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1章 龙凤玲珑玉空间
    所有人都被这诡异的一幕怔住,他们觉得这个世界真的是不可思议,什么诡异的事情都会发生。就连叶倾芩都被这诡异的情景怔住,这事情说出去,也不会有人相信,然而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,让大家不得不感叹,这个世界是真的玄幻了。

    大家想到末世这种事情都发生了,这样也很快地接受了这种诡异现象的发生。不过,此时的他们内心更好奇着,主母(芩芩)为何可以掰开,为何他们掰的时候却纹丝不动,难到真的像周子荷说的那样,玉佩也是认人的嘛。

    叶倾芩看着手中的两块玉佩,心中的震惊不比其他人少,她看向墨宸帝,眼中透着询问的意思。其他人同样默默地看着墨宸帝,希望能从他这里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墨宸帝完全不去理会其他人的目光,他温柔地看向叶倾芩,拿过她手中的两块玉佩,把玉佩合上。

    当玉佩被合上时,那紫金色光芒又一次呈现在大家的面前,众人依然感受到这股金光带来的温馨,与柔和舒适的感觉,心中总感觉有一股暖暖的让人不易察觉的气流在他们的体内流转着。

    云翼他们有些吃惊地看着主母,这种感觉他们感受过,这与主母异能给他们带来的感觉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虽然周子荷没有感受过叶倾芩异能带来的感觉,但是,现在的这股气流却让她的体内有种说不出的舒服感,就连末世后带来的身体问题都在瞬间痊愈,她的内心充满着震撼。

    墨宸帝看到其他人的神色,眼神变得深邃,那磁性悦耳的嗓音穿透在这片空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对龙凤玲珑玉佩,这对玉佩是滴血认主的,一旦认主后,除非是龙佩解除契约,不然这对玉佩永远都只认原有的主人,无论是谁拿到或者抢到这块玉佩都是无用,如果——”

    墨宸帝的声音变得无情起来,眼神变得残忍无情,那声音中的冷酷在此时展露无疑。

    “强行契约的人,轻者被反噬成为白痴,重者被反契,成为永久的奴仆,一个生死被器灵掌控的奴仆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被听到的信息震撼,这东西真是诡异的可怕,这如果在不清楚的情况下,一不小心契约,不是变成白痴就是变成奴仆,这东西真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拥有的,大家看着这对玉佩心中有种惊悚的感觉。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有毒,云翼他们再次觉得这句话很有真理。

    “那这对玉佩有何作用?”

    叶倾芩的询问让大家的思绪拉了回来,众人再次看向墨宸帝,这次墨宸帝没有直接回答叶倾芩的询问,问了件毫无相关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倾倾,有空间异能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语虽然询问,却让叶倾芩感受到他语气中的肯定,像是早已经知道她有空间异能一样,没有一丝的吃惊。

    倒是云翼他们,吃惊的看向叶倾芩,他们一直以为主母的异能是风系和后来激发的异能,没想到还有空间异能,这不是和主上一样嘛。

    墨宸帝像是感应到云翼的想到,打消了云翼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倾倾的空间异能应该只能装些死物,还有少许的活物,我想有些东西是进不去的吧,人是更加不可能吧。”

    墨宸帝的话让云翼恍然大悟,原来主母的空间和主上的还是不同的呀,吓死他,还以为有了一个变态,又来了一个变态出来刺激他们这些普通人呢。

    “可是,这对玉佩可以使倾倾的空间升级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墨宸帝这句话的说出,彻底地打击了云翼的内心,容希洛看着云翼的表情,心中一阵鄙视,为他的大惊小怪感到深深地鄙视,虽然她也吃惊,也没有像他这样没用,一副备受打击的样子。

    此时的云翼全然不知道他被人深深地鄙视,就算知道了他也太多的心思放在上面,此时的心思全部被主上的话语勾引住。

    叶倾芩听到这句话有片刻的呆住,她呆愣地看向墨宸帝,不明白这个玉佩和她的空间有什么联系,她不自觉的把内心的想法问了出来,引来墨宸帝的温柔轻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,它们没有一丝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还不清楚她把内心话问出的叶倾芩,呆呆地反问着墨宸帝,不清楚他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说,这个玉佩和倾倾你的空间没有丝毫的联系,但是——”

    墨宸帝拉过她的左手露出她手腕处,那拥有神秘而又危险感觉的手镯,抚摸着手镯上图案,那图案既像荷花般清莲又像彼岸花般妖娆妩媚危险,充满着诡异感觉的图案却又极其吸引人。

    “倾倾,这个手镯只有你带得上,其他人是带不上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叶倾芩还在奇怪他为何要一直抚摸着手镯上的图案,听见他轻柔悦耳的询问话语,下意识地反驳。

    “不信。”

    叶倾芩并没有回应他,但眼神却清清楚楚地表现出她的怀疑神色。墨宸帝抚摸着她的脸颊,轻轻地捏起她柔嫩的脸蛋,让叶倾芩皱起了她的秀眉,引来对方一阵爽朗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墨!”叶倾芩她柔嫩的声音中透着不满。

    “好好,来,看看,看清楚了。”墨宸帝拿下她的手镯,放在桌子上,示意在场的每一位女士实验一下。

    活跃的容希洛首先拿起手镯向她细嫩的手腕处套去,却发现手镯无论如何都套不进去,让她一怒之下,拉过身边的容悦汐的手。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,手镯硬是套不进去,她刚把手镯递给周子荷,对方急忙摆手,呢语着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打击我,我宁愿抱着我是可以套进去的幻想,也不想被现实打击的体无完肤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让在场的人一阵轻笑,容希洛的头刚想转向苏橙汐的方向,对方急忙着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也抱着幻想。”

    她才刚转向现场唯一一个对他们来说陌生的月梅,对方忙摇头拒绝,让她一阵郁闷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叶果呢?”

    容希洛转头看向小叶果询问,引来对方一阵鄙视的目光,让容希洛看了牙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希洛姐,你这算不算是未老脑子先不够用吗?我是小孩子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小叶果摇头晃脑地教训着容希洛,看得大家一阵哭笑不得,却让容希洛一阵咬牙切齿,她不甘示弱地看向叶果。

    “小叶果,我知道你不敢,没有关系,但是人要挑战性,你连挑战的信心都没有,这样的表现它叫懦弱,懦弱是弱者的表现,你知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叶果那双星眸无奈而又可惜的看着容汐洛,让容希洛的心中有股心颤的感觉,总感觉下面的话不会是她想要听到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希洛姐,你老了,脑子不够用,就不要总是表现出来,你知不知道,蠢!不要让太多的人知道,而你——唉,人要有自知之明,我这不是懦弱,而是有自知之明,不会给自己找难堪,你看你,唉!”

    叶果那摇头晃脑,一阵可惜为对方惋惜的样子让众人一阵大笑不已,却让容希洛有种苦笑连连的感觉,心中一阵无力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