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章 陌生的感觉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李诚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这次在农庄要出点事情。李诚觉得,历史车轮的巨大惯性,正在碾压过来。就算是小蝴蝶的翅膀在怎么使劲煽动,也改变不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吐蕃的和亲,李诚就没能阻止。那么可以想见,接下来该发生的事情,还是会发生,只不过时间和地方,方式方法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离开不过大半年,李庄变化之大,李诚都有点陌生了。当然变化是依附在李庄附近的集市,李庄本身的变化没那么大,无非就是一些农户盖上了新居。

    这地方李世民倒是有记忆的,当初就是一个临时的兵营,番薯和玉米收成后就废弃了。没想到的是,一个临时的兵营发展成了大集市。沿着渭河边上,到处都是高高竖起的水车。

    水车提供的不仅仅是动力,还有令人烦躁的噪音。叮叮当当的锻锤,将钢铁打造成一件一件兵器。成排的纺织工坊,是这片集市热闹的最大根源。李诚可不喜欢自己的老巢变成一个污染灾区,与崔氏合作的高炉、铸铁厂,统统不在这附近。朝廷的高炉,也都被李诚弄走了,长安附近就不该有炼钢的地方。生产铁锅的浇铸工坊,也在李诚的指示下搬

    走了。

    更多的高炉在铁矿附近竖起,运焦煤总比运铁矿来的轻松。本打算弄点轨道链接长安和洛阳的李诚,经历了李世民的贪婪后,死了这条心了。

    龙这种东西,注定只会令人敬畏,没人会真的去喜欢龙。这东西太危险了。察觉到这个问题后的李诚,已经不抱任何希望,刻意的与李二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伴君如伴虎这句话,是一点都没错。现在的李庄越发的繁华,但不是建立在钢铁作坊之上,而是主要依靠纺织业。棉布成为了李庄的拳头产品,另外一件产品还在研发中。

    羊毛纺织是李诚下一步的计划,不过羊毛产业有个很坑的地方,就是羊的品种。山羊的生存能力很强,很抗造,这是建立在草根都不放过的前提之上。

    现在社会中国北部的沙化,很大的一个缘故,就是羊的问题。李诚纠结的是,提前把“羊吃人”放出来,会造成什么后果呢?加速草原的沙化几乎是必然的,人类的破坏力太强大了。

    在内外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,搞出技术飞跃,未必是一件好事。说的严重一点,就中国人的尿性,十有**要演变出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战。

    尸山血海,就为了个人的一点私利,想想都不寒而栗!中国这个社会框架之下,就别想不流血就完成进化。小说里头那种动不动就搞出工业化来的写法,实在是扯淡了一点。

    工业化是个很庞大的课题!它的出现必须是内因外因都达到要求,相互挤压之下,迸发出来的历史产物。

    算了,一个文科僧,不要考虑这问题,想的太多不是好事。李二似乎对工坊很有兴趣,都不去李庄休息,直接奔着工坊就去了。去年的棉布生意,给李庄带来一万多贯的利益。今年的李庄,果断的多种棉花,而且一种就是一万亩。口粮什么的,长安城有钱还怕买

    不到粮食?

    水力纺线机营运而生,一次可以纺线八锤。这东西比黄道婆不知道先进多少。织布机没有太大的进步,只能用人来堆。工匠们在重金奖励的刺激下,已经在琢磨更先进的织布机。

    随着棉花收获季节的临近,工坊里一排一排的大小娘子们,成为了行业主力。

    天气热的时候,工坊里的娘子们,都打着光膀子,在练习织布技术。李二一头往里扎,李诚只好陪着,让随从护送家人先回。迎面扑来的是十几条恶犬,七八个膀大腰圆的妇人。

    当当当,拦路的妇人手里举着棒子,使劲的敲打着门口的牌子:“登徒子,不识字耶?”

    李二这才注意到到门边挂着牌子,上书:男人禁区!皇帝同志扭头看看李诚,那意思这是你搞出来的东西?李诚很冤枉,很想表示这锅我不背。

    咳嗽一声,走到人前:“你们的管事呢?叫出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看门的妇人,牵着恶犬,横着棒子对着李诚:“你是哪个?”李诚恼火了,瞪眼怒吼:“我最讨厌别人用棒子对着我,去,立刻!”

    李诚气势很足,妇人被镇住了,回头低声说了两句,另有妇人一溜烟跑去报信。李诚这才回头道:“好些日子不在家,也没问家里,没想到发展的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巨大的利益面前,这个发展速度真不算什么。中国人就是有这个本事,只要上面管的不远,政策上宽松一点,把天捅个窟窿都不算啥。别说弄几个作坊了!

    里头出来一个妇人,一边走一边气势汹汹的骂:“哪个不开眼的,敢到李家工坊来闹事?小心我家郎君打断你的……”一看门口黑着脸的李诚,这妇人笑容瞬间变脸。“原来是家主大驾光临,小妇人这厢有礼了。”这妇人上前见礼,李诚看了一会:“你谁啊?我怎么不认识?”这妇人笑嘻嘻的解释:“家主自然不认识小妇人,小妇人是跟着白娘子做事的。”白娘子?什么鬼

    ?许仙呢?

    哦,白芷!李诚想起来了,这女的估计也是宫里发来的老宫女,想着就扭头看一眼李二。

    “哦,你也是宫里出来的,这位贵人,你认识么?”妇人看了李二一眼,摇摇头:“没见过!家主怎么了?”李诚又看一眼李二,心道这皇宫里的女人,多少人一辈子都没见过皇帝一面啊。看你做的孽啊!

    “没事,对了,宫里出来的妇人,都许了人家么?”这妇人出宫的时候,可不是这个发型。在后宫被宠幸过的女人,一辈子都没机会出宫的。只有那些没被皇帝睡过的,熬到一个年龄了,才有机会出宫。

    “多谢家主关切,小妇人的郎君,便是家中老卒之一,唤作聂守昌。”妇人笑着解释,李诚一听就知道了,这是跟着他在吐谷浑冲阵的老卒之一。“原来是老刀疤的娘子。”聂守昌脸上挨了一刀,留下一刀一寸长的刀疤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