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一章 又要搞事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李诚最终还是去了秋萍的院子,这地方因为安乐的缘故,李诚的进驻率很高。

    长安这个地方好是好,但是气氛并不令人喜欢。尤其是高晋出现在李诚的面前时。

    “李庄多了好些个陌生面孔,篱笆扎的再紧,也会有野狗溜进来。”高晋阴森森的嘴脸,在李诚面前难得一见。

    叹息一声的李诚,只好把安乐丢给秋萍,背着手出门在小径上溜达。高晋默默的跟在身后,等了一会李诚才站住道:“派人去下帖子,在长安的兄弟,请他们到李庄来聚一聚。”当皇帝是很忙的,尤其是在一场叛乱之后,有很多事情需要李世民亲自处理。忙活了两天下来,总算是处理的差不多了,累的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一下。多亏了李诚弄出来的桌子椅子,不用像以前那样跪坐

    干活,腿脚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换做以前忙下来,就得让宫女捶腿揉捏活血,现在李世民只是躺在躺椅上,眯着眼睛身子跟着摇椅的节奏动。有气无力的对着空气道:“最近有啥新鲜事没有?”

    老太监幽灵一般的出现,站在躺椅边上,微微勾着腰:“李庄的大管事送了十几个奴婢去长安县衙,腿都打断了,说是偷盗家里的财物,不好善用私行,交给县衙处置。”腿都打断了才说不用私刑,要脸么?李世民听了只是微微皱眉,没在说啥。在李庄干活的奴婢,说穿了就是李家的私产。这些奴婢的来源呢,不外有二。一个是花钱买回去的,一个是活不下去了,拖家带

    口的自己上门求收留。

    不管哪一种,家主就算打死了也会有太大的事情。大唐蓄奴的现象很普遍,李家不是什么个案。只是这个处理办法,在李世民看来确实很善良的。一般的家主,打死了也就埋了,报什么官呢?

    “嗯,接着说。”李世民把这个事情抛一边去了,心里还存着一点疑惑也丢一边。累死了,没心情去伤脑筋。“都说兄弟会的纨绔们学好了,再也不像以前,没事就斗鸡走狗,聚众斗殴。最近两日邪门了,连着有好些个纨绔,跟人干了仗。只要呆在长安的,兄弟会的纨绔,有一个算一个,都跟人干起来了。”老太

    监的语气里充满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李世民陡然坐直身子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:“说,都哪家的人倒霉了?”“这个,好像有点多啊,奴婢有点数不过来。那些个纨绔,就跟吃了火药似得,看不顺眼就上去打。”李世民开心的使劲拍大腿,笑的捂着肚子,还一阵才道:“好,太好了。最近没啥有趣的事情,今天总算

    听到好笑的事情了。”大太监继续笑道:“确实有趣,侯君集家里的大郎,在平康坊碰了一下房二,就被他打了一顿不说,人还丢进了茅坑里。张亮家里的几个样子,在大街上走的好好的,踢了一脚路边的狗,就被百十号人打的

    鼻青脸肿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接着说。”李世民的表情不是那么喜悦了,这俩可都是新贵啊。“太学里的几个世家子,在醉仙楼里跟人起了口角,被人打折了手,脸都抽歪了。醉仙楼的门口,贴了一张告示,把这几个世家子,列入了不受欢迎的对象。嗯,清河崔氏蓝田房,荥阳郑氏洛阳房,这两家

    的商队,给李庄的护卫撵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笑意更浓了,起身端起茶杯喝一口。真是有趣,精神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“李庄的管事高晋发了话,今后李庄出产的货品,一律走拍卖,价高者得。李庄又在大兴土木,搞一个什么交易所。今后只要是货品,都能在那边拍卖,不单单是现货,还有期货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这就愣住了:“等等,什么叫期货?”大太监挠挠头,心疼的看着又掉下来的一根头发,想了想道:“好像是这么说的,地里的庄稼刚种下的时候,要是看好收获季节的价格呢,就可以提前买进。要是不看好收获季节的价格的,就能提前卖出。

    说是什么风险对冲,奴婢实在不明白这个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的直觉告诉他,李诚这竖子又要搞事。而且可能事情还不小。“李家的出产,不再讲关系指定经销,这大唐的商人不得疯了似得的往李庄跑啊?”李世民很清楚,李庄的产出有多么的诱人。崔氏蓝田房,嫁了个闺女过去,独家代理挣下了的铜钱,说是家里仓库堆不下

