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情之请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金荣的心情正在糟糕的时候,本来说好的带着家人去拜见李诚的,不料被金庾信这个同族家伙出来闹事,坏了他的节奏。这一下,他也不好开口跟李诚去说,带着老婆孩子去拜见的话了。三日之后的约战

    ,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耽误东家的备战?

    “嗯,有什么事情?说吧!”金荣对妻子颇为内疚,同样出身圣骨大族,被自己连累后,社会地位出现了严重下滑。不过朴氏出身的妻子,虽然没有表示要和离,但是夫妻之间的关系处在不冷不热的状态。一直到金荣以快马报信,告知获得了大唐官员的身份,并且家中要接待大唐贵人一事。朴氏的态度才发生了彻底的转变。这个现象一点都不奇怪,就像一个韩国人在美国得到了承认,并且出了名,举国上

    下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金氏在新罗是圣骨不假,但是比起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唐官员来说,无疑后者更有吸引力。自甘堕落沦为海商的圣骨出身的金荣,得到了大唐贵人的赏识,并且获得了官位。这个事情,朴氏自然是逢人便说,深以为荣。搬到隔壁的小院子里住下,也很乐意。金荣这次回来后,之前对他不冷不热的昔氏,态度变得如同新婚之时,恭敬了起来了。而且还更胜之前,可见其心态了

    。

    面对低姿态的妻子,金荣的心情好了一些,两人之间育有一女,年方十岁。此刻却不在,居然不出来迎接大人回家,真是被妻子惯坏了。

    “嗯,有什么事情说吧。我尽力而为!”金荣盘坐在小桌子边上,妻子立刻起来,双手奉茶道:“大人派人来把英姬接回去了,说是想她了。”妻子口中的大人,自然是金荣的岳父,朴氏的一个旁支。如今在金城为官,属于中层。金荣决定去做海商,搏一个机会之后,岳父可没接过外孙女回家去,也不会说什么想的话。甚至家族内斗时,岳父都

    没有出来帮忙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岳父有什么为难的事情?”金荣懒得兜圈子,直接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说了,如果郎君有空,明日可否送妾身回家一趟。”朴氏低声说话,语带恳求。

    金荣找到一点满足感,点点头道:“此事,我要问问东家才行,免得东家有事找我不在,耽误了东家的事情可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朴氏听了松了一口气,没有拒绝就好,毕竟夫妻关系之前谈不上好。“这位东家想必贵不可言吧?”朴氏不难从金庾信的举动,找出一个答案来。“东家的事情就不要问了,问了我也不会说。我去见一见东家,应该能请假回去一趟。”金荣答应了下来,富贵不装逼,如锦衣夜行。金荣也确实想看看,岳父一家的嘴脸。当初,逢年过节的,陪妻子回去

    ,可是没少看冷脸啊。金荣出门来见李诚,说了自己的情况。李诚听了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,点头道:“这次来的匆忙,很多货物还在船上,你去找钱谷子,让他取十把横刀,几口铁锅,二十匹丝绸,五斤茶叶,作为礼物吧。

    ”

    金荣听了自然是感激不已,大唐产的横刀还是有区别的。一般的横刀也很强,百炼钢哪有差劲的。但是李家出产的横刀就算在长安,也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原因自然是在材料上,李诚让工匠反复实验,找到了合适的碳、锰比例,以水利锤锻打,制造出来的横刀,不但锋利无比,韧性也远远强于同类产品。

    至于铁锅,则是李家出产的拳头产品,丝绸和茶叶,反倒不算特别贵重了。

    金荣伏地拜谢道:“多谢家主厚爱,小的还有一个不情之请。”人前金荣称东家,私下里家主这个称谓,死活都不肯改的。

    李诚开玩笑道:“太为难的就不要说了。”金荣见李诚开玩笑,心中窃喜。要知道这个待遇呢,只有李诚身边的老卒们才有的。一般的护卫,都不会有这待遇。

    “小的想让家里的厨娘过来,学一些烹饪之法,还想求一副字。”金荣见李诚心情好,壮胆提了两个要求。李诚听了露出得意之色道:“你倒是识货。”

    两个新罗婢笔墨伺候,李诚看着金荣,想了想才落笔挥毫。金荣瞪着眼睛看,见李诚写了两行字“梅花香自苦寒来,宝剑锋从磨砺出”,落款:李诚赠金荣,共勉!用印,齐活!

    金荣心头最柔软的地方,似乎被狠狠的切开了一道伤口。痛彻之余,又生无限之感动。心道:家主深知我昔日龌蹉,才以这副字来鼓励我。

    “家主,那金庾信长于剑术!家主当扬长避短。”金荣也不提感恩的话,觉得多余了。说的再好听,不如实际行动,做个家主满意的大唐官员。“比试的事情,你就不要操心了。”李诚随意的挥挥手,心里的想法很简答,老子是挂逼来的。金庾信剑术在高明,比快碾压他,比力量碾压他,招数再精妙有个屁用。这场比试在李诚看来,毫无悬念,实

    力碾压很轻松,根本不操心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“是!”金荣态度极为端正,又道:“金掌柜那边派人快马报信,家主可有吩咐?”李诚点点头道:“别的不好说,但是这做买卖,我是天下第一高手。”李诚很不谦虚的自夸,丝毫不以商贾贱业为耻。“这批货,先压着不放,等我料理了金庾信再说。唉,本意是想安心做笔买卖,赚一笔钱

    就回去,不想生出事端来了。罢了,你去忙你的吧。”

    李诚抬手挥了挥,金荣识趣的退下。出来后心里想:“家主以买卖人自居,本就是在掩人耳目。不想那朴正勇多事,金庾信可恶,坏了家主的兴致。”要说这个金氏,就算是同族也分等级。金荣这一脉,地位在金氏之中算是中下。昔日大人在朝为官,出使大唐,客死异乡,算是为国尽忠。不料同族被夺基业,金氏高层却没有人出来仗义执言,自然也怪不得金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