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五章 够狠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接旨之前,李诚的心情是很好的,接旨之后呢?心情变得很糟糕。

    李老二也太小气了,救驾之功啊,居然只是把长安县男变成了伯。其他的,其他的没有了,李老二还调侃一句:“财货之类,自成也不缺。”

    李诚很诚恳的看着李老二,希望他从指头缝里再漏点东西出来,可惜皇帝就当着没看见。

    一群宰相和大臣,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对君臣演哑剧。最后老太监架不住了,咳嗽一声:“长安县伯,还不领旨谢恩?”李诚深呼吸,再深呼吸,上前接了圣旨:“臣,谢恩!”

    从史书上看,李老二不是个吝啬的皇帝,为何对自己如此的刻薄呢?李诚陷入了思索中,在凳子上坐下后,有点走神了。这不正常啊,非常的不科学。

    君臣在商议的话题,李诚也没听进耳朵,神游天外那里。一直到有人捅他一下,李诚才回过神来,一看捅他的人,阎立本啊,这是个好人。

    “啊,阎兄有事?”李诚本能的问一句,阎立本以手掩面,低声道:“陛下说你的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?我有啥可说的?我一不偷二不抢,遵纪守法,忠君爱国,我有什么……”李诚很随意的来了一句,看看李老二黑着脸呢,说不下去了,赶紧停止了自吹自擂。

    李诚说的话呢,除了忠君这条毫无毛病,别的都不好说了。但这是唐朝了,有忠君还不够么?别的反倒是次要的,只是别人心里明白,不会像李诚这么不要脸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说到爱国,皇帝同志觉得吧,李诚爱钱多过爱国,这是必然的。不然死活不肯入朝,你是为那端?看看人家马周,看看人家褚遂良,看看人家阎立本。“御史弹劾你的奏章,朕的书桌上都堆不下了,全是你违法乱纪的勾当。别的不说,擅入友邦,勾搭拐带友邦贵妇,就这一条,朕就能治你的罪。”李世民说着自己都乐了,其他宰相和大臣都忍不住跟着笑

    了起来,幸灾乐祸果然是快乐之本。

    李诚听到皇帝提这个,干脆低头不说话,这锅跑不掉,黄泥巴掉裤裆里,不是屎也是屎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重申,李诚不知自爱,不适合继续担任水师总管一职。”有人站出来说话了?

    李诚陡然一惊,眼神瞬间集火在这一位身上,这帅哥是谁啊?怎么不认识?这为一脸的正气,一看就不像好人啊。再看看他的官服,怎么回事?阿猫阿狗都能进来这里议政么?

    “你谁啊?谁给你的权利在这里胡说八道?”李诚开口就喷,这个不能忍啊。在水师辛辛苦苦的干了这么久,还没开始享受红利呢,有人跳出来摘桃子?这么怎么忍?

    “在陛下面前大呼小叫,无礼村夫。哼,在下李义府,监察御史。”这位帅哥很年轻,大义凛然的驳斥了李诚的话。

    李义府?李猫?等等,这哥们的监察御史,那是刘汩和马周的举荐啊。有阴谋,还有这货好像要跟着晋王李治。嗯,明白了,这是在争夺对李治的教导权利。也不对,李治的问题只是顺带,根源是水师。

    “这位李御史,李诚不适合担任水师总管,是你的一家之言呢?还是各位大人的意见?”李诚的语气突然就变了,阴森森的有点冷,眼神里也露出了一丝狠辣,就像准备咬人的狼。

    李诚的眼睛环顾四周,一个一个的看过去,这一下可有点吓人了。谁低头谁心里有鬼。

    “嗨嗨,自成,慎言,制怒。”开口说话打圆场的是房玄龄,他可是知道李诚刚才说的话是啥意思。今天要是有谁被李诚盯上了,不要任何证据,今后就是死仇。“自成,御史风闻奏事,不必大惊小怪。”马周也开口了,这意思你不要扩大打击面啊。我们不怕你!怕不怕,在场大臣心里都知道,李诚这个人平时不惹事,一旦惹毛他后果很严重。别的不说,李诚留在

    长安不走了,铁了心抱皇帝的腿,大家就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李义府,没有证据的事情,不要乱说话。”长孙无忌也开口了,直接就呵斥李义府。

    这位丝毫不让步,梗着脖子道:“大司空,李诚不知自爱,陛下刚才可是说了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脸上一冷,阴森森的看着李义府:“你哪个耳朵听到陛下说了,李诚不自爱?”

    李义府楞了一下,仔细回忆,还真的没说不知自爱,一家伙腿就有点软了,摇晃了几下还是站稳了。关键时刻,褚遂良站出来道:“大司空,何必跟后生计较?”长孙无忌今天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,冷笑道:“在场的诸位,谁家里没个新罗婢?就这也算不自爱么?荒唐!新罗,朝廷需要就算属国算友邦,朝廷不需要,就是蛮夷。身为御史,华夷之辨都不明,某观李

    御史才是真的不合适。”仔细观察不难发现,站出来挺李诚的,都是新贵大佬,茶叶联盟的收益者。这个时候要不挺李诚,不说这小子留在长安多能搞事,单单收了好处不办事这一条,今后大家还怎么合作?万一李诚搞出新花样

    ,不带他们玩呢?

    再退一步,大家不缺茶叶,你总要铁锅吧?这玩意在草原上那是最受欢迎的货物了。

    李义府没想到,突然被一群大佬围殴,这跟说好的剧本不一样啊。当时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赶紧四周看看,求援,希望有人来捞他。可惜,这一次他的求援信号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李义府顿时心里一凉,完蛋,被当做弃子了。那帮人推他出来的目的,就是试探一下。成固然喜,败也伤的起。

    真是,够狠啊!这断臂求存的手段,一个监察御史,眼睛不眨一下就舍了。

    李义府觉得自己浑身力气都被抽空的时候,李诚用不阴不阳的语气发声了:“嗨嗨,陛下。臣,有话要说。”李世民一直在看戏呢,听到李诚说话,被打断了看戏的兴致,眼睛一瞪:“快说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