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章 墨少受伤,倾倾痛苦(三更)
    37小说 .37xs.

    蠢女人!

    让他又爱又心疼的蠢女人,怎么就不能勇敢去面对,不敢去直面的对待自己,非要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的才肯罢休,难道他就这样让她不可信。墨宸帝心中充满了无力感,看了眼那个让他心疼又无奈的女人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墨宸帝的突然出现让里面的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更让叶倾芩停下了对这些男人的残忍惩罚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子,看着踹门进来的墨宸帝,在他出现的那刻,叶倾芩感觉到自己心脏一瞬间的紧缩,很快的消失,快得叶倾芩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她的错觉,但是她很肯定的是,那种感觉出现过。

    她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有股淡淡的莫名的感觉,总感觉自己是认识他,而且对自己很重要的人,只是,为何她此时的脑海中会是一片空白了,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出现的印象。

    她冷冷地看着一步步接近她的墨宸帝,定定地看着他的到来,尽管心中有了波动,叶倾芩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,眼神还是冷漠无情。

    墨宸帝一步一步地走向一直看着她的叶倾芩,站在她的面前,定定地看着她那双冰冷无情,没有丝毫情绪波动的眼睛,眼中泛起一丝疼惜,内心中溢满着疼痛,对这个女人总是不爱惜自己的行为有些生气,更多的是对她的心疼。

    对于周围那些淫秽的声音完全地漠视不予理会,亲柔地抚摸着她细嫩白皙的脸颊,看着她眼中始终溢满着冷酷与无情的神色,没有一丝其他的情绪,墨宸帝心中的疼痛更深。

    这个笨蛋,为何总是把他的意志当成自己的意志,为何总是不多为她自己考虑一下,他给她的疼惜宠溺,难道还让她感受不到,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舍弃她的嘛,无论是何样她也都只能是他墨宸帝一个人的。墨宸帝心中既无奈又心疼这个笨女人。

    云翼从主上踹开房门那一刻,心中的那股紧张总算是放下来,这场经历恐怕会让他终生难忘吧,太恐怖太刺激人的心脏了,只是此时的云翼他放心的还是有些早了。

    云翼看着那一对在如此不堪入耳的环境中,还能坦然淡定地谈着恋爱,心中无比的佩服,不止是云翼就连护卫舰和后来赶来的周子荷他们,看着如此淡定的一对男女,他们由衷的佩服起来。

    赶过来的周子荷看到里面的情景,下意识地捂住叶果的眼睛,见云魁也捂住他身边苏天阳的眼睛,两人对视一眼,苦笑。他们怎么也是没有想到,会是遇见如此不堪的画面,恐怕这情景会让他们此生都难以忘记。

    周子荷的心中更是震撼,她没有想过好友会用如此这般残忍地手段对待这些人,心中没有一丝的害怕,对好友充满着感激和疼惜。让如此不愿面对这一切事情的人,面对这些事情,应该是很痛苦吧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周子荷真的很了解叶倾芩,所以叶倾芩那一时的脆弱让那股灵魂有了有机可趁的机会,趁虚而入,变成如今这个冰冷无情的叶倾芩,只是此时的她还没有看出叶倾芩的不同。

    门外的大家见没有他们什么事情,又不想面对里面那污秽的情景,都准备离开这间房子,却被叶倾芩那声充满着痛苦的喊叫声惊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来在门外的大家,并没有发现叶倾芩的变化,都以为叶倾芩他们没有问题了,就连云翼也是如此认为,虽然他知道叶倾芩的变化,却因为墨宸帝的到来放下了心。因此,没有人注意到墨宸帝的动作,墨宸帝一边温柔地抚摸着叶倾芩细嫩光滑的脸颊,一边从空间中拿出一把匕首放入叶倾芩的手中,握住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叶倾芩冷冷地看着墨宸帝他,眼中不带一丝感情,握住手中的匕首,等着他的下一步,见他拿着自己握住匕首的手腕,没有一丝犹豫地狠狠地把匕首插进他的身体内,那身体的鲜血刺红叶倾芩那双冰冷无情的眼中。

