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百九十章 避暑
    “不去,我媳妇要生了,就这么回复陛下。”李诚果断的拒绝了,传旨的太监表情呆滞了一下,很快就恢复常态:“奴婢明白了,就这么回复陛下。”

    太监走的时候,心情并不糟糕,袖口里有一个银锭。这个自成先生,什么都好,就是这点不好,喜欢用银锭砸人。哎呀,难怪宫里的黄门都抢着来李庄传话呢。这差事,打破头呢!李

    世民对这个结果毫无异常反应,对身边的大太监道:“看看,早知道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圣明无过陛下,自成先生尚无男丁,自然着紧了点。”大太监笑眯眯的算是给李诚擦了屁股,李世民倒是无趣的摇摇头:“你啊,朕还是惜才的。让人把兕子和雉奴接回来吧。”大

    太监笑道:“奴婢也就在陛下跟前,才有胆子妄言一二。”看着大太监佝偻的腰身,李世民不禁微微叹息:“这两年朕总有力不从心之感,浅邸旧人日渐苍老,你也有白发了。”大

    太监顿时眼泪就下来了,赶紧跪下道:“陛下春秋鼎盛,大唐还要靠陛下掌舵……。”“

    停!朕就是随口一说,起来说话吧。”李世民赶紧拦着大太监,这可是在秦王府的时候,就在身边伺候的人呢。三

    伏将近,李世民在长安城里也呆不住了,带着一干文武,浩浩荡荡的出发,去九成宫避暑,李治和李明达跟着一起去了。东宫太子李承乾,留守长安。

    天气一热,人就不爱动,李诚也是如此。三伏天还没到,热的人就难以承受。干脆让高晋过来,下令李家的作坊,工作时间进行调整。早上两个时辰,提前一个时辰开工,晚上两个时辰,放在晚饭之后。同

    时要求工坊管事,做好避暑工作。医药学堂的学生,抓紧配制避暑药物备用。说

    起这个学堂,李诚其实一直没怎么关注。早起投入一笔钱之后,就不怎么管了。孙思邈去了登州,这次没跟着回来不说,还背着包去了幽州,满世界的乱转。也不知道是不是修仙之心没死,反正他现在失去联系了。

    登州那边,白嬛和郑洁根本管不到老道,那边的家业就够这两个女的忙活的。前些日子来一封信,主要讲的是登州那边的近况。船队从新罗回来了,带回来一船的金银,还有一船的人参之类的补药,还有百余新罗婢。由

    此可见,新罗产出之贫瘠,没有什么特别的商品是大唐能看上的。反倒是大唐出产的商品,运到新罗就被哄抢一空。朴正勇还来了一封信,说了一下拍卖行的事情。第

    一期拍卖生意做的很成功,所有货物全部销售一空,下一批希望在两个月后运到,给市场一个消化的时间。再有就是倭国商人也出现在金城,但是没有参与拍卖,因为没资格,托人送礼走朴正勇的门路。大

    唐海商和新罗海商,都赚到了大钱。按照他们与李诚的协议,负责给李诚运输货物,到了新罗销售之后,他们得到三成的利润。这样的生意,对于海商来说大体都很满意。

    原因有以下,安全有保证,不可抗力不算在内,不会有海匪乱来,在登州也能行动自如。李诚不需要运货的时候,海商还可以跑高句丽和百济的航线。货源有保证,李诚在登州开了货栈,专门做海商生意。

    也有个别海商,对于跑一趟才能挣三成的利润心怀不满,自己有别的野心。但是这些人很快在现实面前低头了,因为李氏货栈的出售货物是有配额的,这个配额则根据你运了多少船货物到新罗挂钩。

    通过控制货源,安全保障这两个措施,李诚控制了多数的海商。

    黑寡妇也来了一封信,一支三艘平底海船组成的船队已经出发了,沿着海岸线南下。能不能回来不好说,能不能找到李诚说的大员岛,也不好说。这个时代的航海不确定因素太多了。别的不说,撞了暗礁就完蛋。牵

    星术在这个时代已经很牛逼了,只有少数人才能掌握这个技能。李诚倒是知道六分仪,也能造出来,但是这东西用起来很麻烦,需要专业培训才能使用。李诚倒是看过相关资料,但是没有学过几何的人,想用好六分仪不现实。

    只能慢慢的培养了,今年肯定不行了,李诚打算回到登州后,就开一个航海学校。收一批穷人家的孩子,灶户出身的最好了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的航海,凑合用罗盘和牵星术吧,罗盘的原理很简单,中国人用来测风水的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悲哀,明朝的大航海,比欧洲要早。但是因为政治斗争,或者说是路线斗争的缘故,郑和下西洋的壮举被停止了不说,刘大夏一把火,所有的航海资料都烧干净。站

