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七章 假惺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就在金庾信犯难的时候,侧门里又出来了一个人,看着门口的场面,微微皱眉道:“怎么搞成这样,东家正在睡觉,吵醒了算谁的?”

    金庾信并不认识金荣,但是不妨碍他做出正确的判断。金荣的事情他是听说一些的,但作为骨品制度下的顶级贵族,金氏非常之大。分支很多,金荣这种算是非常偏的分支了。

    金荣家的这一支,内部的事情,也不是金庾信能够干涉的。而且金庾信对金荣也很不不屑,不能守住家业的人,不值得同情。只是没想到,金荣回到新罗,还是一身汉服打扮。

    “他们,无礼!”李山缓缓回答,金荣看了一眼金庾信等人,徐徐迈步,也不行礼直接责问:“金将军,希望你能约束自己的手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,无礼!”金庾信身后花郎纷纷开口呵斥金荣,如果不是李山站在一边,能上前来马踏金荣。金荣看都不看那些花郎,眼睛盯着金庾信。金庾信其实还是很感谢金荣的,他要不出来,今天这场戏就不能往下唱了,总不能干掉李山,硬闯进去吧?就在金庾信盘算怎么开口的时候,侧门里头陆续出来几个壮汉。人人横刀在腰,皮甲在身,那股

    气势一看就是百战精锐。

    跟着李诚一起来新罗的,都是松州城外跟着李诚一起砍人的精锐骑兵。护送李诚回长安之后,十几号人就自愿留下,给李诚当部曲了。这会听到动静,都从屋子里出来。

    金庾信是带兵打仗的出身,一看这些人下意识的就站了个队形——以李山为箭头的攻击队形,当时就有种伸手拔剑的念头。这些人的眼神和气势,攻击性太强了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就是不管对方有多少人,那也是必须要主动攻击的气势。这种气势,不是一天两天能形成的,这是大唐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熏陶出来的强烈自信。不管你是谁,敢挑衅大唐,干你再说。

    安史之乱之前的大唐,就是这么吊。看看王玄策干的事情就知道了,一个人就能灭一国。这个说法有点夸大,但是报仇赶早不赶晚,那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好在金荣及时开口:“辛苦各位守住门口,在下回去禀报东家!”说着话连招呼都不打一个,直接无视了金庾信,转身就回去报信了。

    金庾信身后的花郎们气的一阵躁动,但是被金庾信一抬手,全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新罗花郎都是骨品制度下的贵族出身,精心挑选出来的相貌才能俱佳之少年。这些人或文或武,都有一些自己的绝活。正值年少气盛,金荣无视他们的偶像金庾信,自然不能忍受。金庾信这时候有点后悔了,没想到昨日派人递了拜帖,今日来时门子却没有任何开门迎客的意思。这说明李诚被激怒了,本该值得欣慰的事情,却因为李山这个意料之外而生出波折来。早知道,就不要想

    着激怒李诚,正常拜访就是了。

    现在搞成这样,儿子还在昏迷状态,这门怕是进不去了。本以为,唉!人就是这么奇怪,丝毫不为自己的无礼赶到惭愧。在金庾信看来,是李诚无礼在先。如果不是李诚来到金城,却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份,那么就不会有接下来的一幕。但是他没想过,昨日的拜帖已经算是

    扳平了。今天再无礼,就是挑衅。

    金荣走到院子门口时,被钱谷子拦下了。钱谷子也不说话,指了指耳朵。

    “啊!”屋子里传来高亢的尖叫声,金荣立刻猥琐的笑了笑,很有耐心的站在一边等着。

    一刻前后,两个新罗婢端着盆子出来,钱谷子这才放人进去。

    “东家,金庾信来访。”金荣进门汇报,李诚正捧着碗吃早饭,听了停下道:“让他等一会,就好了。”李诚一点都不着急,天大地大,吃饭最大。再说了,不速之客不请自来。

    金荣在边上继续,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李诚稍稍停顿一下,没有表示。继续吃他的早饭,总算是吃饱了,这才放下筷子:“你去问问金庾信,懂不懂礼貌。没人教他讲礼貌的话,我愿意教教他。”

    金荣浑身一抖,真不敢这么回去说话,那真的要刀兵相见的。停了一下,李诚没下文,金荣果断的转身告辞出去回报,李诚的嘴角露出欣慰的微笑。这才对嘛!

    金荣出来朝金庾信一拱手:“金将军,东家有话,金将军懂不懂礼貌。不懂他可以教。”

    金庾信气的浑身发抖,气息凝滞,不等他说话,身后数十花郎已经有三人气的控制不住了。翻身下马,长剑在手,当先者口中呵斥:“找死!”

    金荣站在原地,心里虽然很慌,但是知道绝对不能怂。不等他有任何动静,李山已经怒吼一声:“来的好!”手里铁棍端着,一个横扫千军。

    三个花郎前冲之势难停,只能以剑格挡,“叮叮叮”三声脆响,三把剑当当当的落地。三人趁势后退时,再看虎口已经开裂,血溢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家东家的待客之道?”金庾信开口,阴森森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等金荣答话,就听门内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:“既然来客无礼,打发了就是。”登门拜访,到了门口还骑着马,确实是无礼之极了。

    李山吼的一声,端起了铁棒又要动手,金荣赶紧开口:“且慢!”说着朝门内一拱手:“东家,息怒。”听到李诚的声音,金庾信一举手,身后花郎整齐下马。

    金庾信也利索的下了马,朝门口抱手道:“金庾信特来拜访自成先生,失礼之处,多多包涵。”不敢再生事了,不然今天就真的要死人的。

    李诚自门内出来,懒洋洋的表情,一切都不在乎的嘴脸,扫了一眼金庾信道:“别假惺惺的客气,说吧,你啥意思。文的武的,我都接着了。”

    金庾信松了一口气,目的达到了。当即抱手,用生涩的汉话道:“久闻自成先生文武双全,在下学文不成,如先生不弃,还请多多赐教。”李诚呵呵呵:“说人话,想比什么直接说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