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七章 谨受教
    “文人的通病,或者说多数文人的通病,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。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,很少低头看自己,到底是不是君王需要的人才。所谓的文采,在李诚看来,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”李诚淡淡的给出这么一个答案。李

    义府却皱眉道:“这与诸葛亮何干?”李

    诚点点头:“问的好,后人看到的诸葛亮,看的是未出茅庐而知天下三分。看到的是君臣相得,看到的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。唯独没有看到一点,那就是这些字面背后隐藏的东西。那就是诸葛亮有应时而出的硬实力。”

    李义府若有所思时,李诚继续道:“通俗的说,给你一个县,你能治理好么?要知道,这并不简单。准确的说,当陛下把你放在一个位子上,你能做的比陛下希望的更好。这就是硬实力。回到李某身上,也是同理,那就是李某的硬实力决定了一切。”李

    诚的硬实力是啥?捞钱!有这个实力做基础,李世民就离不开他。也决定了李承乾和李泰,都希望得到李诚的帮助。“

    明白了,先生沉迷于钱财俗物,也是这个道理。汉武帝时,桑弘羊为人诟病为酷吏,武帝却引为股肱。”李义府抚掌叹息,很多道理引为李诚一番话,提前明白了。就像他后来做权相一样,那是因为皇帝需要。“

    就是这个道理,文章做的好,诗做的好,那有如何呢?对于朝廷来说,文采好唯一的作用就是歌功颂德,粉饰太平。于实务没啥用处。”李诚笑着往下说,李义府深以为然的点点头:“先生所教,令义府茅塞顿开。”“

    子曰: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。我倒是有个新的断句方式,民可使,由之。不可使,知之。那么请问李兄,此前的大儒,真的不知道还可以这么断句么?”李诚笑问。

    李义府的脸色变的异常凝重,缓缓点头:“想来是知道的,但是如此断句,怕是不会被君王所用,也没有所谓独尊儒术之举。”

    任何理论,任何学说,能够发扬广大,必须具备一个前提,那就是为君王所用。法家在战国和秦,可以成为主流,那是因为秦王朝的刚需。西汉黄老崛起,那也是时代需要。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,那也是需要董仲舒提出理论。任

    何学派,任何理论,都是围绕着统治者的需求在发展,在变化并不断完善。高

    晋远远的站在一边东张西望,李诚见了笑着招手:“有事就说,别在那站着。”高

    晋一溜小跑过来道:“有一户人家求着卖身李家为奴,说是活不下去了,要不就得买儿卖女。”李诚听了这话,不禁微微沉吟,这是他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李兄,商鞅变法废奴之时,一定不会想到,即便是太平年景,也有人要主动卖身为奴吧?”李诚很突然的反问一句。李义府熟读史书,自然知道商鞅变法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废奴。“自成先生,商君最终作法自毙。”

    李诚笑了笑,交代高晋:“你去处理吧,我们家不收奴婢,可以签一份雇工合约。真的有困难,可以提前支取一些工钱,以后慢慢从工钱里扣。”说

    完,转身问李义府:“李兄,可知道商君为何废奴么?”

    李义府点点头,他当然知道商鞅的目的,在于增加自由民,增加税收,增加兵役人数。“

    任何一个朝代,善于理财的大臣,没有不被重用的。记住我这句话!”李诚又补一刀,李义府站起来,恭敬的行礼:“谨受教!”经历一场弹劾风波之后,李义府陷入了短暂的迷茫,现在有点迷雾散尽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嗯,感谢你来看我,时间不早,我就不留你吃午饭了。”李诚倒不是吝啬一顿午饭,无非是不希望李义府被自己牵连。他要连对午饭都混不到,被人知道了那就是另外一个情况。如果在李诚这吃的酒足饭饱的走了,那就会被人针对。

    长安不好么?好!这世界上最繁华的地方,但是为何李诚非要去登州呢?无非是生存环过于恶劣,凶险太多,变数太多。一个不小心,被李承乾或者李泰牵扯进去了,那就是大麻烦。李诚很怕麻烦,所以走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离开长安,他就不是众矢之的了。不信么?看看他才回来几天,就一堆人要搞他。而且有人搞他的时候,连岳父都不站他这一边。门阀有多么的可怕,可见一般。

    李义府很干脆,起身就走,出门牵着毛驴,穿行在热闹的野市间。回头望一眼李家高高的围墙,内心感慨万千。他是个很聪明的人,举荐他的是马周等人,但是现在他很清楚,与荐主之间的关系,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李

