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3章 扮猪吃老虎小叔!激情!一更
    37小说 .37xs.

    在墨宸帝的转移话题下,使得让叶倾芩的心思不再盯着他受伤的事情上,这让他心中狠狠地呼出一口气。他的受伤,不想造成这个丫头的任何愧疚,更加不想让她内心有任何的负担存在,这是他心甘情愿的付出,为了她付出生命,他也是甘之如饴。

    叶倾芩哪里会不明白他的意思,只是心里这关哪里是这样容易过的,她不懂,真的不明白,到底是什么让这个男人,如此这样付出一切的对她之好,就是因为他们是曾经的恋人嘛?叶倾芩暗暗地甩去脑海中乍现的思绪,不想让这些突然出现的思绪影响她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的石头总算落下了,他们深怕主母会和主上闹上,那他们这些人悠闲的日子恐怕就不复存在了,他们可不想如此美好的生活转变成提心吊胆的日子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不知道的是,有些事情一旦有了开端,就一定会有爆发的时候,等他们发现的时候,才发现他们主母和主上之间的爆发,就如同哈雷彗星撞地球般可怕,让他们那段时间过的可是胆战心惊又是心惊肉跳的。

    此时的大家,既欣慰又高兴地祝福着他们,为他们的幸福送上真心的祝福和祝愿。

    这份和谐的氛围很快的就被打断,那时候叶倾芩也正好为墨宸帝包扎好伤口,正在伺候着这位突地娇贵的墨宸帝大人;墨宸帝附在她耳边耳语,让他低沉的耳语意思让叶倾芩羞愤地怒视着他,叶家的到来,打断了叶倾芩准备的反驳。

    叶家今天的到来不是为了别的,而是为了他们早已有所耳闻的事情,叶倾芩准备离开基地前往京都的消息,想过来打听一下,这件事情的属实情况。

    他们在基地长带着女儿来别墅的那天后就有所耳闻,这件事情,也算是巧合,让叶家二婶子无意中听见基地长身边人的议论,从而让她得知这件事情,知道事情的叶家二婶子,急忙赶回去告诉老爷子,叶倾芩要前往京都基地的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叶老爷子在知道这件事情后,想要立即前往命令叶倾芩带上他们,想到叶倾芩曾经的警告,使得他一直不敢有所动静。后来基地发生一连串事故,让他越来越觉这里基地的不安全,顾不上心中的顾忌,忍着心中的不安,带着一家人焦急的来到别墅区。

    叶倾芩有些纳闷地看着叶家人,不明白他们到来的缘由,不知道他们这次又准备搞什么幺蛾子,心中默默地希望,他们不要让她把对他们最后的忍耐给丢掉,希望他们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不要把他们自己给作死了。

    此时,看着他们从进来后,就一直静静地呆坐那里不讲话,看到这样的情景让叶倾芩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他们是来这里找笑点的,还是过来给他们自己找不自在的,他们有时间在这里无聊发呆傻坐,她可没有时间陪着他们。

    叶倾芩下意识吃着墨宸帝拨好的葡萄,口中嚼着葡萄,看着他们呆坐着的每个人,心里猜测着,他们是准备什么时候开口说出今天的目的。

    叶家人此时再也没有以往的霸道和蛮横无理的态度,这几天发生的事情,使得他们意识到,叶倾芩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他们可以随意拿捏的叶倾芩了。

    叶家小叔在大家的授意下,定了定心神,他的脸上扬起了叶倾芩熟悉的温柔笑容,依然是那样亲切温柔地看着叶倾芩,温和的声音就和以前的样子一样,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改变一样,看到这样的叶家小叔,使得叶倾芩有片刻的恍惚。

    “倾芩,听说你要去京都?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叶家小叔,叶倾芩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,心中酸酸的涩涩的,难以形容的感觉,五味参杂,眼中噙着疑似泪光的水珠;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小叔,平静了一下涌起的心情,淡定地看着叶小叔。

    叶倾芩不得不承认,他们这次使用的招数很不错,知道她对小叔有几分感情,不可能不回应他的问题,但是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的也太容易了吧,真当她是个傻子,叶倾芩心中泛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小叔,你这是又从哪里听说的?”

