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六十二章 私奔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金庾信的诊断结果出来了,肋骨断了两根,这个就有点吓人了。都是**凡胎,肩膀撞一下就能撞断两个肋骨。根据当时的情况看,李诚明显还留着力气,显得很轻松。

    金德曼获悉结果后,向老内侍请教,得到的答案是:奴婢也不是对手。这个答案把金德曼给郁闷坏了,新罗是小国,实力不济可以理解。但是顶尖高手之间的差距,就让人难以接受了。老内侍别看其貌不扬,一直藏在深宫内,但一直都是她最依仗的隐藏力量。初登大位时,

    不是每个贵族都服气的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不服气的贵族,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解决掉。老内侍就是干这些见不得光的活,个人的武力值在巅峰时期,绝对是新罗第一。当然指的不是战场的战斗力。金庾信至少要修养三五个月的,伤筋动骨一百天,这不是闹着玩的。按照老内侍的说法,李诚是留了力的,不然肋骨被撞断,扎到内脏,那真是神仙都救不回来了。这话说的没错,现在的医学水平,遇见

    肋骨断了扎内脏,就只能是死。

    尽管还有约斗剑术的说法,但是金庾信在诊断结果出来后,提都不提这个事情。整个人受到了强烈的打击,养伤时情绪低落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李诚来一趟新罗的目的,就是找一个合作伙伴,打通这条商路。现在目的达到了,也决定要离开新罗,继续他的航程,这次的最终目的是东瀛。

    不料金运来还带来了一个消息,那就是圣旨到了登州,却见不到李诚的人。这一家伙,把许敬宗和刘仁轨极坏了,紧急派人快船赶往新罗。多亏了李诚是抖一个圈子,不然信使还得往金城赶。事情来的突然,李诚只好连夜收拾行礼,派人去找朴正勇,决定连夜赶回釜山,乘船回登州。朴正勇多少有点遗憾,有的事情,李诚在不在,性质完全不一样。相比于金庾信,朴正勇为人更为沉稳,也没

    多说什么,表示会重点关注合作。

    次日一早,李诚就起来了,收拾好行李,梳洗完毕,准备上路的时候,门口有门子来报,金胜曼来了。李诚赶紧出来迎接,抱手歉意道:“对不住了,事起突然,必须立刻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金胜曼就站在牛车旁,门都没进,笑着欠身道:“自成先生不必如此,妾身来此有一事相求。”李诚不免心里吃惊,这女人倒是心大的很啊,这就来相求了?

    “金娘子请说,在下尽力而为吧。”考虑到不能节外生枝,李诚还是很客气。“妾身欲往长安,一观天下中心之城,昨夜听朴统领报信,尽早特来请求自成先生带我一起走。”金胜曼把要求说出来,李诚差点没摔倒。看她的打扮,已经嫁人了,怎么可以跟自己走呢?难不成,还要上

    演一出私奔。“金娘子,且等等。你那夫家能允许你就这么走么?”李诚有点头疼的反问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这是别人的媳妇,跟着自己走了算什么?就算是个没嫁人的大姑娘,就这么跟着自己走了也不是个事情不是

    ?

    这可不是现代文明时代,女性独立是潮流,社会对女性的约束力很小。就算是在唐朝,那也是男权的君主集中制度。更不要说,这是新罗,脱离部落时代也没多久。

    “妾身要做的事情,他们管不到。”金胜曼很坚决的回答,李诚更加头疼了。这可真是个大麻烦。“金娘子,就算是夫妻不和呢,也不知道闹到要跑长安那么远不是?要不,我派人送金娘子回娘家?”

    李诚还在努力的抢救,希望金胜曼迷途知返。其实李诚也能理解这个女人,毕竟是下一任新罗国王,所谓非常人行非常事,她做点特别的事情,确实能理解。“自成先生不必劝了,妾身主意已定,王姐处也打了招呼,得到她的认可才出来的。”金胜曼好像觉得给别人添麻烦了,很不好意思的低头,做了个撩头发的姿势。实则是心虚了,生怕李诚真的去找金德曼

    验证。

    “真是啊!”李诚不知道该说啥了,挠挠头,犹豫的时候,金胜曼又笑道:“自成先生安心,明年新罗使团回国,妾身跟着一道回来就是,不会给先生添太多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李诚一百个不情愿,但是堵在门口也不是个事情啊,里头还等着他下令出发呢。只好点点头道:“那就这样吧,只是金娘子,我们可是骑马而行的。”这是李诚最后的努力了,因为要赶路,所以得骑马,尽快回到釜山。希望能打消这娘子的念头吧。不想金胜曼笑道:“妾身倒是会骑马的,身边侍女也善长此道。马的事情,先生不必操心了,妾身自备就是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得,李诚无话可说了,只好点头:“也好,不过这路上要是有人盘查起来,金娘子可要说清楚,这是你自愿去大唐一游,不是李某人强迫的。”

    金胜曼暗暗松了一口气,她是个心思缜密的人,准备周全才来的。

    不多时,李诚和一干下属出来了,这次回去赶时间,快马轻骑,每人两匹马,只带了五十随从。黑寡妇的丫鬟,因为不会骑马,都不能跟着一起走了,留下来等着下一波一起回去。李诚要走的事情,新罗官方自然是知道的。只是现在大家都希望,他没来过新罗就好了。至于监视的人手,早就撤走了,留下来还不够丢人的。可以说,金庾信输的太难看了,新罗上下的自信心受到了沉

    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李诚在新罗发生事情,金德曼已经下令,绝对不许泄露。

    这一路,李诚紧赶慢赶的,倒是一路顺利。金胜曼没有说谎,她身边带着八个侍女,一人双马,骑马的手艺比一般的大唐男子都溜。赶到釜山,登船走人,可谓一刻也不多耽搁。等到李诚的坐船消失在海面时,一阵烟尘才滚滚而来,望着远去的大船,朴正勇一头的黑线。这都什么事情嘛,走就走吧,还带走一个别人家的媳妇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