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二章 不掩饰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这一路能顺风顺水,金荣出力极大,沿途行动路线和住宿,亲力亲为。眼看都到了金城了,这最后一哆嗦可不敢马虎,策马上前,金荣来到队伍的最前端。

    李诚示意让来大路,这些人不像是冲着他们来的。不过这支队伍太过显眼了,五十匹马本身就很吸精。

    朴正勇下意识的减缓速度,尽管对面让了路,这拨人的的眼神太有压力了。尤其那个站在路边的黑铁塔,手里一根棒子好像是铁的,这玩意不下七八十斤吧,真能舞动么?

    再仔细一看,这些人穿着唐朝人的服装,应该是某个唐朝富商。那就更不能得罪了,正事要紧,不要横生枝节。釜山水师有急信到金城,大唐船队靠岸,水师校尉金炳怀疑,这一支商船船队里头,似乎藏着什么不得了的大人物。相国乙祭奏请仁平女王(善德为谥号,死后追封),遣要员查看,一面造成不必要麻烦

    。

    仁平女王金德曼重视与唐朝的关系,立刻派侍卫统领朴正勇率一百骑兵南下釜山。

    两队人马交错而过,李诚在牛车里扫了一眼过去的马队。这念头,能拉出一百纯骑兵的新罗队伍,想必是精锐吧。

    “总管,没事了!”金荣放下了心,回来见李诚。“不要再叫总管了,叫东家。”

    朴正勇总觉得不对劲,走出去差不多一里地,突然举起手大喊:“勒马,止步!”李诚这边继续前行,身后传来马蹄声的时候,李诚微微皱眉,探头看一眼,叹息一声。没法子,当初自己主张缓缓步行,不要骑马坐车,下面的人集体反对。理由跟充足:“总管不要面子么?”“哥哥的面子

    呢?”

    “停!”李诚招呼一声,队伍停下,牛车停稳的时候,李诚从车里出来了,没有下车,站在车门前。李山一溜跑来,站在牛车前。余下的士卒纷纷手搭横刀,准备砍人。

    朴正勇感觉到了杀气,那些大唐人的眼神不善,心道:坏了,莽撞了。

    赶紧示意马队停下,独自策马上前。李诚站在牛车上,很明显是这个队伍的核心人物。朴正勇对于他站在高处的举动,只能在心里微微不满一下。得罪不起啊,大唐太吊。

    “仁平女王账下统领官朴正勇,敢问阁下是来自大唐的富商么?”朴正勇话是这么说,心里却觉得,这哪是什么富商啊?没带货物,就五十来人的随从加一辆牛车,富商有这派头?

    “大唐蓝田李诚,有礼!”李诚也知道肯定瞒不住身份,干脆就别遮掩了。来都来了,还有啥可遮掩的。这次来新罗,李诚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看看德善女王是个啥?从历史上看,这个德善女王很不简单,为啥这么说呢?德善女王被称作“三国的统一奠定者。”这话并不夸张,高句丽、百济、新罗,这一时期的三国,高句丽最强,百济和新罗差不多。金德曼在位,先后

    挫败了高句丽和百济的进攻。这么说来,战略上还是防守姿态。金德曼多次遣使往唐朝,学习唐朝文化和制度。同时借唐朝的力量,确保国家的安全。等到她堂妹金胜曼的时候,那就火爆多了。主动出击,砍的百济很伤。百济抱错了

    大腿,选择了高句丽。

    最终结果就是唐高宗出兵,灭了高句丽和百济,新罗吞并了百济。朝鲜半岛的南部,被新罗统一了。唐朝灭了高句丽和百济之后,包括平壤在内的高句丽领土,都是唐朝的。

    对比一下现代的地图,不难发现问题。统一后的新罗才占了半个朝鲜半岛。现在的国境线呢?呵呵,不多说了。

    李诚?这名字有点熟悉啊!朴正勇苦思冥想,就是想不起来。抬头看看,李诚高贵的脸上露出不耐烦的表情,朴正勇心头一惊,连忙依着唐礼,抱手道:“打扰,贵人请先行。”

    一个隐蔽的试探,李诚似笑非笑,意味深长的看他一眼,点点头回了车内。

    队伍继续前行,朴正勇松了一口气,刚才自己的试探,在“贵人”二字上。李诚承认了,说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。如此以来,釜山之行就多余了。派人跟在后面就是了!

    队伍到城门口时,守门的士卒还要查探,后面两个跟随的侍卫立刻上前:“瞎了你的狗眼,这是大唐来的贵人,放行!”李诚听不懂,金荣及时翻译,李诚翻了翻眼珠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,你家老宅能住的下么?”李诚不紧不慢的问,金荣笑道:“东家只管放心,小的必然安排的妥当。”李诚:“嗯!”不再说话。这个年代的金城,出现在李诚的眼里。城中行人不少,匆匆来去。头顶瓦罐的新罗妇人,跟后来的影视剧里样子差不多。街道狭窄,建筑低矮,置身寻常百姓的聚集区,脏乱差是最好的诠释。远远的能看

    见王城,往前走了一段后,情况有所好转。

    之前街边随处可见,临街搭建的棚子看不到了,整条街道显得宽敞了一些。路面也干净了很多,这就是所谓的富人区吧。别说金城了,就算是长安的贫民区,情况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队伍停在一个大门前,金荣过来汇报:“东家,到了!”

    朴正勇率马队远远跟随,入城后立刻转向王宫。相貌端庄的金德曼居中端坐,两侧分别为一老年人和一个中年。朴正勇迈步进殿,上前见礼:“见过乙祭大人,见过金将军。”

    金将军自然是那个中年男子。朴正勇汇报完毕之后,金将军露出微笑道:“不用查了,是李自成来了。”主位上的金德曼顿时眼前一亮,原本端正的姿态,更挺了一下腰。

    乙祭呵呵一笑道:“没错,是他,李诚,字自成。可惜,本朝知道自成先生者甚多,知其本名者甚少。”

    金将军正色道:“此人现为大唐水师总管,亲身来此,必有深意。”

    乙祭朝金德曼抱手道:“国主,是不是派人去探问其来意?”

    金德曼微微点头:“可!那就辛苦金将军一趟吧。”看见金庾信跃跃欲试的表情,金德曼无奈的做出了这个决定。尝闻李诚为大唐年轻一代第一人,文领fengsao,武冠大唐。

    金庾信乃是击剑高手,没想过跟李诚比文采,但是武艺一道,倒是很有想法。

    “臣,领命!”金庾信忍不住的兴奋,起身抱手。金德曼道:“注意分寸!”怎么说呢,李诚的诗传到新罗后,文人为之倾倒,这个要认账。比文化,中原王朝素来都是碾压。但是比武艺呢,金德曼不知道李诚的实力,但是金庾信确实是花郎领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