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七十八章 掰棒子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李诚糟糕的心情,看见闺女安乐的时候,瞬间就消散了。已经会喊人的安乐,看见李诚就伸出双手,含混的喊:“耶耶!抱抱!”

    李诚上前来,从丫鬟手里抱过来,小姑娘咯咯咯的笑了。李诚心头的阴霾,风吹云散。

    秋萍在一旁可是看见了,一开始李诚的脸色可不好。但她很聪明的没问,刚才听说六叔崔寅来了。想来是因为这个缘故吧,带来的坏消息么?不过看李诚抱闺女的样子,没大事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要生了,郎君怎么还往这跑?”秋萍一开口,就是劝说李诚。

    “我想闺女了不行么?这是我家,这是我最疼的闺女。”李诚随口回一句,秋萍听出味道来了,没有再劝。李诚抱着闺女,一边走一边颠着,淡淡道:“怎么没见晋王和晋阳?”

    秋萍伸手扶额:“别提了,我家阿弟带着他们出去耍了。还不让下人跟着,说是去地里掰棒子。晋王要去,晋阳公主也要跟着去,拦都拦不住。说是回来煮棒子吃。”

    李诚有点挠头了,玉米棒子这说话,还是自己随口说的,结果现在庄子里的人都这么叫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,闺女,跟着不?”李诚笑呵呵的逗闺女,这女娃看来也是个野的,哇哇哇的叫起来:“耶耶,要玩!”出门一看这日头,这都快吃午饭了,怎么掰这么久?

    秋萍拿着把伞出来,撑开道:“别把安乐晒黑了。”李诚一手撑着伞,一手抱着闺女,溜溜达达的出门去了,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,随时准备接过安乐。

    路不远,就在庄子边上,一块玉米地,看见晋阳公主李明达,站在田边的时候,李诚放心了。瞪了一眼正在给晋阳打伞的宫女,李诚笑眯眯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李明达正盯着地里的十几个小郎呢,根本没注意到李诚来了。李诚瞅一眼就乐了,这地里的棒子还没熟透,正是刚长出形状,肉质柔嫩的时候,难怪娃娃们要来掰棒子。

    李明达一边看着哥哥掰棒子,一边拍手叫唤:“九哥,九哥,兕子要最大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地里的李治,正在费劲的找棒子呢,头也不回道:“知道了,且等着吧,一定摘到最大的。”李诚大喝一声:“李治,你在干啥?”

    十几个娃娃一看见李诚,瞬间作鸟兽散,纷纷跑路,没一会就消失干净了。唯一两个没跑的,栓子和李治,两人互相看看,耷拉着脑袋出来了。栓子的手里,还有个篮子。

    晋阳一看李诚来了,也是很担心的样子。小公主对付李诚的办法就一招,卖萌!

    “李自成,不要生气,不要骂他们,掰棒子是我要来的。我知道错了,不要生气嘛。”小小年纪,如此讲义气,不过她的眼神出卖了她,这哪是在认错啊,完全是在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须要生气,你们两个,过来!”李诚招招手,李治和栓子站在面前时,李明达也没了脾气,耷拉脑袋:“李自成,要罚一起罚,我也有份。”

    两个宫女,两个太监,就留下一个打伞的,其他的都自动消失。李诚是李治的老师呢,要管教谁敢多话。

    李诚板着脸:“你们两个,知道错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错了,师傅。我们不该来掰棒子。师傅,今天的事情是我挑头,一人做事一人当,师傅罚我就够了。”李治很光棍,认错的很自觉。

    栓子一听这话急了:“姐夫,是我的错,跟晋王和小公主无关。都是我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李诚听了露出欣慰的笑容,点点头道:“我看你们还不知道错在哪。这么热的天,出来掰棒子,不会等晚一点,太阳没那么毒再来么?再等半个时辰,太阳斜了来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哦!”两人纷纷点头,表示明白。李诚又对李治道:“晋王殿下,你是哥哥,要爱护妹妹。这么热的天,兕子身体本来就差,万一中暑怎么办?你想过没有?”李治露出羞愧之色,点点头:“师傅,我错了,以后一定注意。不会只顾着自己玩了,一定照顾好兕子。”李诚听到这露出满意的笑容道:“很好,希望你记住。走,去树下休息一会,喝点酸梅汤,等一会凉

    了继续掰棒子。”“李自成,我能去掰棒子么?”李明达一脸的向往,李诚看看她:“你还小,够不着呢。等明年来吧,今年好吃吃饭,长个子,明年就能掰棒子了。来,我给你说个熊瞎子掰棒子的故事,故事是这个样子的…

    …”

    李诚化身奶爸,带着三个娃娃,在树下乘凉,顺便讲故事。

    李诚一直在主意晋阳公主的身体,发现这小娘的身体,明显比以前要好的多,脸上也有红润了。看来一直在坚持适量的运动,希望历史的车轮放过小兕子。

    夕阳下,李诚抱着安乐,牵着李明达,身后跟着抬着篮子的李治和栓子。

    兕子活泼的很,蹦蹦跳跳的。在宫里是绝对看不到她这样。什么大门不迈,二门不出,简直就是在毒害女性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安顿好三个小的,李诚才晃晃悠悠的回来。崔氏姐妹都在,赶紧张罗李诚沐浴更衣,这天多热啊。洗澡出来,威风吹在脸上,浑身舒坦多了。

    “自成,有点事情,方便去我那院子里谈一谈么?”崔媛媛守在门口,见李诚出来便上前说话。李诚抬眼看看她:“晚饭后过去吧,现在还早。”

    李诚的眼神,怎么说呢?反正崔媛媛被看的心头发慌,点点头赶紧转身走人。根本没注意到,李诚嘴角露出来的邪魅。

    晚饭的饭桌上,崔芊芊自然是陪着的,主动提起崔寅道:“六叔的事情,妾身问清楚了。家里确实听到了风声,只是选择了静观。”

    李诚点点头:“这事情你也别往心里去,你是这个家里的大娘子,要有气度。外面的事情,交给我来处理。”崔芊芊算是吃了颗定心丸,但还是不放心呢。

    “郎君,妾身让人去打听了,看看这次是谁在背后做的手脚。”

    李诚摇摇头:“没必要,这次不过是个试探,毕竟登州那边,暂时还没看见太大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崔芊芊摇摇头:“郎君,不可不查啊。谁都知道,郎君出了名的金点子,郎君亲自去了新罗犯险,这海贸的利益谁敢小看?”李诚听着瞬间就明白了,拉着崔芊芊的手道:“娘子果然聪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