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三十八章 收心
    ..书剑盛唐

    黑寡妇扭捏的样子,令人发笑,李诚很有良心的没笑出来,继续冷静装逼。

    “若是遇见喜欢的男子,妾身寻思绑了回去就是。”黑寡妇一害羞,说了实话。说完便惊的抬起头,心道:死了,死了,怎么把实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诚嘴角露出技巧的笑容,淡淡道:“你倒是实诚!如你是那德善女王,喜欢陛下,你会如何做?”李诚换了个问题,主要是觉得黑寡妇跟德善女王有点类似,控制欲都强。这女人要是嫁给个寻常村夫,反倒是件好事。毕竟见识思维都差,嫁个普通人,能管的住老公,关上门过点幸福的小日子还不错。毕竟是太平年景,身处乱世就是另一个王赛儿。(王赛儿是明朝一个著名

    女匪首,聚众造反被镇压。)

    “这个,怕是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安心的当女王了。”黑寡妇情急之下,还是说真话。李诚啪的一个响指道:“这就对了,这样的娘子,便是在夫妻伦敦之时,也是要在上面的。如何肯放弃王位,别说王位了,你不是连一个匪首的位子都丢不下么?非但丢不下,还寻思着拿下某来,好要个高

    价钱,日后好做大基业。”

    被说中心事,黑寡妇目瞪口呆的看着李诚,下意识的又说了真话:“你都知道?”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就转身出去,留给黑寡妇一个背影。汤来弟跺脚:“不说就不说!”

    船队继续上路,目标是新罗的釜山港,故名示意,釜山就是“釜形状的山”。这是朝鲜半岛最重要港口!(ps:名字的形成要晚一些,在十世纪左右,考虑大家方便提前。)李诚身边多了一个女跟班,说她是丫鬟呢不客官,因为是一副妇人的打扮。这女人一旦拉下身段,伺候人比李山强太多了。风帆时代的航海,意味着要在海上飘很长的时间,两天后,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岛

    屿。

    视线越过岛屿,更北的方向,是大陆的地平线。金荣和金运来都是老司机,船上有李诚的时候,自然不会往海岸线去靠太近,免得被高句丽水师盯上了,徒生是非。手里拿着钓鱼杆子,李诚望着辽东的方向,淡淡道:“汤家娘子,海豹子会不会在沿途堵船队?”汤来弟在这一片海域纵横,来去无踪,可谓霸气十足。没想到被海豹子这个不起眼的家伙算计了,提到这个

    名字就恼火。

    “堵又如何,不堵又如何,别叫我撞见他。”黑寡妇咬牙切齿,偌大的基业被毁,对海豹子恨的牙根痒痒。其实罪魁祸首是李诚,只不过她得罪不起,只好迁怒。

    “好啊,说说吧,要是被堵了怎么办?”李诚笑呵呵的样子,眼睛根本没看鱼竿。本来就是做个样子,海钓就不是他这个搞法。“看吧,要是船少,打就是了。高句丽的水师没什么大船,都是一些近海的小船,不足为惧。船多了,蚂蚁能咬死象,满帆跑就是了。”说到这,汤来弟停了一下,觉得措辞不佳。用了个“跑”字,怕李诚觉

    得没面子。

    李诚的反应很平淡,抬起鱼竿看看,鱼饵已经没了。拉起来要上鱼饵,汤来弟看不下去了,开口道:“总管,让别人钓鱼吧,您这是在喂鱼。”

    李诚呵呵呵,看了一眼前方的岛屿:“还有多少时间能到广鹿岛?”

    “看这样子,两个时辰足够了。”汤来弟眯着眼睛看了看,说出了判断。海上航行就是这样,远远的能看见陆地,但是要过去还得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这岛不小啊,为何不以此为总巢穴?”李诚扭头问一句,随手把鱼竿丢一边,也不管了。确实有点丢人,用在鱼塘里钓鱼的手法来海钓。“这岛大是大,距离大陆太近了。高句丽的人马,朝发夕至。就算大船不多,几百条小船载个一千战兵,岛上的那些海匪都打不过。再者,乌湖岛距离登州较近,高句丽水师不敢主动出击,免得给大唐借口

    开战。”唐朝实现了基本统一之后,高句丽的敌视态度虽然没变化,但是比之前收敛多了。一方面勾结西突厥,一方面拉拢周边部落,加速在辽东的经营。面子上,高句丽还是在称臣,实际上却不买账。同时这一

    时期,高句丽的荣留王,计划铲除一些国内的军阀势力。

    因为内部的问题,高句丽这一时期没有主动招惹唐朝的意思。荣留王主要的铲除目标,就是东部大人、大对卢渊太祚。

    这个渊太祚不是很有名,但是他有个儿子很有名,那就是渊盖苏文。船到广鹿岛时,船队靠岸休整。李诚下令船队靠近广鹿岛时,汤来弟跟在后面,就像个丫鬟。这年月的海岛更后来的风景区没什么可比性,岛上零零散散的一些低矮建筑,七八条小船,住了几十户人家。

    汉人对土地的热爱,在这个岛上被完美的诠释了。

    但凡有点土地的地方,都种上了作物。李诚远处一片绿色时,一点都不惊讶。

    “总管!”汤来弟伸手拉住要往前的李诚,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诚怔了一下,回头看一眼:“怎么?”汤来弟露出得意的表情:“海豹子!”“哦!”李诚点点头,汤来弟的意思,海豹子逃离乌湖岛后,很可能会到这里来藏身,或者是在这里设伏,这不是没有可能呢。毕竟李诚在乌湖岛海面耽搁了那么长的时间,加商船的速度不快。足够他逃到

    高句丽,带兵到这里堵人。即将靠近海岛的船队,及时的停了下来。后面汤来弟的坐船跟了上来,放下一条小船,乌湖岛三当家往岛上去了。带上汤来弟的坐船和三当家,无非是避免那厮留下生事,给吴都尉和阿菩增加不必要的麻

    烦。

    “三当家可信么?”李诚又问一句,汤来弟点点头:“妾身救过他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李诚不再问了,眯着眼睛看着两三百米外的岛屿,船队在更后面一点的地方。水手们都在岗位上,随时准备开船跑路。

    这一下李诚最大的感受就是汤来弟收心了,不再惦记回去做她的大当家。实际上汤来弟内心的真实想法,与李诚的判断还是有点区别的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