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章 卿致和死亡的原因
    卿老爷子霸道无理的话,让在场的都一愣,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,心中更是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这个卿父的亲生父亲,竟然会在儿子的出殡之日,作出如此无理又无理由的事情,这让大家看向卿老爷子的眼中,充满着厌恶与恶心,使得卿晨功心中一阵窝火。

    卿晨功对卿老爷子的作为,有些瞧不上,心中有些厌烦,看向卿老爷子的眼中,带着一丝不耐烦。

    这就更不要说别人了,卿少阳更是厌烦地看着卿老爷子,心中对他的作为非常地不满与厌恶,看向老爷子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冷厉。

    他考虑到母亲的立场,并没有当刻对卿老爷子发怒,按压住心中的怒火,让卿母来处理这些事情,心中却早已经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“你说完了,”

    卿母平静地看着卿老爷子,没有一丝一毫地愤怒,这也显示出卿老爷子不堪的一面,让大家更加地倾向于卿母这边,这让卿晨功心中一阵着急,却又莫可奈何。

    对于卿老爷子的作为,卿晨功心中即使着急,却也不好表露出来,全然忘了刚才他的行为,这是典型的掩耳盗铃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我还不能说了,你这个没有素质的东西,你不过是他卿致和不要的下堂妇,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卿老爷子不理智的话,再次冲口而出,让卿晨功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卿老爷子,作出非常不理智又有违道德的事情,这让卿晨功有些后悔今天和卿老爷子过来。

    “竟然都说完,那么,你们没有意向送我的丈夫一程,那请回去吧,我们这里不欢迎你!”

    卿母没有丝毫客气,对着卿老爷子他们,下起了逐客令,让卿老爷子他们脸色变得难看极了,眼中暴露出他们内心的恶意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赶我们走,我们可是卿致和的亲人,你凭什么赶我们,你算什么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卿晨功有些急了,再也顾不上周围人的存在,心中一阵着急,不由地吐口而出,话中带着对卿母的指责与仇视。

    卿晨功的话,让在场的每个人,再也无法心平气和地看着这一切,卿致和的同事,实在看不过去,一脸不赞同地看着卿老爷子一家,眼中带着明显地鄙夷,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,你们都是知道是致和的亲人,怎么还会做出伤害他妻子与孩子的事情,既然都是亲人,为何还要咄咄逼人,死者为大,你看看你们现在的行为,哪里有亲人的样子,简直就和地痞流氓,就没有什么差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卿晨功一脸愤怒地看着说话的人,眼中带着一丝暴虐的仇视,看得卿致和的同事,微微地蹙紧了眉头,眼中泛起了一丝厌恶,这让卿晨功的内心世界开始暴动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管我们卿家的事情,滚一边去,碍事的东西,多管闲事的家伙,找死!”卿晨功一脸残暴地看着对方,语气粗暴有野蛮,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地痞流氓。

    “卿晨功!你凭什么赶我的客人,你说人家是什么东西,你又是什么东西,我告诉你,想要我手中的房子,没门,我就算是无条件捐出去,也不会给你们,逼死了致和还不够,怎么还想来逼死我们母子三人,我告诉你,没门!”

    水天蜜冷冷地对着卿晨功一声冷笑,丝毫没有顾及卿晨功的脸面,很不客气地,对着对方一阵打脸行为,让卿晨功心中的怒火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“贱人!你说什么,现在没有人给你撑腰,我看你想怎么办?”卿晨功露出凶狠的目光,阴狠地看着卿母,脸上丑陋的表情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报警了,你么可以继续在这里耍泼。”卿少阳的略显稚嫩的声音,在这他们中响起,让卿晨功眼中闪过一丝慌张。

    卿晨功没有想到卿少阳会报警,心中有些慌张,阴狠地瞪了一眼卿少阳,没有去理会卿老爷子他们,扶着妻子离开这里,大家看着卿晨功的离开,脸上露出了厌恶、鄙夷与不喜的情绪。

    卿老爷子听见卿少阳的话,心中非常地不开心,一脸不爽地盯着卿少阳,语气生硬又霸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卿少阳,我是你爷爷,我是长辈,你这是什么态度,你妈妈怎么教你的,没有素质的东西,尊老爱幼,吃到狗肚子里面了。”

    卿老爷子训完卿少阳后,没有在意卿少阳一张愤怒的脸颊,目光转向卿母,继续对着卿母教训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教的孩子,也不过如此,难怪你的丈夫被你气得自杀,你就是个祸害,谁要你谁倒霉。”

    卿老爷子恶毒的话,让卿母脸上微微一变,让注意她状态的卿少阳见了,心中一阵怒意满满,开口冷冷地,冷哼道。

    “够了!爸爸怎么死,你比谁都清楚,需要我在和大家说说嘛,让我尊敬你,等你学会怎么尊重别人的,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,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。”

    “小野种!”

    卿老爷子脱口而出的话,让卿母的导火线奔发出来,看着卿老爷子,没有了冷静,有的是有愤怒与恨意。

    “我儿子是野种,那你是什么东西,你逼死了自己的儿子,威胁儿子让他和我的房子给你,你还有没有良心,逼着你儿子让他给你三十万,断绝一切关系,现在他死了,又来欺负我们母子三人,我告诉你,我水天蜜还就不怕你,呵呵——”

    水天蜜看着卿老爷子恼羞成怒的样子,冷冷一笑,她的态度,脸上的表情,让卿老爷子开始感到害怕,周围指指点点地话,不断地传入他的耳畔,让他感到难堪。

    “以往,因为卿致和,我处处尊敬你,就算你提出无理的事情,我都咬牙挺过,因为你是卿致和的父亲,可是,你都做了什么,鄙视自己的儿子,现在又想来逼死我们母子三人,你还有没有良心呀。”

    卿母的愤怒,因为想起过往的事情,让她感到痛苦,哽咽地声音,低低地讲述着她的苦难和痛苦。

    “天呀,这个人还是不是人呀,岁数一大把,还真杨折腾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卿致和,是被他逼死的,我说好好地人,怎么就想到自杀了,太可怕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也不知道这母子三人,以后怎么过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人真是不是人,都这么大的岁数,也不知道积德呀,将来老了,靠那个小儿子我看,没戏,刚才那小儿子可是很凶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一家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断断续续地话,不停地传入到卿老爷子的耳中,让卿老爷子难堪又气愤,却又拿这些人没有办法,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那双浑浊的眼中,快速地闪过算计,看向卿母的眼中带着一抹残酷和冷血的笑容,让卿少阳身边的林博涛,微微地蹙紧了眉头,心中闪过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就在他沉思的时候,卿老爷子脑海中,已经构思出恶意的想法,让现场再次进入**中。

    “水天蜜,不要以为你做的事情,我不知道,你说我害死卿致和,我还说是你害死卿致和,你以为,你在外面偷人的事情,卿致和不知道,就是因为知道,才会想不开,最后选择自杀……”

    卿老爷子的话,让在场的人陷入了短暂地寂静,现场鸦雀无声,大家的心中一阵震撼,怔愣地看着眼前的情况,一时间有些搞不清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好好地出殡之日,最后闹成这样,卿老爷子和卿母都在指责对方是凶手,这让大家心中一时间有些踌躇。

    卿母更是震惊地看着卿老爷子,难以相信,这样的话会出自他的口中,这也把卿母心中,最后的一丝善良给打消,她的目光冷冷地看着他,嘴角构思一丝嘲讽的弧度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她说话,传来一声男人浑厚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谁报警?”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强势归来: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