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八章 过分的骄傲等于愚蠢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李诚现在很不爽,长途跋涉又是海路又是陆路,到了金城本想着好好休息几天,没料到被人盯上保了真名,麻烦事就上门了。这些新罗人的自尊心,真是难以理解。就算我是个大唐官员,难道不能来新罗

    度假么?嗯,换个说法,考察学习。

    好吧,考察学习这个说法,实在有点昧着良心了。新罗跟大唐比,除了新罗婢,没啥可以拿出手的货色。但这不是重点,李诚要个欺骗自己的理由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金庾信没想到李诚如此的直接,比什么呢?比剑?好像有点欺负人了。自己可是剑术大师呢!那么比什么呢?有了!

    “金某自有习武,剑术、射术、搏击,皆有所悟……。”金庾信刚说个开头,李诚就显得很不耐烦的打断他:“好了,就比这三样吧。地方你挑,时间我定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李诚转身就回去了,金庾信楞了一下,大声在后面喊一句:“自成先生,地点可在城北校场。”李诚头也不回道:“三天后巳时。”

    金庾信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,一点虚假的形式都不走,直接上来就说要比试。也就是说,自己的想法人家全都看的清清楚楚,干脆的答应了比试。

    这一下金庾信突然觉得不自信了,李诚要是推三阻四的,这才是正常的节奏嘛。现在事情等于出跳出他的思维范围了,这家伙怎么会如此自信?难道是唬我?就是这样了。

    三天么?那我就等你三天,到时候看你还怎么玩花样。金庾信看着李山等人也进了门,侧门关上了,回头交代一句:“派人盯死了他们,免得叫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金城不大,出点什么事情传的很快,金荣一家也算是低调的人物。被金庾信这么一闹,金荣家周围开始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乙祭托病不出,长者有何见教?”女王靠着垫子,享受着一碗茶汤。

    头发花白的老内侍,腰杆依旧听罢,闭着眼睛仰面朝天叹息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最是无情帝王家,别看眼前是个女王,但是随着位子的坐稳,手腕日渐成熟。金、朴、昔三家为圣骨,把持新罗大小权利。不同骨品互不通婚,确保所谓血统正宗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三家之间同样存在利益之争。女王以金、朴为重,平衡自乙祭辅政以来的独大局面。这些事情,就不是老内侍能置啄的。

    “金荣也是金家一脉,可惜了。”女王又转换了个话题,金荣算是圣骨出生,却自然堕落去做了个商人。金德曼故有此叹。老内侍低头开口:“此国主家事。”

    女王歪歪嘴,金氏一脉人多了,我顾的过来么?先王无子,宁可让女儿继承王位,也没说便宜其他金氏子弟?涉及到利益,甚至巨大的利益面前,谁能没点私心呢?

    此时有内侍入内,双手奉上一份密报,老内侍没说话,宫女讲密报送到女王面前。待内侍退下,女王打开看一眼,眼珠子突然圆了。“长者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老内侍看罢密报,悠悠叹息道:“知己却知彼,冲动了!”很明显这个评价是客气的,金德曼很明白长者的心思,这就是在暗指金庾信无脑。同样都是优秀的人才,相互之间比较的时候,出现冲动的做法,倒是可以理解的。只是金庾信做的有点蠢了,约战的过程,完全被李诚主导不说。约定之后,以数百余花郎,明目张胆在各门巡弋。摆出一

    副怕李诚跑路的姿态,这就过分了。此时再想到乙祭,金德曼在心里默默的吐槽:老狐狸!这是把金庾信看穿了,放眼整个新罗金庾信很出色,而且是最出色的那种,只是太过骄傲了。因为骄傲,遇见来自大唐同样是顶尖出色的李诚,心态

    失衡了。

    偏偏金德曼必须挺金庾信,所以乙祭才选择了托病不出吧?坐看金庾信出丑么?这个老狐狸,此刻在家里,一定在笑话金庾信是个蠢货吧?

    有的事情,走出第一步,就没法回头了。金德曼没得选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走。

    “来人,让金将军把花郎都撤了。告诉他,三日之后,孤亲往北校场观战。”金城有两件事情,最近很受关注。一个是金庾信的做法,大家都在猜他想干啥。关于金庾信与李诚约战之事,寻常人自然不得而知。另一个事情,怎是跟海商有关的。釜山来了十几条商船,各路商家汇聚

    之后,都被打了回票。

    这个事情令人费解,好几个新罗海商都被人追问,得到的消息是这些货都是大唐海商的货。他们的船不过是承运而已,当然也带了一些货回来,只是数量不多。

    新罗海商们心甘情愿这么做的原因,不是他们嫌钱多,而是这些海商都被大唐官方承包了。只要把货安全运到新罗,就保证他们一定的利益。并且在大唐经商时有一些优待。

    骨品制度下的新罗,商人注定是无法成为人上人的。但是在大唐呢,金荣已经做了个榜样。为数不多的新罗商人,羡慕之余,希望自己能成为下一个金荣。大唐的海商们要干啥?那么多货物运来了,却不出售。这个问题,困扰了一大批商人和商人背后的权贵。要知道,大唐的货物在新罗很受欢迎,一船货运到新罗,最差都是三倍的利益,运气好能有四倍的

    利润。

    为何利润如此之高呢?原因很简单,大唐缺少白银。一直到欧洲和日本大量白银涌入中国之前,白银的价值都在黄金之上。眼下是唐朝,白银的价值在黄金之上是自然的。

    日本产白银,朝鲜半岛也有一定的白银产出。大唐的货物运到新罗,新罗商人以金银购入,再运往日本换取金银,转手又是一倍的利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看着一船一船的金银,却不能挣到手里,新罗商人和商人背后的人都急了。如果是别的地方的商人,没准他们就明抢了,但这是来自爸爸国的商人,他们不敢。

    你能想象美国商人在韩国被抢走货物么?答案是很明显的!昔日门前冷落的金荣,突然变得炙手可热了起来。这日回家,妻子跪在面前:“郎君,妾有一事相求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