,不赌不行啊,别看他嘴上训斥老不下,实际上危机感很强烈。本以为水师下属两个郎将,总能混到一个,现在看来不稳了。这也是他死活要跟着一起出来的原因。跟

    水师总管一起出来,共一回生死,这郎将的位置才算心里有谱。不然鬼知道会朝什么方向发展,长安城来的两个校尉,出身都吓死人。刘仁轨这个长史,李诚更是大胆放权。吴

    都尉不知道的是,船队离开登州不过半,就给人盯上了,远远的一条快船满帆飞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