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4章 闹剧,教训
    苏天阳的叫唤让大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顺着他的目光看向不远处,见叶果和周子荷他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容悦汐从思绪中清醒,看向叶果的方向,见她们走向餐桌。她也站了起来,与她们一起向着餐桌走去。

    周子荷在餐桌上落座,看着大家都还没有吃饭,心中有些过意不去,语气中充满着歉疚。

    “实在不好意思,害你们等了这么久还没有吃上早饭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再说了,我们也不是很饿。”容希洛摆摆手让她不用在意,继续呢喃着。

    “再说,我们已经习惯了,主上和主母现在他们起来的时间都是很晚的,所以真的没事,你是主母的朋友,也是我们的朋友,不必去讲究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子荷没有再去感谢,默默地拿起早餐吃了起来,大家见此也都拿起自己身边的早餐吃起来。餐桌上静悄悄的,只能听见咀嚼的声音,还有不时地传出叶果使唤苏天阳的声音,这一幕让在一边吃着饭的周子荷看得惊奇,她一边咀嚼着口中的食物,一边打趣着叶果。

    “小果子,你这是准备像你妈妈的方向靠近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果嘴里含着食物,含糊不清地问道。让一边的苏天阳皱起了他的眉头,只见他把已经凉了的粥端到叶果的嘴边,叶果下意识的喝了起来,看得周子荷眼中的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像你妈妈靠近,而是已经是你妈妈的征兆了,你们这对母女还真的让人操心的命。”

    周子荷的打趣声让气氛活跃了起来,刚才周围那怪异的氛围瞬间烟消云散,看着大家那轻松地表情,周子荷的眼中闪过一丝星光。

    她不想因为她的缘故,让大家的一切搞得压抑,她知道发生的事情,她不可能一下子忘记,但是却不想因为她的原因,让周围的人跟着担心和伤心。只要坚强起来,她相信一切都会好的。

    早餐接近尾声,大家的气氛也变得和谐起来,没有了刚开始的生疏和不自然,一切都开始变得轻松自热起来。周子荷与容希洛她们一起把餐具清洗干净,来到大厅中闲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的敲门声响起,让周子荷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身体,随即若无其事的继续和她们聊着天。

    云翼来到门边,看着外面站着的基地长他们,挑眉看着他们,看着和基地长一起过来的冷澈,眼神闪烁一下,并没有讲话。他静静地看着门外的人,没有一丝想要邀请他们进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基地长尴尬地看着堵在门上,没有邀请他们的云翼,心中泛着嘀咕。他根本不想来,如果不是牵扯到他们这里,他还真的不想踏入这栋别墅里面,来这里就是挑战他的心脏,他怕他哪天就会被吓死。

    “云管家,是这样的,刘老爷子昨晚时分遇害,现在——”

    云翼打断基地长的这番话,冷冷地看着基地长,声音变得冰冷,语气中透着寒意。

    “听基地长这话,云翼怎么感觉是在怀疑凶手是我们,我没有理解错吧!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,云管家,不是这个意思,我不是这个意思,给我十个胆子,我也不敢怀疑你呀。”基地长偷偷地抹下他的冷汗,继续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云管家,不要误会,是这个样,我手下在别墅附近,发现一把匕首,我就会询问一下,昨晚还有听见什么声音,或者看见其他什么,其他人有没有遇到过什么人。只是调查一下,调查一下。”

    云翼没有理会基地长的慌乱解释,冷眸直射向他们,嘴角勾起一丝冷酷,毫不留情的的打击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没有闲工夫去注意别人。还有事?”见对方摇头,云翼冷冷一笑。“没事,我就不请各位进来,我家主上不太喜欢陌生人进别墅,基地长已经没有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,你忙,你忙,我就不打扰云管家。”基地长赶忙附和着,不敢有一丝的反对,他带着人赶紧地返回,心中直叹息。

    云翼看着其他人都走了,只有一个人留了下来,冷漠地看着对方,没有一点想要让对方进门的打算。

    冷澈看着这个从昨晚就开始阻止他见周子荷的男人,心中的怒火渐深,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人,心中泛起了不悦和烦躁,对这个男人的作法非常的反感和不悦。

    “我是要见自己的女人,你凭什么拦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女人?”云翼上下打量着他,嘴角勾起一丝嘲讽,声音冷酷无情。

    “你是昨晚没有睡好,还是你神经错乱。什么时候周小姐和你这样的人有关系了,再不济,他也是刘智的前妻,这和你有关系吗?你的女人,你说出来也不怕笑掉大牙,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云翼无情的打击让对方心中一阵难堪,他冰冷地眼眸中泛起一丝杀意,周身的气息变得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表现,云翼心中的鄙视更深,一个只知道维护自己可怜自尊的男人,现在知道发怒,现在知道利用自身的本事发泄,那为何不在刚开始的时候,好好地保护好自己的女人,被人伤害后,再想着过来安慰,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怎么?伤了你的自尊心了,开始发怒了,开始想着去安慰被伤害的人,有意思吗?人都被伤害了,你那些浮华的话语又能给她带来多少的安慰,你的话语只会让她想起自己的屈辱不堪,看见你她会更加地不自在,想要逃避,这是你的爱,还是这是你想要的,想看到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云翼的话让冷澈渐渐地冷静了下来,心中充满着悲痛。是的,他说的很对,他的安慰只会让子荷更加地痛苦,更加地停留在她的屈辱和不堪的回忆中。他痛恨自己为何就没有好好地保护好她,明知道她的周围有危险,却还是大意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他骂的很对,他的爱自私了,他只想到爱着她,却从来没有注意到她身边的危险,一直以为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,却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让他最爱的女人受到如此大的痛苦。明知她会有危险,却没有把危险给铲除了,还让危险留在她的身边,他的爱太渺小了。冷澈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脑袋,蹲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云翼看着痛苦的男人,心中的那丝鄙视,因他此时的痛苦有些好转,他也清楚这个男人爱周子荷,只是长久以来的生活环境,让他养成了太自我了,根本没有注意到周身的一切,爱一个人要多为对方着想,而不是光想着爱着她,那样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他收起了全身的冰冷,淡淡地看着痛苦地冷澈,淡漠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回去吧,你该知道,你现在的出现并不是一个好时间,现在周小姐还是需要时间去适应这一切,如果你总会出现,只会让她越来越逃避一切,会让她更加地痛苦。”

    良久,云翼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应,也没有半分的催促,也只是静静地等着,直到时间过去一刻钟,传来了对方略带沙哑的声音,声音中深处还带着一丝哽咽,让云翼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麻烦你们多照顾一下她,有什么需要的就找我,我一定会帮忙。”

    话落,冷澈站了起来,周身散发着悲伤,默默地向着前方走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