    看着那溢满着鲜血的匕首,眼中充满着挣扎,渐渐地眼中的温度开始回温,那双冰冷无情的眼中出现了痛苦的挣扎,慢慢地眼中温柔显现,那双温柔地双眸看到那把匕首,痛苦地呐喊出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叶倾芩的呐喊让周子荷焦急地冲了进来,云魁示意苏橙汐带着两个孩子在外面等着不要进去,里面的毕竟不适合两个小孩子看见。

    当大家赶到的时候,都被眼前的情景惊住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又是什么情况,刚才不是都好好的嘛,怎么现在一个痛苦地抱头痛哭,一个身上被插入一把匕首,就连离的最近的云翼,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大家都面面相觑地看着,不知道他们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云翼示意云魁先把这些送回原来的房间,接受指示的云魁默默地和其他护卫舰的人把这些人拖走。到了门边,示意苏橙汐把孩子的眼睛捂住后,才快速地把这些不论死活的人,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回来后,见墨宸帝胸口的匕首已经被他拔出,鲜血也没有刚开始流出的汹涌,他温柔地想扶起挣扎不休端坐的叶倾芩。叶倾芩的挣扎让墨宸帝伤口的鲜血流的更加汹涌,云翼刚想出声提醒,却被墨宸帝冷冷地目光止住。

    “倾倾,我很痛!”

    墨宸帝的这声让叶倾芩停下了动作,她抬起那双溢满泪水的双眸,眼睛的痛苦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墨宸帝知道这个方法对她来说,非常的残忍,可是她呆在那里时间越久对她的灵魂伤害越大,只能用和她之间相连的血脉唤醒她。他知道她会痛苦,只是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的痛苦,心中溢满着对叶倾芩浓浓地疼惜。

    “倾倾,我们回去好不好,你帮我包扎好吗?”

    叶倾芩默默地站了起来,眼中的痛苦没有丝毫的消失,她的周身溢满着浓浓的痛苦气息,默默地扶着墨宸帝向房间外走去。

    被留下的大家沉默地看了一眼彼此,最后默默地跟着走了出去,把今天看到的一切深深地烂在了自己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梅心惊地看着正在包扎伤口的叶倾芩,虽然她不清楚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看到这样深的伤口也是一阵心惊胆战。因为她毕竟是外人也不好去参与他们的事情,就没有跟着过去。不过,看着受伤回来的墨少,她心中一阵猜测,是谁有这个本事可以伤到墨少。

    只是月梅永远不会猜到,这个伤口是他本人造成的,对于那里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缄口未提,月梅也不是多事的人,自然不会多事的去询问,她虽然好奇,但是也明白什么事情不该问。

    叶倾芩默默地为墨宸帝包扎着伤口,泪水从回来后就没有停止过,看得墨宸帝一阵无奈,悦耳的嗓音中充满着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“倾倾,你再哭这里马上就可以养鱼了,虽然知道你喜欢吃鱼,也不用你如此随时这样养鱼,放心我这里还有不少,能养活好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柔柔地声音中充满着哽咽,霸道地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哭,我就不说。”墨宸帝讲起条件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你是小混蛋!”

    “墨宸帝!”叶倾芩怒视地瞪着他,只是她那双溢满泪水的双眸,没有丝毫的威胁感,给人一种楚楚动人的感觉,让墨宸帝心中扬起一丝邪念。

    他附在叶倾芩耳边,低语道:“倾倾,要是觉得不好意思,不如今晚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墨宸帝,你就是个精虫上脑。”叶倾芩的怒骂道,完全地忘记了哭泣。

    墨宸帝看着她羞怒地看着他,眼中痛苦的神色已被羞愤取代,心中稍稍心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