    在后人的角度看,这家伙就是民族罪人啊。但是刘大夏这个人本身,却没有太大的道德毛病。他是用一种我在做正确的事情的心态,烧掉了中华民族领先世界五百年的契机。

    学历史的人看到这段历史,心情往往很复杂。这件事情的发生,并不能全怪刘大夏。因为没有他,还有别的人会这么干。刘大夏只是在那个时候,出现在那个位子上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中华民族真的就没有在大海上纵横驰骋的机会么?有,不但有,还有很多。只不过因为统治者利益的缘故,将这些机会拱手相让了。明朝中叶,大量南美的白银涌入中国,买走茶叶、丝绸、瓷器。难

    道说,当政者真的看不到这其中的利益么?看不到一旦开海对国家的好处么?

    事实上那些疯狂反对开海的人,正是从海商贸易获利最大的群体。你看,人性就是这么的卑鄙。为了一家一姓的利益,管你洪水滔天,生灵涂炭还是倭寇横行。如果不是倭寇破话了东南沿海的基本利益生态,朝廷都未必会去看一眼呢。

    李诚没打算做一代圣人,也不会去关心门阀的死活。但是李诚要让门阀知道一个事情,那就是航海会带来巨大的利益,大海是无尽的宝库。勾引他们投入大海,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一亩三分地上头。当

    然这个事情又必须披上一层掩护色,至少让李世民看到一点,航海对于他灭高句丽,有着巨大的帮助。这个事情,李诚打算回去就开启,有十条一千料的大船,李诚就敢带着水师去劫掠高句丽沿海。抢他娘的再说!当

    然了,李诚还需要新罗配合就是了,新罗向大唐喊冤的时候,就是李诚师出有名之时。中

    午的太阳毒辣,李诚在屋里呆着一动不动,身边的丫鬟在打扇子,屋顶是潺潺流水,脚下是冰盆。面前的桌子上,防着冰镇酸梅汤,这样的生活才有点土豪的感觉。

    李诚倒是想呆在崔芊芊身边,但是这女人把他撵出来了,秋萍那边也是一个劲的撵人,三个孩子都招呼不过来呢,哪有时间招呼你这个大孩子。无奈之下,只好到崔媛媛这里求收留。天气太热了,李诚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。崔

    媛媛倒是精神十足的,这女人最近一段时间,怎么看都顺眼。容光焕发的,仿佛换了一个人似得。在李诚面前,她也不矫情。手里的算盘拨的飞快,一脸的凝重:“郎君,这个月家里的收入,怕是要跌一些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有气无力的嗯了一声:“你也别辛苦了,这些事情交给账房去做就是了。这天都能热死人了,不着急的事情就别管,晚上凉快了再处理。”崔

    媛媛一双眼睛水波荡漾的看过来,晚上?呵呵,晚上更忙好吧?下

    意识的,崔媛媛伸手在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,要争气啊,一定要争气。下辈子,就看这肚子争气不争气了。李诚的秉性,崔媛媛算是摸透了。只要给他生个娃,不管男女,这一辈子他都会看顾着自己。“

    对了,白氏大娘子,还有七八个顺娘的好友,这会可都在她的院子里呆着避暑呢。家里有了这水降温,冰块也不缺,今年的夏天好过多了。”说着看看李诚闭着眼睛呢,崔媛媛忍不住露出微笑又道:“郎君,还是去顺娘处看看吧,别起了心思就不美了。”李

    诚做起来,瞪一眼道:“就你多事,顺娘那边全是别家的娘子,我去作甚?瓜田李下。”

    崔媛媛知道他不是真生气,抬手了几下风的动作,配合弹球,平添几分妩媚,娇笑道: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文会那日,郎君就没出现,这都过去三天了,再不去顺娘怎么想?”李

    诚顿了一下,叹息一声:“好吧,你说的对。”说着起身来,丫鬟递过来一把油纸伞。“

    我一男的用这东西,不够丢人钱的。走几步路的事情!”说着整理一下衣服,迈步慢慢的走了。崔媛媛送到院子门口,等到背影消失才回来。“

    来人,去大娘子处坐一会。”崔媛媛招呼丫鬟,打着伞走过去。有的事情,还是要跟崔芊芊多沟通,免得生出不必要的矛盾来。李

    诚这边慢悠悠的走着,到了院子门口时,门口丫鬟看的清楚,惊呼一声:“郎君来了!”院

    子里头顿时一阵女子的惊呼尖叫,李诚脑补了一下场面,叹息一声。夭寿啊!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