    叶家小叔顿了顿,噙着一抹淡淡的的笑意道:“这个,我们暂时不说,我就是想问你,是不是真的有这件事情?”叶小叔的语气并没有因为叶倾芩的不答而生气,还是那样的温柔儒雅。

    叶倾芩看着自己的小叔,小叔永远都是这样温温火火的,让人感觉就如同春风般让人感觉舒服,然而就是这样的态度反而更是伤人,却也是最让人防不慎防的,被这样的人攻击了,你都不知道如何地防备,因为你不知道,对方什么时候会在你背后插上一刀,这让你根本是无从着手对待。

    以前叶倾芩总觉得小叔是这个世上最温善的人,也是对她最好的人,只是以往的生活给了她大大的讽刺,她的小叔是这个家族中最聪明最有手段的人,也是在这个家族中最会扮猪吃老虎的人。

    叶倾芩看着眼前温柔的叶小叔,眼中噙着一抹厌恶的神色,心中有瞬间出现烦躁,情绪来得莫名其妙,使得叶倾芩不适地皱起来眉头,很快的又舒展开,她淡淡地看着小叔,清冷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小叔,不管有没有这回事,那你告诉我,你们是想干嘛呢?想去京都?”看着小叔眼中传达的意思,她没有一丝的嘲讽,淡然一笑,淡淡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有想过没有,去了京都基地后,在那里,一切对于你们来说都是陌生的,一切都要从零开始,我们先不管那边会如何对待吧,你告诉我,你们准备怎么做?是打算一切都从头开始,还是在这里不用担心你们的温饱问题,住所、安全等等一切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叶倾芩的真心劝解,在叶家人的眼中成了一种借口,一种阻碍他们享受更好福利的借口。

    叶小叔听着叶倾芩的话,眼中闪过一丝幽光,心中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他看着正在劝解他们的侄女,心中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倾芩,看来这件事情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叶小叔肯定的话语,使得叶倾芩硬生生的噎住,也让她再次认识到叶小叔的心计。

    她终究还是输在起跑线上,输在那份感情上,收起心中的一丝怜悯,淡漠的看向她的小叔,久久地,好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,告别曾经的情感,告别曾经的时光岁月,彼此之间的那份情意。

    叶倾芩的目光让叶小叔心中一突,总感觉他好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,使得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客厅呈现出一片寂静,叶倾芩的沉默让大家不知如何开口。没有多久,有人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“表姐,你这是什么意思?谁说我们到了那里就不能有更好的了。”叶二姑的女儿梵琳儿不高兴的怒视着叶倾芩,为她话中的意思感到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对啊,姐,你这样的人都可以找到这样好的归宿,为什么我们就不能?别忘记了,我们不比你差在哪里,你以为你现在拥有这一切就可以永久拥有了,谁知道你什么时候——”

    叶舒心听了叶倾芩的话非常的不爽,语气激动了起来,话中充满着不怀好意的意有所指。她的话让墨宸帝的冷眸无情地射向她,吓得她禁言,不敢再讲一句话,心中却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叶舒心的心中始终忘记不了,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候的心动,忘记不了这个男人对她这个表姐叶倾芩的疼爱和怜惜深情,深深地印刻在她的脑海中,让她深深地妒忌与羡慕她的表姐叶倾芩。

    听听!这叫什么话,什么叫她这样的人?这还没有怎么样了,就开始咒骂起她来着,如果真有些什么事的,还不把她给劈了!

    叶倾芩心中呓语着,对这个堂妹的话很是无语,心中翻起了白眼,实在对这个堂妹的心态不能理解,就是看不得别人好,非要别人比她差,心中才畅快,对于她这种变态心理,叶倾芩决定选择直接漠视。

    她压下墨宸帝的怒火,轻轻的安抚着他周身散发的冷气,见这个男人的怒火丝毫不减,心中一阵无奈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没有伤心难过,都已经知道的事情,怎么还会让自己再去浪费时间、浪费感情在他们的身上,知道他心疼,使得她对他的怒火很无力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叶倾芩无视叶家人的存在,小心地避开他的伤口位置,直接坐在他的怀中。对于她自己的投怀送抱,叶倾芩心中泛起了一股怒气,因为她想起了刚才的打赌,怎么能不让她一肚子火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们的愚蠢,她今天就不会乖乖的坐到墨宸帝的怀里,想到这一切,叶倾芩就气愤不已的瞪向她的两个傻子级别的堂妹表妹,想到她们做的蠢事,眼中噙着一丝对她们的厌恶。

    墨宸帝心里却高兴叶倾芩的主动投怀送抱,想到晚上的福利,墨宸帝罕见的觉得,这些叶家人还是有些用处的。

    虽然叶倾芩不清楚墨宸帝脑海中的想法,却从他那愉悦的气息中还是感知到了,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,墨宸帝看着她的瞪视,无辜的耸耸肩告诉她,这根本就不关他的事情,你不要冤枉好人。

    好人!

