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五章 没资格讨价还价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输了就要认怂,挨打就要立正。这点黑寡妇还是很清楚的。混海上的,从来都是赢家通吃一切。颇有野心的黑寡妇,胆子不是一般的大。之前还动过绑人的心思,现在一看输的很彻底,立刻换了一副妆扮

    。

    寻常大户人家的下人是个啥打扮,此刻的汤来弟就是啥打扮。齐胸的灰布襦裙,妇人发髻,头上插一个荆钗。登上甲板,态度几位端正的给李诚行礼:“民妇汤来弟,见过总管!”

    打赌的条件是输了任凭处置,虽然很不甘心,但是汤来弟没敢再玩花样。不然谁都没法保证,阿菩为首的一干海匪,会不会连夜打进去,拿了她给李诚处置。

    这一夜,汤来弟可没敢睡一下,一干死党也是提心吊胆的一夜。就怕阿菩等人翻脸。天刚亮,汤来弟就抓紧收拾一番,本意是要妆扮一番,想想李诚家里的两个娘子的样貌,断了勾引的心思。以白为美的时代,甚至出现过往脸上抹一层粉的情况。汤来弟要抹粉,还得把脖子和手上都抹一

    层不成?还是素颜出境吧!

    面对这个心思很重的女海匪头子,李诚可不会有半点心软。宜将胜勇追穷寇,趁这个机会,彻底摆平她才是正经。该拿的架子,那是一点都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“嗯!”鼻音低低的哼一声,就算是回她一句了。身子往下一坐,边上的金运来立刻把椅子往前送,李诚稳稳的坐下才道:“人都道你为黑寡妇,为何自称民妇?”“总管,不称民妇,还能自称个甚?”汤来弟觉得莫名其妙,自称民妇也能挑出错来?这不是鸡蛋里头挑骨头么?心头微微一凛,暗道今后的日子难过了。可惜,昨日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,今天真是砧板上

    的鱼肉,任人宰割了。

    被这俊俏的总管受用了倒也无妨,怕的他爽完了,拿自己做奖品,甚至做营女支,奖励一干水师官兵,那才是最要命的事情呢。回头真的叫生不如死了!这女人倒也光棍,想到左右要受辱,不如反击一句,大不了被这厮丢海里喂鱼,总比一些可能出现的屈辱来的强。再者,汤来弟寻思,自己要是被这个俊俏男子一气之下弄死了,下面那些死党怕是要闹起

    来,也算是垂死的反击吧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心里还是输的不服气。自觉算计很到位了,没想到海豹子节外生枝。更没想到,两个专业角抵的健妇居然被李诚打败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汤来弟把头抬起来了,眼神里多了一份挑衅,想着激怒李诚,一了百了。对于结果,她可没敢往好处去想。

    李诚听了她的反诘,露出一丝嘲讽意味很弄的微笑,汤来弟见他不是愤怒,心头一怔之际。李诚开口道:“既然是寡妇,自然是以未亡人自居。”说着李诚忍不住笑的更开心了。

    汤来弟听了顿时怒道:“总管要杀便杀,为何要作弄民妇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的更开心道:“许昨日你赌输了反悔,就不许我今日作弄于你么?”

    唐朝初期,人口不足,朝廷有法律,寡妇必须再嫁,所谓未亡人的称呼,跟民间没关系。(可能未亡人这个称谓,在唐朝还没出现。一时半会没找到资料,就这么写了)汤来弟顿时哑巴了,说到底还是自己抵赖在先,李诚不过是报复一下。当即低头不语,只是哼哼两声才道:“总管赢了,民妇来了,任凭处置,还要如何。”所谓的两个选择,汤来弟就没指望李诚会当真,

    过来就是来当战利品的。

    李诚听了这话,冷笑三声道:“嘿嘿嘿,你当我是你么?李某在世为人,说话素来作数。从未有食言而肥之举,我答应让你选择,就一定会认账。”

    汤来弟听着心头一喜,正要说话时,李诚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,你也别高兴的太早。”

    黑寡妇心头一凉,就像坐了过山车,心情一个起落。抬头怒视李诚。

    “乌湖岛诸事,交给阿菩处置吧,我留下人来看着。至于你,要跟我走一趟。你也别多想,此去新罗,沿途多有你的部下散落各岛屿,还需要你来招抚。”李诚补充以一句。

    汤来弟这才明白,眼神里闪动狡黠,看一眼李诚道:“总管就不怕民妇趁机反扑?”李诚呵呵冷笑,站起身来,往前走两步,站在黑寡妇跟前,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的眼睛道:“你给我听好了,既然朝廷设了水师,这一片海域就是大唐的天下。容不得你这等人嚣张!便是你能嚣张一时,最终

    也难逃灰飞烟灭的结局。”黑寡妇还是不服气,低头倔强的不语,李诚才懒得管她怎么想,继续道:“你要不服,现在就可以回去,带着你的死党下属离开乌湖岛,三年为限,只要你还在这片海域游荡,某必灭了你,枭首示众,震慑

    群獠。”一番话铿锵有力,充满自信。汤来弟心头虽然没有彻底服气,但也没有继续抵抗的心思。黑寡妇低头不语,李诚见状淡淡道:“你且带着行李,去舱房休息吧,此去新罗,身边没带丫鬟,你做个浆洗的妇人

    吧。”这话把汤来弟给气的浑身发抖,说的难听点,做个丫鬟的资格都不够呢。为啥啊,黑寡妇是个“妇人”,还是个嫁过好几个男人的寡妇。在李诚身边,自然是没资格做丫鬟的。别说李诚身边了,就算是寻常

    大户人家,也不会用寡妇做丫鬟,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偏偏黑寡妇还不能说什么,总不能说“老娘还是完璧吧?”真那么说了,情况只会更糟糕,寡妇就够晦气了,望门寡的杀伤力就更大了,别说她是寡妇三连。李诚也没想着一下就能彻底收复她的美事,那样不现实。所以呢,才会做出这个决定,先把人安在身边,留下一个人,让阿菩配合,整顿乌湖岛。回头从新罗回来,还不能彻底慑服黑寡妇,那就弄个麻袋

    装起来,丢海里喂鱼拉倒。

    到时候,估计黑寡妇的死党们,也给阿菩他们拆的七零八落,该处理的都处理了,不怕他们能翻出什么浪花来。

    黑寡妇咬咬牙道:“民妇任凭总管处置,只是有个条件,总管答应便好,不答应……”李诚陡然降低音调,阴森森的打断她道:“不答应又如何?你有什么资格讨价还价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