    义府感触最深的,还是最后时刻关于商鞅废奴的例子。结合当下的实际情况,不难发现一些问题。即便是太平盛世的贞观一朝,门阀蓄奴无一例外。起于微末的李义府,当然知道土地兼并的问题。要

    知道,唐朝开国至今,不过区区二十年。府兵制就有点撑不下去的感觉了。隋乱之后那么多土地,到底去了哪了呢?仅仅是因为人口增加么?新

    旧门阀兼并土地和蓄奴,都是在与朝廷争夺利益而肥私呢。李义府很明白这个道理,但他不会有所动作。李诚说归说,但也仅仅是跟他讲明白其中道理,到了送都没送他。这就很明显了,不希望李义府有任何动作。可

    以说,这是在保护李义府吧。一个历史人物,是不是奸臣,那要看他在民族利益这种大是大非问题上的选择。李义府能做权相,那是皇帝需要。就跟严嵩似得,他能把持朝政,是因为他甘心给皇帝当傀儡。

    打发了李义府,李诚继续他的木匠活。好不容易穿越一回,朝代兴衰都可以放一边,老婆孩子不能不管。忙了一个下午,带着几个木匠,扛着各种备好的材料,来到后院。

    秋萍抱着安乐,这丫头在怀里不安生,耶耶耶耶的叫,要李诚抱他。李诚赶紧放下东西,过来哄一句:“耶耶给安乐做好玩的。”这才算是安抚了小丫头。化

    身野丫头的兕子,显得很懂事,根本不用人带着,安静的站一边看李诚忙活。倒是李治闲不下来,跟在李诚屁股后面,问东问西。为

    了孩子的安全,李诚事先让人在地上挖了坑,填上细细的沙子。然后开始忙活,跷跷板装起来,确保孩子掉下来,只能掉沙坑里。秋千装起来,交代再三,孩子玩秋千,必须有人跟着。木马就不说了,三五下装起来,安乐往上一放。

    丫鬟负责,安乐就玩上了,都不用人教,轻轻摇几下,这丫头就会了。呀呀呀的乱叫,玩的开心的不行。兕子在一旁眼红的看着木马,被李诚抱着放在跷跷板上。

    李治在另外一头,好嘛,两人玩上了,虽然很简单,但是乐趣无穷啊。孩子都安排好了,带着木匠安心的装滑梯。好在这院子足够大,滑梯装了之后,还有足够的地方装旋转木马。

    可惜没有电力,就算有也解决不了电动机的问题。只能上人工东西了,唯一的问题是那根轴,没有轴承转动很费劲,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轴的耐久度。不管了,装好之后上点油,让木匠每天检查一下,坏了就修。忙

    活了一个半时辰,才算是全部完工,三个孩子都疯了。安乐木马也不玩了,跷跷板玩一会,滑梯玩一会,李诚装好木马,她也要玩。亲爹护着,费劲的转动。李诚很快发现,要玩旋转木马的话,怎么也得两个丫鬟来转才够力。嗯

    ,安全带必须要有,这玩意绝对不许大人玩。本来就是给孩子准备的。问题是,那些丫鬟年龄也不大啊。嗯,允许她们荡秋千,玩跷跷板。

    秋萍的院子,成了儿童乐园了。看了一会的莺儿,眼珠子都急红了,一溜烟回了主屋:“小姐,小姐,快去看看。”崔芊芊被带过来,看见这屋子里的玩具,眼珠子也红了。

    晚饭的时候,崔芊芊拉着李诚的衣袖:“儿子也要!”还没生呢,就知道是儿子么?算了,这女人想儿子想干了心。不跟她计较。“

    李自成,宫里也要有这个。”晋阳小公主也开口了,李诚点点头:“回去找陛下要,派人来学就好了。臣不收钱!”小公主很懂事,也很好骗,满意的点点头,继续自己吃饭。

    在李家这么大的孩子,不存在什么给孩子喂饭的。

    李治很伤感,吃饭的时候提不起精神来,李诚摸摸头:“怎么了?”“

    师傅,父皇和其他师傅,不会让我玩这个的。”李治表示了担忧。李诚点点头:“确实,你都这么大了,偶尔玩一下还行,时间长了不好。这样,你可以要求学骑马,射箭。等你练的差不多了,回头师傅带你去打猎。”

    关于李诚的传言,终于传到了宫里。李世民听了歪歪嘴,不屑的吐出两个字:“酸儒!”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