    ,又多盖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“圣人英明,就是这个道理。如今东西两市的市署都在闹腾,要去李庄设市署呢。长安县令与东西两市市署打起了官司,说什么在城外的野市,就该是长安县治下的税吏来管。啥时候轮到市署说话了?”长安城里哪个职位的油水最肥?不说官职的话,单说小吏好处,自然是东西两市的下属小吏。东市还好一些,西市那些胡商,从来都是小吏眼里的肥猪。李诚搞出个城管,弄了点卫生费,长安万年两县的

    小吏,那叫一个感激不尽。现在李庄的野市兴起了,长安县不护食那都是怪事。谁跟长安县抢野市的税收,谁就是长安县上下的死敌。东西两市的市署,那不会县里官,直接归户部(民部便于作户部)。按说户部很牛逼,直接

    就能压死长安县。但是这得看怎么说了,长安县也不是泥捏的。“竖子,本以为他会安生一些日子,看来朕还是想错了。说的也是,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,想在自成的身上讨便宜,真是瞎了他们的狗眼。朕都没捞到多少好处,还能轮到他们?摆驾,朕要去李庄看看热

    闹。”

    出了结社率的事情后,李世民要想出宫,一帮大臣的脸色就好看不了。不过听说目标是李庄之后,戴胄立刻表示支持,并且谏言:“陛下,李庄的野市日渐壮大,应该纳入户部治下,设市署。”

    户部(民部)尚书戴胄的想法,立刻遭到了来自吏部尚书高士廉的反击:“你们户部的吃相也太难看了一点吧?长安县几百号人,就指着一点残羹剩饭养家糊口,也好意思伸手?”

    李世民在心里表示:mmp,朕的两个宰相居然如此不要脸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多大的利益,才能让两位尚书赤膊上阵,都不等下面的小官先打一场。“此事,朕知道了,去看看再说。”李世民才不肯轻易表态的。大臣们不反对,李世民顺利的出宫,却不能轻车简从了。担心扰民怎么办?李世民下令不懂声色,着百骑内甲,穿便衣,护送一辆看着不起眼

    的马车,悄悄出城。

    刚到宫门口,同样是一身便衣的长孙无忌、房玄龄、马周、戴胄、高士廉等十几个宰相,都等在这里。李世民无语的看看日头:“不早了,晚上要在李庄过夜么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笑道:“陛下可令苏定方率五百骑现行一步,有这五百骑和臣等护驾,在李庄过夜未尝不可。”这帮宰相脑子都进水了么?居然异口同声放附和。

    李世民呵呵冷笑两声:“掉头,回宫,朕不去了。”一干宰相很失望的看着李世民消失,互相看看后,各自散去。一直没说话的房玄龄,看起来心情好的很,笑眯眯的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把房二叫来:“成亲的事情你也帮不上忙,为何不去你李家哥哥处多亲近一二?”房二懵逼道:“不是与人厮打,被大人禁足了么?”

    “嗯,忘记了,禁足取消了,对了,只能去李庄,别的地方不许去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回到家,立刻把长孙温叫来:“怎地在家呆着?不去李庄寻你那哥哥快活?”

    长孙温也有点糊涂,看着老爹:“大人,醉仙楼那事,可没过去呢。博陵崔氏不肯干休,大人让孩儿在家闭门思过呢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事情,在兄弟会成员的家里不断上演的时候,李诚在集市边上的一片空地边站着,指手画脚的让人用石灰划线。

    “记住了,这是交易大厅,这是等候休息的待客厅,这是后面的贵宾厅……”李诚手里端着画好的图,边上是好基友阎立本。

    “自成自管安心,这点小事,阎某给你办的妥当。只是有个事情,怕是要自成帮衬一二。”阎立本有点不好意思,这哥们还是有节操的。

    李诚倒是没在意:“看上点啥了,你我兄弟,没必要遮掩,径直说吧。”

    阎立本这才赔笑道:“今年的烟丝,来个一百斤,上好的茶叶,来个一百斤。阎某自用。”

    李诚跳脚大声道:“你是想给烟熏死呢,还是惦记被茶水淹死?烟丝十斤,茶叶一斤,多了没有,爱要不要?”

    阎立本叹息道:“唉,少点就少点,这样吧,修建的工钱不用你付,这交易所的章程,你给我先说说如何?”李诚诧异道:“不对啊,交易所的章程,不都帖在路边的墙上了么?你不识字么?”

    阎立本嘿嘿嘿:“自成,何必呢?自家兄弟,这其中的关口窍门,谁能比你清楚?”

    李诚摇摇头:“算了,这活不用你干了,我另请高明就是。”“别啊!这活我干了,保证又快又好。”阎立本给急的嚷起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