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章 卖房!搬家!新生活!
    卿母听见厉何的话,淡淡地摇头,让现场的人,心中一阵纳闷,继续听着她,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没有想过让他坐牢,我只是想让他明白,我这边有太多的证据,让他一辈子在牢中度过。”

    卿母脸上带着一丝嘲讽,目光显得冷漠,让卿老爷子心中一阵害怕,生怕对方说出更多不好的信息,这让他有些胆颤心惊,此时才知道害怕,知道卿母是个不好对付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只希望,他们以后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,竟然已经没有关系,还是少见面的好,他和我丈夫的断绝关系,他们早已办了,上面也说了互不干涉,如今——”

    卿母冷冷地看着卿老爷子,没有理会对方眼中的害怕,心中充满着鄙视,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你知道,我水天蜜不是好欺负的,今天,我就当你来闹事,至于你害死你儿子的事情,我们不想追究,就如信中说的,就当致和把命还给你们,和你们互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卿母冰冷的话语,让在场的人,心中有些复杂,听着她话中的意思,他们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形容,看向卿母与卿老爷子的方向有些复杂又莫名。

    “你不计较,那是你的事情,司法机关不会放弃起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的事情,我只需要做到我对丈夫的承诺了,你也看到了心中的内容,他说了,竟然这条命是他给的,那么,就让一切归零,把命还给他,至于,你们想如何,那是你们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卿母冷漠地看着厉何,没有丝毫想要干涉他们的决定,她的态度,让厉何眼中微微一闪,发现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,狠起来比男人还要狠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的态度坚决,厉何也没有在逼迫对方,淡淡地瞥了一眼,和他一起过来的警务人员,示意他们把卿老爷子带上,进警觉喝茶,吓得卿老爷子腿都软了,这时候才知道害怕,一脸绝望的样子。

    卿老爷子被人带走,就这段时间,被一个看似柔弱的女人解决,这时候,大家都不敢在小觑卿母的狠厉,心中微微地触动,有些同情卿母的遭遇。

    很快地这场闹剧结束,卿母带着卿父的遗体,随着一群人出殡。在这过程中,平静地看着辰父的遗体被火化,建墓,献花……

    她的平静让大家感受到卿母的痛苦与复杂地情绪,这让本来想要上前安慰的人,开始踌躇起来,显然已经不知道该说出什么话,可以来平息对方心中的悲伤与复杂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安慰,只能默默地等待着仪式的结束。

    从回来后,卿母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中,不吃不喝,直到傍晚时分,卿母从房间中出来,从她红肿的眼睛,就能知道,她恐怕在房间里面哭了一个下午。

    大家都默默看着她,没有揭穿她红肿的眼睛,装作没有注意到这一切,这些卿母都知道,她此时的眼睛有多红肿,她比谁都清楚,只是,那又能如何,逝者已逝,她还是要生活,她的孩子还是要需要她。

    从这件事情的态度,就能看出卿母的强大的内心,最起码要比卿父强上百倍,她不会选择逃避,她会迎面而上,选择去面对自己的事情,不会去让自己后悔,害怕事情而去逃避自己的责任,坦然地对着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少阳,明天把房子贴出去,把这里卖了,我们另外搬家,就去归心那边吧,如果可以,我们看看那边有没有房子,在买套房子,这边的房子,我准备卖掉,你们呢?”

    卿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,深呼一口气,又恢复成那温柔地卿母,让卿少阳心中一阵心疼,即使此时心中对卿母还是有些愧疚,可是依然,没有减轻心中的怨恨。

    都是他的懦弱和逃避,让一切的责任都放在了卿母的身上,这让卿少阳一时间很难去原来卿父,让他的心情非常地复杂。

    “妈,卖了就卖了吧,这里我也不想呆了,我不相信那些人不会过来,免得以后的生活,受到同东盟的骚扰,不如,我们就赶紧离开吧,我们可以先去归心那里住,至于房子的问题,我们在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卿少阳同意卿母的建议,只是买房子的问题,让卿少阳有了不一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想,现在的情况,不比以往,现在他们需要钱的地方,是非常的多,不可能再有多余的钱,再来买套房子。

    卿母明白卿少阳的想法,眼中闪过一丝心酸,心中在此时更加地有些埋怨起卿父的自私,只是,人都已经走了,如果再去埋怨,又有什么意思,卿母甩去心中突如其来的伤感,不想再让这种感情影响自己。

    “那行,暂时我们先去归心和子荷那边住吧,今天晚上把东西收拾一下,免得夜长梦多,现在他们应该忙得没空顾上我们,等到他们缓冲过来,又要开始,而且——”

    卿母看着卿少阳和卿如云他们,眼中露出一丝心疼,心微微地颤抖,为孩子跟着她一起受罪,心疼难受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快要开学了,该为你们好好地收拾一下了,少阳,你也是,不要再去打工了,妈妈会继续找份会计做起来,这样时间方面也会活跃点。”

    卿母对着卿少阳他们说道,让他们好好地准备上学的事情,不要在操心家中的事情,这让卿如云低声哭泣起来,看得卿母心疼地搂着她。

    “傻瓜,妈妈没事,一切都会过去的,不要担心,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的,妈妈只是为人家代账,不是很累的事情,不要担心妈妈。”卿母轻轻地抚摸着卿如云的脑袋,安慰着怀中的她,想要让她放心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没事的,我平时放学后,可以去找份工作,不会有问题的,妈妈,你的身体已经很不好,我们不想再让你出事,不要留下我们,好不好?就让我帮助你一下。”卿少阳带着祈求的目光,定定地看着她,让卿母心中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这个以后再说吧,我不想因为工作,最后让你学习退步,你要知道,你是家中长子,你将来的一切,可是关系着我们未来的一切,你还明白?好了,不说这些,都去收拾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卿母见卿少阳还想继续,忙摆手让他赶紧去收拾东西,一副不想在继续讨论的样子,这让卿少阳见了,心中非常地无奈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无奈之下,只能想答应卿母的要求,只是等着以后,在去和卿母商量这些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不会想到,未来会有更多的事情在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卿母他们把家中的东西都搬入到搬家车上,在确定没有东西留下,卿母最后一次,环视了一圈周围,眼中带着回忆的神色,脸上的神情显得悲伤、无奈、痛苦,……还有决绝的神色。

    最后她把目光定在了墙上的一幅话,那是他们刚有卿少阳的时候,卿父找人给她做的一幅画,如今,看到这幅画,卿母心中没有以往的喜悦与幸福,剩下的只有悲痛与无奈,还有对过往的告别。

    她最后看了一眼那副话,没有上前摘下那副话,决然地走出了房间,她没有注意的是在她转身离开后,过了一小会儿,卿少阳从房间走出,走到那副画前。

    看了好久的画,最终,卿少阳还是抬起了手,默默地拿下那副画,卷了起来,握于手中,最后一眼看了房子。

    这个承载了他们太多回忆的房子,最后,成了他们痛苦,想要远离的地方,如今的房子,只有留下的家具,其他的都没有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当卿少阳拿着那副画走出后,卿母看见卿少阳手中的画,眼神一闪,没有对那副话,做任何的说法,默默地转开头,不再把注意力放在那副画中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此时的卿母心中非常地复杂,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情绪,面对卿父的一切,只能选择漠视与远离。

    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,请勿转载!强势归来:墨先生狂宠妻主大人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