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五章 展现实力
    这支箭不会射中自己,就算射中也不会伤到人。李诚很清楚,所以眉头都没皱一下,身体更是稳如泰山。哆!的一声,箭扎在门框,啪嗒一声落地。中箭的距离李诚的身体,也就是一臂的距离。这已经很吓人了!尽管没有箭头!而且还是一副软弓!软弓呢,用来教学用的,女子也用这个。这玩意射兔子还是

    有保证,射人要看距离和是不是中要害。

    总之呢,被这种弓射死的人,要很倒霉就是了。

    金荣和朴正勇都吓呆了,李诚却面无表情,迈步出门。两人随后冲出来,一左一右挡在李诚身前。再看对面,一群贵族子弟,骑在马上,笑嘻嘻的指指点点,似乎在取笑李诚。

    “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,射兔子都射不死的玩意。”李诚歪歪嘴,金荣看清楚对面为首的人,厉声道:“金庾道,原来是你在搞鬼。”

    说着回头对李诚拱手道:“东家,此人乃小的族兄,此事交给小的处置可否?”

    李诚没说话,只是看看朴正勇,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微笑。

    朴正勇当然明白李诚的意思,点点头,缓缓上前,大声道:“朴正勇在此,刚才是谁射的箭,站出来,自己跪在地上,扇耳光十下。”

    哗,对面一阵哗然,谁也没想到,朴正勇从门内走出来。金荣是个破落户,欺负他自然没事,但是朴正勇则是今上的侍卫总管,大权在握!

    对面一阵哗然之后,突然安静了下来。金荣冷冷盯着金庾道,似乎要用眼神钉死他。

    十几个贵族堵在金荣的门口,可不是单纯的来羞辱金荣的。目的是为了唐朝来的货物。金庾道的算盘很好,他先带人来闹事,然后另外安排人来做和事老。

    没聊到,风云突变,里头先出来的不是金荣,而是别人。这也不算啥,一个大唐人,没伤着他也没大事。要命是的,里头还有个朴正勇。金庾道是谁呢?朴正勇很清楚,这个人是夺了金荣基业的族兄。趁着金荣在大唐的时候,金庾道出手了,继承了金荣父亲留下的官位不说,还夺了大部分家产。当然,这些家产不是他一个人落下了,是族

    里很多人一起下的手。

    这是金氏内部的事情,没看见金庾信这代表人物和女王金德曼都没管么?朴正勇一个外人,怎么可能去管?这个事情导致一个结果,那就是金荣的本名为金庾荣,更名为金荣了。

    这是脱出金氏这一支的象征,在新罗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,但金荣就这么干了。可见怨念至深,事后也有人要借机算账,但是被金德曼压下来了。这事情,朴正勇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金荣的遭遇怎么说呢?倒霉,非常的倒霉。因为当时金德曼刚刚继承王位,需要稳定金氏内部作为后援,在这种情况下,面对金氏内部一个旁支的内斗,她选择了稳定,牺牲金荣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的是,金荣一转身就不回头了,折腾了几年,真的被他折腾出花样来了。以一个大唐官员的身份回了新罗。世事难料啊!

    金庾道是个聪明人,明明刚才那一箭不是他射的,还是站了出来,朝朴正勇抱手道:“射箭的人是我,今天的事情是我搞出来的。”说着噗通就跪下了,抬手啪啪啪的扇自己十下。

    金庾道手上丝毫不敢留情,嘴角都扇出血来了。这个结果,自然是身后一群贵族青年,感动的眼珠子都红了。不敢等朴正勇,还只能低着头装不在,但是心里把金荣都恨死了。

    按照朴正勇的要求,金庾道做完了,开口含糊道:“可以了么?”

    朴正勇心头舒服了一些,金庾道还是很上道的。朝李诚一抱手:“先生,如何?”

    李诚不置可否,而是问金荣:“怎么回事?”金荣这才朝李诚抱手道:“东家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李诚听了嗯了一声道:“这些年,他没找你的麻烦吧?”

    金荣点点头:“那倒是没有!”李诚笑了笑:“没有就好,没有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缓缓上前,站在金庾道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道:“我是金荣的东家,以后要找麻烦的话,就对我来好了。大唐货物买卖的事情,金荣做不了主,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李诚坏呢?一句话把金庾道钉在了朴正勇的对立面。刚才两人谈好的合作,现在有人来搅局。至于李诚怎么猜到金庾道的计谋呢?这根本不重要。

    实际上李诚根本就没去猜,他就是硬生生的给金庾道扣帽子。只不过凑巧被他扣中了。李诚的目的很明确,就是在告诉朴正勇。这次就算不是奔着大唐贸易来的,下一次呢?你有能力托的住这个局面么?朴正勇一看金庾道一脸见鬼的表情,就知道李诚说对了。心里对李诚的判断,又一次升级。对合作反倒更加看好了,此人的智慧,深不可测啊。有这样一个合作伙伴,别的不敢说,大唐来的货物,确保源

    源不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生意可以一直做下去。

    “让先生见笑了!”朴正勇缓缓拱手,李诚回转,笑了笑:“交给朴统领了。”李诚消失在门口,金荣也跟着进去了。朴正勇保持拱手的姿态,一直到侧门关上了,这才转身回头,抬手指着面前这一群不知死活的大小贵族道:“大唐贸易之事,落在朴某的头上了,诸位有兴趣的话,可

    以让家里能说话的人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朴正勇需要展现实力,以证明自己能托的住这个盘。不然李诚分分钟甩掉他,找别人合作。大唐贸易的利润巨大,容不得朴正勇有半点马虎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些人,在朴正勇来说,不值一哂,就是一些吃残羹剩饭的野狗。真正能做主的人,才有资格去见朴正勇,还要看能不能见的到。

    朴正勇不打算吃独食,但是他必须先护住这个盘,等到下面的人跟李诚的人谈好了具体合作方式,才能看情况而定,该怎么放出合作的消息。到时候,朴家吃大头,别人也能吃点。

    王宫内,金德曼在听人汇报,眼神一直在游离状态,似乎在走神。

    很突然的,金德曼开口问一句:“长者,给大唐陛下的信,送出去了么?”

    对面的老内侍缓缓躬身:“回国主,已经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金德曼笑了笑:“这就好,也免得让他觉得,新罗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”

    老内侍缓缓道:“国主,此举恐难动摇此人根基啊。”

    金德曼笑道:“那不管,寡人不能无动于衷!不能什么都不做。”金德曼的信里,都说了点啥呢?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