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八十八章 凉爽工程
    ..,

    李世民可不糊涂,也不会看重那些所谓的名仕。他可不是整天呆在皇宫里的皇帝,对于那些门阀贵族做的事情,他可是心里有一本清楚的账。最令他难忘的,就是贞观二年开始的连续天灾和蝗灾,就在关中,就在眼皮低下呢。李

    世民倒是更关系李治和李明达,结果得到的消息是他没想到的。李诚居然亲自动手,给俩孩子搞了个玩的地方。李明达还好点,李治那么大了,不太好吧?这

    事情也就是随便想想,很快就丢一边了。只要俩孩子没事,李世民就安心了。

    交易所其实最佳的地点在长安城内,但这不是怕麻烦么?首先用地就是个麻烦,再者这是新鲜事物,依托东西两市,未来会生出很多掣肘。所以放在城外,城外的野市虽然规模还不算很大,但是可以慢慢的培养。

    李诚一早起来没忙着去野市,而是先去看看李治和李明达,再陪安乐玩一会,转悠着才走到武氏和金胜曼住的院子。金胜曼的身份有点尴尬,无法以官方姿态出现。武

    约负责接待,差不多每天一早就带着她出门转悠。这天也是如此,李诚刚到呢,这俩就出门了。“姐夫倒是轻巧,把人带来就不管了。”武约习惯性的挖苦。

    李诚只是笑了笑,没解释就往里走。就当着没看见金胜曼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就很尴尬了,但是金胜曼毫无反应,这女人可真不简单。待到李诚进去了,金胜曼才解释一句:“二娘有所不知,当初与先生相约,带到大唐就算完的。先生大度,给送到了长安,还让住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就是客,子曰,有朋至远方来,不亦乐乎。他可是个读书人。”武约还嘴硬了一句,实际上她是在不满,最近李诚一直没来看武家的人呢。派个崔媛媛来,算个什么?两

    人继续出去玩,今天约好去城内转悠,车马都备好了。

    耳边少了武约的絮叨,李诚倒是轻松多了。真是没想到,没有进宫的武约,变得如此絮叨。在别人的面前话不多,到了李诚的跟前,各种不爽的吐槽。李

    诚表示理解,女皇嘛,看着李诚勾三搭四的,心里舒服才怪呢。杨

    氏倒是很喜欢李庄的气氛,生活设施齐备不说,地方还安静。后院几乎没人打扰她安静的生活,能够专心礼佛。唐朝佛教在北方很兴旺,佛家也确实出了一堆猛人。佛

    教是外来的东西,说起佛教在中国的发展历史,不得不提一句,历史上的几次政权的灭佛。这不是在否定佛教,而是佛教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,出现了很多的问题。宗

    教是个敏感话题,具体就不多说了,大家想了解佛教在中国的历史,可以自行查资料。高

    晋在后院弄个佛堂,成为了杨氏的专属领地。每天都在里头呆着,也不出门。

    武顺是个能耐住性子的女子,没事陪着母亲说说话,或在自己的院子里,做点女红。李

    诚回到长安,武顺进门的日期就近了,现在最大的阻碍是崔芊芊的孩子还没生下来。等着孩子生下来,这也是李诚迟迟没定日子的缘故。

    李诚还没到院子门口,就遇见了几个丫鬟,立刻过来见礼,一个丫鬟领着李诚去找武顺。对于这些武家的丫鬟来说,武顺嫁入李家,那是乐见其成。运气的好能跟着陪嫁过去,能不能被李诚看上不是重点。重点是李家的规矩,年龄过了二十,就必须放出去。

    李家的下女,年过十八就可以自行择偶,李家会奉送一份不菲的嫁妆。就算是嫁人后,愿意留在李庄做事也是可以的。这些条件对于丫鬟们来说,吸引力太大了。哪怕是买进门的,到了二十岁也能回复自由身。葡

    萄架子下的武顺,眼睛一直盯着门口看呢,到了李庄好几天了,李诚一直没来看过她。武顺不是武约,李诚不来,武约敢找上门。武顺则习惯了等待,这是性格问题。看

    见李诚的身影,武顺腾的一下起身,先整了一下衣衫,这才露出笑容,看着走近的男人。看着笑语盈盈,我见犹怜的武顺,李诚的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。从

