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五十六章 有点后悔了
    金德曼在信里先表达了对天可汗的敬仰之情,各种花式吹捧一番,最后才顺手提了一笔,大唐水师总管李诚突然驾临新罗,要不是下属认真,她都要错过大唐第一才子的风采了。

    李诚要知道她写信的内容,估计也就是摇头笑一笑。不是说李诚不在乎水师总管的位置,而是李诚很清楚,自己留给李世民的印象,会轻松的化解这阴险的招数。

    总之女王没安好心,真要对李诚有好印象,也不至于同意金庾信去搞事。

    女人嘛,心眼能大哪去?就算做事再大气,对人再大气,那也是出于利益考量。李诚跟她又没啥利益关系,你敢悄悄的来,被发现了还不说拜见一下女王,不搞你搞谁啊?

    金德曼很快就见到了朴正勇,很自然的要问一句:“见到李自成了?怎么样的一个人?”

    朴正勇低头不语,似乎在酝酿什么。金德曼吃惊的看看他道:“怎么?难以启齿么?你去见他,寡人并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朴正勇摇摇头:“国主误会了,臣是在想,该怎么形容这个人。”一句话把金德曼的兴趣给吊起来了,身子微微前倾:“哦,很难形容么?”

    “回国主,臣之见,此人乍一看,风采绝世。再一接触,觉得好像有点俗,最后走的时候,臣以为,此人就不该在这世间呆着。”“哦!”金德曼兴致来了,耐心的等待下文。朴正勇想了想,笑道:“就像一个围棋高手,你打他的棋谱,觉得他可能水平也就是高出自己一点。真的坐在对面的时候,你会发现,自己的呼吸,都被他左右了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边上一直没说话的老内侍,这时候很突然的开口道:“气势咄咄逼人么?”朴正勇摇摇头:“非也,从头到尾,他都表现的很平静。似乎这时间的一切,都不是那么的在意。所有事情似乎,都是小事。处理起来,显得很随意。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你坐在他对面,很自然就会去关

    注他,跟着他的节奏去走。”

    金德曼眯着眼睛不说话,朴正勇低头沉思,似乎在想什么。老内侍悠悠道:“可怕!”

    以我为主的人很多,但是能够影响别人不由自主的关注者却少。能够影响别人的行为和思维者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你细细说吧!”金德曼端正了身子,朴正勇咳嗽一声,缓和了一下,慢慢的从头开始说。等到朴正勇把所有的事情说完了,金德曼一脸的迷惑,自言自语:“他是来做生意的?”

    朴正勇稍稍沉吟道:“好像就是来做生意的,不然解释不通啊。”

    金德曼看来老内侍,他却低头不语,没有答案。“如此说来,是我们想多了?”

    朴正勇摇摇头:“五十人的马队,来自大唐的船队,不重视也不行啊。再有就是,这一次船队的航线选择,令人不能不慎重对待。”

    船队里有新罗船只,打听航线也不是啥难事。本可以走直线,最后却兜一个大圈子。令人生疑的地方很多,新罗是小国,不谨慎就会有灭国之险。

    “荒谬!荒谬!”老内侍开口了,脑袋在左右摇摆,似乎在努力的说服自己。但是最后却冒出一句话:“没错,他就是来做买卖的。”只有这个解释是合理的,不然怎么解释他让金荣回去炫大唐的礼物?横刀就不说了,那玩意根本就有钱都难买到一把。铁锅,金荣的岳父一家人,已经证明了新式菜肴的美味。甚至派人去金荣家学习怎么做菜了。新茶,更是令人惊艳,金德曼已经让人去暗示朴家,送点来

    尝一尝。

    “那么,新罗能拿什么来交换呢?”金德曼缓缓的说话,老内侍不语,朴正勇表情凝重。以货易货是新罗方面最希望看见的结果,但是从产出来看,很难找到等价交换的货物。新罗能拿的出手的,无非是野山参、新罗婢,除此再无什么值钱的玩意。野山参还好一点,无非是派人去山里采,但是新罗婢就不一样了,培养好几年才能见效。关键是,这都没法量产。最后还是要付出

    贵重金属。

    “新罗、百济的金银产量也不高!”朴正勇缓缓的开口,金德曼听了随口道:“难不成,他还惦记着倭国的产出么?”这话说完,其他两人的眼睛都亮了,还真的有这个可能啊。这不是明白的么?一旦海贸通道打通了,以大唐造的大船来看,航海的风险大大降低了。海贸繁荣了,货币不足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。大唐对金银的需求很大。反过来看,新罗的金银产出并不算太高。那

    么就只能惦记周边的地区了。

    百济、倭国,都将变成新罗商人的目标。转了一圈后,金银最终还是去了大唐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种可能!”老内侍缓缓的开口,金德曼眉心跳了一下,一种不好的预感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希望是老朽多虑了!”老内侍没明说,在场三位都很清楚,奔着新罗来的。但是,图新罗什么呢?百思不得其解!

    这么说吧,金德曼一直在算计大唐,就是借大唐的手,打击竞争者,保存自己,缓缓的积累实力。她可想不到,李诚也在算计新罗。目的就一个,不让新罗统一朝鲜半岛南部。李诚的计划的,百济必须保留,如果不能保留,就造一个新国出来。朝鲜半岛,绝对不能只有一个国家。历史已经证明,朝鲜半岛的地里位置决定了,这个地区有两个国家的存在,对中原王朝的安全最有

    利。

    金德曼揉了揉眉心:“不想了,告诉金庾信,谨慎一点,不求必胜,但求不败。”

    事情突然变得复杂了起来,这时候金德曼有点后悔。不该统一金庾信去挑衅的,应该当做不知道李诚到了新罗才对。可惜,当初被自尊心冲晕了头脑,同时也有不得不搞清楚李诚来意的必要。

    最终发现事情的本质有点荒谬,但是却是唯一合理的解释时,后悔自然就来了。比斗之日!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进窗户时,盘坐在地的金庾信起身,确信自己现在是最佳状态,哪怕对手在强大,也有一战的信心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