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章 卿母出院!
    林博涛的话让卿母踉跄地后退了几步,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,看得林博涛心中有些心疼对方的遭遇,轻轻地扶住对方,无言地给予安慰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也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话,也知道再多安慰的话,都无法取代对方心中的悲伤,只希望自己的陪伴,可以减轻对方的痛苦。

    看着卿少阳痛苦中带着悔恨的神色,让林博涛心中深深地叹息,对卿父的行为,非常地不悦。

    只是世者已世,也就没有计较的必要了,这样只会让大家心中更加痛苦,虽然有些瞧不起卿父的行为,但是对方最后的嘱托,还是要去做的。

    林博涛此时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,对待卿父的去世,看着卿少阳,林博涛对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阳,带着你的母亲回病房,我去看看吧,你母亲的病情刚稳定,让她先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林大哥,我过去吧,毕竟夫妻一场,而且,我们也没有离婚,我还是他的妻子,我去也是应该的,林大哥,谢谢你,因为我们家的事情,让你奔波。”卿母那双苍白的脸上,显露出对林博涛的歉意与感激。

    “好了,暂时不用说我了,你还是先把老卿的事情处理吧,就不用计较的这么多了,你们也是不易。”林博涛明白卿母的意思,无奈地对着她说道,心中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“嗯,少阳,我们过去看看他吧,我从来没有想到,他是这样没有担当的男人,竟然就这样地丢下……,呵呵,我……”

    卿母将书中的话中,带着失望,带着嘲讽,带着一丝自嘲,她不清楚该用什么样的态度,对着卿父的离世。

    很快地他们到达指定地急救室,看着警务人员站在那里,卿母的脚步顿了下,再次迈着坚定地步伐,向着他们走去,这让走在他们身后的林博涛,眼中露出了一丝赞赏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警务人员看着走来的卿母他们,上前问话,“你们就是卿致和的家人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他的妻子,请问,我的丈夫现在?”

    对方看了卿母一眼,见卿母一脸苍白的样子,心中一直叹息,微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节哀,你的丈夫现在还在急救室,等你认过人后,确认结案后,你们就可以把他带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警务人员看了一眼卿母身后的林博涛,眼中透着一丝深思,看着卿母眼中的悲伤,很快地把心中的想法拭去,觉得可能是他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知道了!”卿母温和地点头,心中非常地复杂,已经没有心思在这位警务人员身上浪费时间,对方也是看出了卿母的想法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可以进去看当事人了,留个人在这里办理一下手续,手续好了,没有疑惑,我们就可以结案。”

    “少阳,你和林伯伯一起办理一下手续吧,我想进去看看。”卿母对着扶着她的卿少阳说道,眼神一直看着急救室里面,她心中并不如表面看到的平静,这让卿少阳心中非常地担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妈!”卿少阳担心地喊道,紧紧地握住她的手,“还是我陪你一起进去吧,让林伯伯帮我们一下吧,我不放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!”卿母明白卿少阳的担心,没有在强求,随着卿少阳向着急救室走去,看得警务人员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看着进入房间的卿母他们,警务人员他看向林博涛,眼中带着一丝拷问地意味,看得林博涛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警官,你是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和刚才进去的女士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位警官,你是不是电视看多了,怎么你是怀疑我呀,我一个邻居,我是该情杀了,还是该仇杀了,你不觉得,你随意的怀疑人很可笑,你是找到证据了还是有所证据,让你开始怀疑我。”

    林博涛嘲讽地看着对方,眼中露出一丝怀疑,好像是在怀疑对方的办事能力,这让对方心中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你是他最后通话的人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刘!”一声低沉地,含着怒意地男神,打断了这位警务人员恼羞成怒的话。

    “队长!”对方见到来人,笔直地看着,低垂着头,等着队长的教训。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我是队长,我平时怎么教你们,是让你们这样办案的嘛,这是你们该有的态度吗?还不道歉!”队长一声厉喝,让对方吓得抬起头,对着林博涛,快速道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该随意地怀疑你,是我的错,我在这里慎重像你道歉。”警务人员歉意地目光看着林博涛,真诚地歉意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们赶紧吧,把事情办法,也好让他们母子赶紧把人领回去吧,唉,这倒是什么事情,走吧!”

    林博涛莫名地被人怀疑成为杀人犯,这让他的心情有些郁闷,心情非常不爽对方的莫名怀疑,这让林博涛有些无奈,却也没有抓着对方不放,淡淡地向着警务看去,让对方赶紧办事。

    看着离开的林博涛,警务人员有些后怕地说道:“队长,你说他会不会告我毁谤呀?”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害怕了,早干嘛去了。”队长没好气对着他就是一阵爆栗,让对方只抱着脑袋喊痛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想想而已,一不下心就说了出来了,那里——”警务人员小声地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迟早有一天,你这张嘴巴坏事,再有下次,你直接调部门。”队长还是不解气,对着他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别——队长,我知道错了,我不会再有下次了,我一定改,还不行呀,千万不要让我离开。”警务人员求饶地看着队长,一脸无辜的表情,看着队长一阵没好气,怒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点去,你还想干嘛,赶紧去,让人再不爽,小心他告你,到时候别想我去帮你。”

    对长对这个小子一阵无语,这个小子就是看小说、电视太多,总是把电视带到现实中,这让对方一直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ok,这就走!”对方不等对长在教训他,赶紧处理事情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走吧,这里已经没有我们事情了,那边事情办好,就让他们把人带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对长看了一眼急救室的位置,淡淡地转过身,交代了几句,离开了医院,留下几位处理人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进入急救室的卿母他们,看着躺在冷冰冰手术室的卿父,眼中再也压抑不知内心的悲伤,流下了泪水,眼中的悲伤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……妈!你还有我们……我们一直都在!”

    卿少阳看着卿母的泪水,心中有说不出的伤心,看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卿父,心情说不悲伤是不可能,只是他心中也有着对卿父的埋怨与怨恨,对于他不负责的解脱,心中有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他伤心卿父的离开,对卿父的行为,也非常的怨恨,这让卿少阳不知道用什么心情面对此时的卿父。

    父亲,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嘛,在世的时候,你只顾着自己,没有想到,你现在还顾着自己的解脱,把痛苦留给我们,父亲,你怎么可以这样自私。

    卿少阳的心中不停地对着手术台上的卿父呐喊着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他的呐喊卿父是全听不到了,这让卿少阳悲伤地心情,多了一丝对复杂外悲哀。

    “少阳,为什么他总是这样自私了,为什么生前他只想到自己,现在,就算死了,也这样自私,把痛苦事情只留给我们,为什么他就不能为我们着想一下。”

    卿少阳悲哀的心情,听到卿母的哭泣,对卿父的心情更加复杂,看向卿父的眼神有些悲伤、伤痛、无奈、怨恨……看来凄厉非常地复杂。

    良久后,就在卿少阳不知道,该用何种心态面对卿父时,卿母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少阳,给我办理出院手续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强势归来: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