    男性自尊心的角度出发,武顺这种女人才是最合适最媳妇的。强势一点的武约和崔芊芊,在李诚的心目中也不是不好,只是跟她们在一起的时候,需要提着一点小心。在

    武顺面前,则比较放松了。与武顺同类的还有秋萍,她们对自身价值的体现,没有太高的要求。安安稳稳的一辈子,惠及家人子女就知足了。这

    次李诚回来,只要在家里,都在崔芊芊的屋子里过夜。而且还从没有传出哪个丫鬟上了床的事情,这点武顺甚为敬服。要知道大家族里的男人,没几个  不在家里乱搞的。武

    顺就有两个哥哥,虽然是同父异母,但是武元庆和武元爽干的事情,她怎么会不知道呢?家里媳妇没过门呢,就弄上了好些个丫鬟。成亲之后,在家里还呆不住,风月场里的常客。看看李诚,要说去平康坊,有的是人愿意请客不说,娘子们还未必肯收钱的。即

    便如此,李诚也去平康坊的次数不多,看起来更为恋家。这个时代能做到李诚这样的男人,少之又少。毕竟不是寻常的小门小户,想去潇洒也没那个钱和地位。葡

    萄架下有竹床,天热的时候呆家里气闷。李诚便在竹床上躺着,很没形象的翘着腿。武顺只要李诚来了,就一个态度,惯着他!有啥给啥,要啥给啥。一

    个躺着,一个在边上伺候着,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,李诚觉得很舒服。武顺也很喜欢这种生活节奏,平时说话的对象不是妹妹就是丫鬟,跟李诚聊天的时间很少。但是李诚有点好,每次跟武顺在一起,总是很有耐心听她说一些生活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武顺的生活圈子就这么点大,能有多少有趣的事情呢?但是她说了,李诚就听着,还能接上一两句。“对了,白家姐姐又来帖子了,说是要借庄子开个娘子们的文会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倒是不缺地方,就是这后院种的烟叶和辣椒,不像一般的人家,花园假山亭台楼阁的。”李诚觉得不是很合适,毕竟这庄子情况摆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“郎君有所不知,这天气闷热,城里住着又闷又热,心里慌的紧。白家姐姐和其他娘子的心里,到成为随意在城外寻个去处消暑。文会不过是个由头。”武约解释了一句,李诚嗯了一声,这天确实热,武顺给他扇风,鼻尖出汗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想起来了。你回话答应她就是,但却要等上几日,我布置一番才好待客。”李诚答应下来,武顺满心欢喜道谢。院子里没有别人,丫鬟在门口树下守着呢。

    李诚看看时间还早,便起身要走,说是为文会做准备。武顺也不强留,送到门口。等

    李诚走远了,丫鬟抱怨道:“郎君难得来一回,怎么不留下来。”武

    顺给她个白眼珠子:“我托郎君办事,他去忙事情了。”丫鬟气道:“小姐也是的,这当口托什么事情呢?终身大事先定下个日子才是,大娘子也快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啥可担心的,郎君自有主张。”武顺就这点好,对李诚充满了盲目的信心。李

    诚出来先找到高晋,然后叫来一群工匠,趁着交易所在建期间,工匠人手大把的时候,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什么想法呢?这不是后院门口有个水塘么?平时浇水都用那些水。

    李诚想着庄子后面的山上,有一股泉眼,流水成溪水。派人去弄个小水坝,把毛竹打通了,一路架起来,把水引到后院的水塘里。这工程不算很大,唯一麻烦的是毛竹。

    高晋表示没有毛竹也不要紧,家里头烧陶的窑,让人抓紧烧一批管子就能解决这个问题。水引到这个水塘里,接下来的事情也不好办。需要修个水塔,架水车把谁抽到水塔里,然后用管子把水送到屋顶上。这

    个管子就难办了,高晋也没好主意,边上一个工匠表示,没问题,用铜管子就好了。这

    就是不是一般的奢侈了,不过李诚咬咬牙,奢侈就奢侈一会吧,左右工程不算太大,就是后面的几个院子,弄起来这夏天就好过了,就当是为即将生产的崔芊芊花的钱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李诚假公济私,跑到外面的工地上,一包茶叶和一包烟丝,贿赂了阎立本。这厮也很好奇李诚的想法,觉得很有操作性。干脆把交易所的工地的活丢给下属,参与到这个后院的凉爽工程里来了。要

    说好的工匠,哪也没有少府监多了。这些工匠给皇帝干活,拿到的钱养家糊口也就是勉强,但是给李诚干活不一样,工钱绝对给够。

    一番失地考察后,两人花了一天的时间,弄出了个施工方案。需要多少管子都算出来了,派人去少府监下令开工。引水工程就比较简单了,这一般的工匠都能做。唯一的麻烦,在于方案是架着管子,还是埋管子。

    最终的方案是埋管子,架着管子变数太多,也不安全。第二天就开始施工了,挖沟埋管子,修水坝拦水,修水车,可以说同时进行,这样施工进度就快了。

    武顺也没想到,自己只是随意的提个要求,本意是让李诚多给点冰,没想到弄出这么大的阵势来了。别说武顺了,崔芊芊和秋萍,白天都看不到李诚的人,就见他东奔西走的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