    看懂了墨宸帝表达的意思,叶倾芩不雅地翻着白眼,告诉他,你要是好人,我叶倾芩和你姓。她的无声表达使得墨宸帝眼神变得幽暗深邃,让叶倾芩有股感觉,自己好像做了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被叶倾芩怒瞪的两个表妹堂妹心里不高兴起来了,这让叶舒心的心里更加不舒服,更加地愤怒不已,她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姐,你也不用不承认你离过婚的事情,现在还有人要你,你就该偷着乐,你这样的人,能找到这样好的墨先生,你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墨少!”墨宸帝冷冷打断她的话,“墨先生,不是你能叫的,这是只有倾倾可以叫。”

    墨宸帝的这句话,让叶倾芩瞬间羞红了脸,让她想起她在叶家人找上她的那天晚上的时候,墨宸帝安慰她的时候,做了爱做的事情时,她有些情不自禁叫出“墨先生”时,墨宸帝的动情和激情。

    以至于,后来每次他们激情时候,都要求叫他“墨先生”,又想到刚才的赌约,叶倾芩脸蛋更加地红润,看得墨宸帝心中泛起了涟漪,一只手在她的后背开始不老实起来。

    叶倾芩刚想躲开他的动作,墨宸帝发现了她的动作,那双黑曜石般的墨眸闪过一丝狡狯,磁性悦耳的嗓音低沉地传入她的耳际,他的声音让叶倾芩一阵颤动。

    “倾倾,你这样动来动去,我的伤口会裂开,到时候恐怕又要麻烦你重新包扎了!”

    他的话让叶倾芩动都不敢动,深怕自己不小心会造成他伤口的破裂,硬生生的使得她没有办法躲避墨宸帝的挑逗。随着他的动作,叶倾芩生怕自己会情不自禁呻吟声,她那满含春色的眼眸瞪向他,有说不出的娇羞妩媚。

    此时,被墨宸帝冷冷的声音打断的堂妹水舒心,心中有些伤心,看见他们旁若无人的**,心里更加地妒忌不已,不想看他们**的一幕,毫无形象的大喊:“姐,小叔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。”

    吓得叶倾芩身子下意识一颤,没好气地呢喃着,声音中带着娇媚。“听到了,我不是已经说了嘛,告诉你们了嘛,是你们自己的事情。而且,从刚才到现在就你们两个话最多,什么时候叶家的家教如此的开放了,长辈没有开口,你们这些小辈就开始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叶倾芩话语中的嘲讽让叶家人一阵羞怒,心中有些恼怒叶倾芩她没有顾及他们的面子,心中对她产生了一股怨恨。

    然而,叶倾芩声音中娇柔妩媚的呢喃声,让墨宸帝不顾在场的叶家人,霸道地吻向叶倾芩,把她娇媚的呻吟声含入他的口中,不想让任何人听见如此美妙绝伦的娇媚声。

    看着瘫软在他怀中的女人,墨宸帝不理会任何人,搂着她向楼上走去,却被叶倾芩阻拦住,她担心地看着他,亲柔地喃喃着:“墨,你的伤口——”

    “嘘!我没事!”墨宸帝阻止了她的讲话,强行的带着叶倾芩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的对话让在场的叶家人听见,他们的神色不一,叶舒心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星光。

    云翼看着他家主上那霸道行为,默默地在心中为他家主上点赞,佩服他家主上勇气可嘉,完全不去理会人家父母的在场,直接带着人家的女儿上楼,这事情也只有他们家主上能做出来了,还能做的如此的坦然自若。

    其实不是墨宸帝不尊重叶倾芩的父母,而是他这个人对叶倾芩太过在乎,凡是伤害过叶倾芩的人,无论是谁,要让他所爱的人伤心痛苦过,他都会变得很残暴很无情。

    对方是叶倾芩的父母,他无法去惩罚他们,只能直接去漠视对方的存在;当然前提是,对方老实的状态下,如果他们有了不该有的想法,墨宸帝就不会让这样的危害,留在叶倾芩的身边。

    墨宸帝的这番举动,除了年纪稍小的孩子不明白其中道理,凡是有经验的人,都很清楚这时候墨宸帝搂着叶倾芩上楼会做些什么,都是不言而喻的事情。

    云翼他们对这样的情景是见惯不惯,然而,叶家人看到这样的情景,他们的心中充满着对叶倾芩的鄙视,与对叶倾芩的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叶二婶在心中泛着嘀咕,还不是和她一样,出卖身子换取男人的宠幸,她还以为叶倾芩有多高尚了。

    叶父叶母脸上有些难堪,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,小叔依然还是那副和蔼可亲溫善的样子,谁也不清楚此时他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叶老爷子,在他心里更加的看不起这个孙女,觉着这个孙女就是在给他难堪,给他丢脸,当着这么多人面就和男人不知羞耻,作践自己,心中鄙视叶倾芩下贱的行为。

    周子荷看着这些难看的脸色,心中充满着讥讽与嘲笑,觉得这些人非常的可笑,他们竟然有本事,竟然如此地觉得好友丢他们的脸,为何还死皮赖脸地呆在这里,为何还要好友帮助他们,他们是凭了什么资格,认为他们有资格可以接受好友的帮助的。

