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二十三章 我是买卖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总管,那便是大谢岛!”金运来对着地图,指着前方的一个海岛。因为海面高度的问题,现代地图上的很多岛屿,都在海平面下。这就导致了很多暗礁,在海上航行的话,如果不熟悉海况,撞上暗礁那是要死人的。别看吴都尉自领船长之职务,离开登州后,实际的船长

    还是人家金运来,别人也不敢领航啊。对比后来的地图,不难发现从登州到旅顺这一段,岛屿的名字都不一样。明朝时期的铁山岛,这时候在海面之下。现代地图上的长岛,应该就是大谢岛。海岛面积要小很多,周边诸多岛屿,在海面下以暗

    礁的形式存在。

    船队离开登州后,朝东北方向行驶,绕一个弯子,然后再北上,目的就是为了避开诸多暗礁。登州北面的海域,岛屿众多,在唐朝就意味着暗礁众多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海面上,从登州到辽东半岛,露在海面上的岛屿,有名字的也就五个。自南往北,分别为大谢岛、龟岛、歆岛、未岛、乌湖岛。其中以大谢岛、龟岛、乌湖岛为大岛。

    海匪头子黑寡妇的巢穴之一,就是乌湖岛。所谓狡兔三窟,黑寡妇纵横这一片海域,自然不止这么一个巢穴,黄海海域还有广鹿岛,海洋岛,都是她的巢穴之一。

    其中广鹿岛比邻辽东半岛,是黑寡妇登陆高句丽的跳板。每年夏秋两季,粮食收割之时,就是黑寡妇上岸抢劫的时候。

    提到航海,就绕不开黑寡妇。所以,金运来提了一句:“眼下距离黑寡妇的巢穴乌湖岛,尚且有些距离。此番北上,卑职不欲生事,真的遇见黑寡妇的船队,交点买路钱就是。”

    金运来这是提前预防,免得李诚不买账,回头要跟黑寡妇掰腕子,那就麻烦大了。商船就是商船,挣钱是主要目的。只要黑寡妇的条件不苛刻,金运来等海商就能接受。

    李诚不动声色的点点头,心里还是很吃惊的。这个黑寡妇是个人才啊,居然学明末的那帮船主,收海上过路费。“嗯,眼下朝廷水师初兴,一时半会也动她不了。不如这样,回头主动去乌湖岛拜访一下,跟她好好商量商量,能不能这样,我们交年费,她在过路费上优惠一点。”李诚笑呵呵的说着,丝毫没有抵触的意

    思,金运来直接傻掉了。

    还有年费这种操作?总管大人是什么脑子?怎么想到这招来讨价还价的?

    李诚要知道他这么想的,自然是很得意了,这还要想?汪直、郑芝龙,这都是榜样啊。

    其实李诚还有一个想法没说出来,啥想法呢?招安啊!水师第一批只有三千新兵,现在还用不上,还在训练之中。要说航海技术,肯定是这些常年在海上打劫的海匪更高。

    如果能招安的话,都不用花多少本钱,就能得到一大批合格的水手。

    至于说到海匪的匪性,李诚深信,没有人是教育不好的,就算有,那也是能砍死的。

    “总管,这个真的行么?”金运来忍不住问一句,李诚淡淡的瞄一眼:“记住了,现在开始,叫我东家,我是买卖人!既然是买卖人,那就要讨价还价,不能她说啥是啥。”

    金运来懵逼了,这是海匪啊,你跟海匪也要讨价还价?到底谁才是买卖人?

    不行,那可是海匪,必须断了总管的念头。金运来赶紧去找吴都尉,让他劝说一下李诚,不要亲身犯险。吴都尉听的都傻了,我去,总管能不能不要搞事啊。

    他还不敢去劝说,赶紧找到程处弼和尉迟宝琪,把事情这么一说。这俩听了根本就不害怕,只是微微一笑道:“不过是个海匪巢穴,我兄弟二人带上护卫,定能保护哥哥周全。”

    这还怎么劝?吴都尉傻眼了,怎么李诚和这帮长安来的家伙,没一个脑子是正常的?

    不行,吴都尉咬咬牙,硬着头皮来找李诚道:“总管,这可是在海上啊。乌湖岛乃海匪巢穴,沿途海况只有海匪才熟悉,海匪要不肯引水,我方船只过去风险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点点头:“嗯,我知道。所以要等海匪主动来寻,我才好带着人上岛。”

    吴都尉急了:“那些海匪,怎么可能让总管带着一干部曲上岛呢?”

    李诚笑道:“那就少带几个咯,嗯,带上十几个人,总不至于让海匪害怕吧?如果连这点人海匪都害怕了,我看那黑寡妇不见也罢,直接开过去打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得,不但没达到目的不说,还听到一个更惊悚的消息,只带十几个人就上岛。

    吴都尉二话不说,跪在甲板上,双手高高抱拳:“还请总管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“嗤!”李诚笑了笑,吴都尉的反应在预料之中,这事情确实有点吓人。换成自己是吴都尉,也会这么拦着。开什么玩笑,李诚要折在海匪巢穴,登州水师上下还怎么活?

    这时候程处弼和尉迟宝琪也来了,两人见状,都露出自信的笑容。或者说,他们俩对李诚有点迷信,李诚说带十几个人就够了,他们绝对不会带二十个。

    “早就盼着跟哥哥一道上阵,今日正好,闯一回这龙潭虎穴!”尉迟宝琪听了吴都尉的意思,那是一脸的兴奋。程处弼歪歪嘴:“不过是一群海匪罢了,你也太高看他们了?”

    李诚笑呵呵的扶起吴都尉,笑道:“你要害怕,就不要跟着去就是。”吴都尉一听这话,硬着头皮也要昂首挺胸道:“卑职自然是要跟着去的,总管不带卑职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一路顺风满帆,下午过半,远远的看见了乌湖岛,迹象一条野狗趴在大海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?谎报军情,剁了你!”汤来弟从榻上跳了起来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手下的汇报。这不是半个时辰之前,得到的消息,一支船队出了登州,看意思奔着新罗去的。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那条大船也在其中。登州水师的大船,整个海面上也就这一条了,汤来弟记忆很深刻呢。现在突然手下

    来汇报,船队奔着乌湖岛的方向来了。“回大当家的,没敢瞎说,真是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