    她瞥视了一眼叶倾芩的父母,心中的叹息与嘲讽溢满着内心,她心疼好友的不容易,更加地心疼这些人像个吸血鬼一样,总是不时地出现在好友的面前索要。如果可以,周子荷真的很想把这些人轰走,却也明白,事情如果解决不了,永远不可控有安宁的生活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不想再去看这群虚伪的叶家人,她轻轻地搂着叶果,无声地安慰着她,叶果的小脑袋耷拉着埋入她的怀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的想法,此时正在楼上的的叶倾芩他们都不知道,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去在意,此时的他们正陷入情爱之中。

    叶倾芩的手轻轻地挡在墨宸帝的胸前,小心的避开他的伤口,担心地呢语着。

    “墨,你起来呀,你的身上还有伤,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倾倾!”

    墨宸帝那磁性性感的嗓音低语在她的耳际,让叶倾芩打了一颤,心弦颤抖不已,这个男人低沉悦耳嗓音总能勾引她的心弦,让她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叶倾芩严肃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倾倾,你说补偿我的!”墨宸帝一双深情的墨眸看得叶倾芩羞涩起来,使脸上晕染的红晕更加艳丽。

    “你!流氓!”叶倾芩无奈地低语着。

    “嗯!只对倾倾一个人流氓!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会!”叶倾芩羞涩的嘀咕着。

    她的嘀咕声使得墨宸帝的眼神更加深邃幽暗,他轻声地低语着,“倾倾,我来教你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墨宸帝低首轻吻着身下的叶倾芩,一步步地教导她进入颠鸾倒凤的世界,让她在这爱欲中感受着彼此之间的结合的美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墨宸帝看着怀中的小女人,对于她的主动欢爱很是喜欢,看着她香汗淋漓的动作,他的心中充满着更多的爱欲。他没有想到这个小女人这样不经逗,见到依然把脑袋埋于自己的胸怀,心中一阵轻笑。

    “倾倾,你准备一直都这个样子嘛,男女之间的欢爱很正常的事情,我爱你在我身上的感觉,更喜欢你在我身下被疼爱的样子,这样的倾倾,让我觉得很美很动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说了!”叶倾芩的话从他的怀中传出,那羞涩的话语都快让她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“嗯!倾倾,我们再来一次!”墨宸帝低沉悦耳的声音传入叶倾芩的耳际。

    听见他这句话,使得叶倾芩吃惊地露出脑袋看着他,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,“你不累!?”

    一声大笑在这个房间响起,墨宸帝扬起一丝性感的笑容,看得叶倾芩心一颤一颤的,灵魂都在不停地呐喊助威,扑倒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看着叶倾芩眼中的痴迷,墨宸帝眼中闪过一丝愉悦,他扬起性感的笑容,嘴角微微上勾,低沉悦耳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影响墨的行动,倾倾觉得累了,这次由墨在行动,这样倾倾就不会感觉到累了,倾倾来享受墨的服务,如何?嗯!”

    说完后,不去理会叶倾芩那满脸羞涩通红的脸颊,墨宸帝俯身撑起双臂,低首看着在他身下叶倾芩,他悦耳动听的磁性嗓音轻柔哄着她:“乖,倾倾,来,先叫声墨先生听听!听话!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绝美性感的墨宸帝,叶倾芩吞咽了一口口水,感觉自己快被眼前的美景所迷惑,却依然坚持自己的决心,毫不犹豫地拒绝他的要求,她娇柔的声音,使得墨宸帝的眼神幽暗深邃起来,嘴角勾起一丝妖邪的微笑,看得叶倾芩心跳加快,不停地暗示自己,不要被诱惑,坚持住!

    “倾倾,不乖了。”看着叶倾芩那坚决的拒绝态度,墨宸帝磁性性感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危险的韵味,使得叶倾芩全身的神经都警觉起来,内心深处的心弦不停地被他悦耳动听的嗓音所诱惑不已。

    墨宸帝不理会她警惕的眼神,亲柔地一笑,手掌抚摸着她细嫩白皙的脸颊,声音低柔沙哑,“倾倾——”

    “哼!不可能!”叶倾芩转开自己的视线,不去看他深情的目光,不想她自己被对方所诱惑。

    墨宸帝看着她傲娇的样子,磁性的嗓音中发出性感的笑意,使人耳朵都能怀孕,叶倾芩那双耳朵听见他的笑声,抖了抖,更加地引起墨宸帝的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他低头吻向叶倾芩的颈部,吮吸着她柔软细腻的肌肤,在她的身上留下属于他墨宸帝的气息,叶倾芩躲避他的动作,却依然没有承受住他的诱惑,那低柔娇媚的叫声,让墨宸帝不再控制自己,完全释放自己对这个女人强烈的**。

    “墨先生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